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科技 >> 正文

APP治理推动在线教育健康发展

日期:2020-08-01 12:04:4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309

追溯教育APP本质,强化“把关人”制度和“隐私信息”分类

记者:有人认为,网络上出现一些乱象并非教育APP所独有的现象,导致出现这些现象的漏洞、人员德不配位、违法成本低等各种因素都在起负面作用,是大环境中的必然产物。除此之外,是否还存在一些更为本源性的问题?

钟柏昌:是的,导致教育APP乱象频生的原因是多元化的,除了您提到的这些原因,我们还需要追溯教育APP自身的特质。我认为教育APP扮演的信息传播和信息收集的双向功能是产生问题的重要起点。

作为信息采集终端,一些教育APP未经用户允许或欺骗用户获取师生和家长的隐私信息。然而,这种违规的信息采集并非问题的关键,随着行业的增强和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大部分个人隐私信息的采集已经公开化和透明化。例如,以为用户优质服务为基本理念,以形成精准用户“画像”个性化学习支持为服务目标,教育APP通常会明确要求获取用户的位置信息、学校、年级、年龄、性别、学习爱好等信息,否则将无法正常使用。遗憾的是,这些信息将成为教育APP商或其合作伙伴推销产品和服务的重要,这也是这些企业在免费模式下“流量换流水”的生存法则之一。与一般小程序不同,教育APP收集丰富的学习者个人和学习过程信息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一些APP标准中提到的“最少信息原则”只允许APP收集保障某一服务类型正常运行所必需的个人信息并不适用于教育APP。如何界定“隐私信息”并进行合理分类,如何规范这些信息的使用范围和条件,并以法律法规的形式加以匡正,是当前教育APP治理中的难点和痛点,需要教育界、法律界和企业界的人士共同商议。

此外,信息采集不仅涉及隐私保护,还延伸出另外一个学生权益保障的问题,即在信息采集基础上产生的信息服务可能侵犯学生的基本权益。以具有考试评价功能的APP为例,一些报道显示,部分学生和家长需要额外付费才能使用APP查询考试成绩和排名(或等级)等基础服务,而更为高级的学习分析功能则收费不菲且缺少收费标准,尤其在营运企业通过APP积累了大量数据和形成了用户依赖的情况下,恶意收费或肆意提高收费标准的现象并不鲜见,严重侵犯学生基本权益。因此,只要出现类似营运方面的问题,也应认定为不良APP。从企业生存的角度来看,对部分功能收费且遵循自愿付费原则符合市场营运的基本规范,无可厚非。然而,和隐私信息的界定一样,哪些功能属于基础服务不应收费,哪些功能属于增值服务可以收费以及收费标准,界限依然比较模糊,缺少规范性的要求,且违规后的惩罚标准也不明确或缺少震慑力;此外,也不排除存在部分企业与学校“共谋”以获得经济上的补偿,从而增加了的复杂性。

廓清教育APP治理的主体职责,鼓励专业力量的参与

记者:教育APP首先具有一般APP的基本特性,又赋有教育的属性和功能,就其治理主体而言必然也是多元化的。那么,教育APP存在的乱象,是否也与治理主体职责不清的问题有关?如果是,具体表现又如何?

钟柏昌:负有教育APP治理的主体不明、角色不清显然也是一个现实问题。和APP的主体是企业,负责企业经营的是教育外的工商、税务、工信、网信等部门,并不负责内容层面的教育取向和教育质量的评价;而教育对这些APP并无执法权,也无暇。

印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明确规定各地要建立学习类APP进校园备案制度,按照“凡进必审”“谁选用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双”制,将学校和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列为主体,其用意就在于为教育APP明确主体。

目前的“双”制要求以学校为单位进行备案,但一些学校者难以对每个APP进行客观准确的评价。教育APP所的内容服务是动态的,备案时没有问题并不代表使用过程中不会出问题。因此,对基层学校而言,对教育APP精准评价和备案,必须面对很大的风险和工作压力。如此一来,无执行力的学校可能依旧放任各种APP的使用,有执行力的学校则很可能直接演变为“一刀切”的禁用模式。

此外,这种备案制度仅限于校内,校外尤其是家庭环境中的教育APP,依然缺乏明确的主体。

基于“把关人”理论,专业的事情还是要给专业的机构去做,例如,在一些师范院校、教育测评机构、大数据公司等企事业单位成立第三方评估和机构,充当“把关人”角色,负责教育APP的备案、分类评级和动态,可能是更为合理的办法。

“尽用模式”与“禁用模式”不利于教育信息化战略的实现

记者:如您所说,一些地方为了防范教育APP的“副作用”倾向采用“一刀切”的禁用模式,如何看待这种现象?有何危害?

钟柏昌:教育APP确实存在诸多问题,但在与治理的实践中,要避免出现两种偏差:要么采用放任自流的“尽用模式”要么采用“一刀切”的“禁用模式”两种方式均不利于学生的发展。例如,某省教育厅就明文规定“禁用APP布置作业”也是一种矫枉过正的做法。其造成的后果,一方面给农村学校和城市薄弱学校学生获取优质教育资源带来阻碍,从而影响优质教育资源的共享和教育公平;另一方面,也容易导致“互联网+教育”合法性受到质疑,给教育大数据、教育人工智能和整个教育信息化行业带来消极影响。

实际上,发布《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的初衷就是明确反对“一刀切”的做法,要求“逐步建立学习类APP使用的长效机制,推进‘互联网+教育’发挥好现代信息技术促进基础教育教学改革的有益作用”因此,因噎废食不是面对教育APP问题的合适态度,建立合理的机制规范其发展才是问题的关键。例如,学习强国APP以其严谨求实的理念,很快就了包括学校师生在内的大量普通用户。

教育APP的有效治理,需要治理理念和方法的双重革新

记者:对于一个尚未成熟的行业,推进教育APP的健康发展无疑非常必要。既然存在诸多问题,又该如何规范教育APP,推动其有序健康发展?

钟柏昌:整体上可以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需要改变理念,从被动走向积极治理;另一方面需要革新方法,从单一主体走向多方联动。

不同主体的协同治理,最终还须落实到法律法规层面进行规范。所以,还要加强相关立法和执法工作,提高违法违规成本。

中国教育报2020年08月01日第3版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信息

信息,指音讯、消息;通讯系统传输和处理的对象,泛指人类社会传播的一切内容。人通过获得、识别自然界和社会的不同信息来区别不同事物,得以认识和改造世界。在一切通讯和控制系统中,信息是一种普遍联系的形式。1948年,数学家香农在题为“通讯的数学理论”的论文中指出:“信息是用来消除随机不定性的东西”。美国数学家、控制论的奠基人诺伯特·维纳在他的《控制论——动物和机器中的通讯与控制问题》中认为,信息是“我们在适应外部世界,控制外部世界的过程中同外部世界交换的内容的名称”。英国学者阿希贝认为,信息的本性在于事物本身具有变异度。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