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科技 >> 正文

在网络安全行业,从商业模式

日期:2020-09-16 08:25:2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215

在网络安全行业,从商业模式(图1)

近日,2020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开幕。在9月15日的“网络安全产业创新发展主题论坛”上,谭晓生以赛博英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做了主旨演讲,他对产业的观察和建议。

自上世纪90年代入行,谭晓生经历了中国互联网和网安产业发展最为迅猛的年代。他先后在3721、雅虎中国、MySpace、360等企业担任要职,还在2012年成为中国第一个首席隐私官。

2019年,谭晓生离开360正式创业,主要做安全企业的孵化。他说,想给网络安全的创业者“赋能”让他们“少踩一些坑、少浪费一些时间”

救火队长

“可比程序员难管多了”

2010年,谭晓生临危受命,接管360安全团队。此后8年,他推动这支队伍蓬勃发展。到了决定离职时,他手下着1200多号人,其中有500多人是安全团队的。

“可比程序员难管多了”他笑说,带了一个这么强的安全团队而最后没有让团队崩盘,可以算得上“这辈子完成的最有的事”

能多年做救火队长还能保持不崩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谭晓生的性格和做事方式。

网络安全从业者往往是做技术出身,许多企业高管身上都会有或凛冽或张扬的“怪咖”气质,但谭晓生不同。他有一双笑眼,笑起来时眼睛眯成一条缝,在大多数时间里都是温文尔雅、极好亲近的样子—在以“好战”而著名的360,这种温和气质独树一帜。

原360无线电研究院院长、知名杨卿,与谭晓生共事多年。他是典型的,喜好自由、个性极强。如果工作任务“太普通”他就不太乐意做,但这种时候,谭晓生也不会勉强他。

“基本上我的工作方向都是由我自己决定的,他也让我自由地去发挥。从这点来看,我觉得谭总的格局是挺大的。”杨卿说。

网络安全法出台前,行业里有很多灰色地带。偶尔有下属碰到麻烦时,通常要靠谭晓生出面“平事儿”—早些年前往一线处理时,他甚至要做好被扣押的心理准备。

“确实也有一些安全公司,出事儿的时候会跟员工撇得很干净。但老谭会区别对待,如果是做黑产这样违法的事情,坚决不管,如果是工作相关的,总会想办法帮员工解决问题。”谭晓生好友、现深信服副黄一玲说。

因为常年要“救火”谭晓生的工作时间被切得很碎。原360隐私审核总监王艳辉回忆,只要谭晓生在办公室,他的门口就总排着一溜的人。“大家隔一会儿就问一句,谭总出来了吗?谁谁谁出来了吗?谁谁谁怎么半个小时还没出来呢?”

“来找我的事儿吧,好事儿不多,基本上都是烂事儿。都问我,谭总,怎么办?其实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但必须与当事人一起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谭晓生说。

首席隐私官

“有些人是朋友 但他们做得不对”

作为新兴行业,全球互联网在过去20多年间“野蛮生长”中国也不例外。规则缺失,导致行业内鱼龙混杂、乱象丛生。

2012年,谭晓生出任360首席隐私官。他也是全中国第一位首席隐私官。

国内大多数企业开始认识到用户隐私保护的重要性,还要追溯到这几年政府部门展开大规模的治理行动之后。而在谭晓生任内,360就已发布用户隐私保护白皮书,为各种产品确定隐私保护政策。

严格保护用户隐私和数据,势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企业的业务发展。因此,谭晓生也偶尔要面临感到为难的选择。

有一次,360时任首席官找到谭晓生,说游戏团队想要“查看附近的人在玩什么游戏”的功能,需要提取用户的GPS坐标。

这让谭晓生“有点痛苦”“他是首席官,我不想得罪他。但是GPS坐标这个数据又确实很敏感。产品和人员有个特性叫做‘眼大肚子小’什么用户数据都想拿,但拿到后往往又不能有效使用。但你要是真拿了,别人一取证、一质疑,很难解释。”

实际上,“眼大肚子小”的研发人员,并不是360独有。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大数据就是石油。明确的法律和政策未出台之前,许多公司都没有去抑制自己的数据收集冲动:别管有没有用、是不是隐私,反正先把用户的数据拿上来再说。

2019年,十余家数据公司因为爬虫问题接受调查,其中不少高管被警方带走。魔蝎数据、新颜科技、聚信立、天翼征信、公信宝、同盾科技子公司、51信用卡、考拉征信…名单上的一长串公司,均涉嫌过度采集数据、侵犯用户隐私。有人评价,“大数据行业倒在2019”

谭晓生不止一次在公开演讲中说,一些数据公司的人是自己的朋友,但他们“做得不对”

他不觉得做错事的人是朋友就不能批评。“他们之前干这事的时候,我也直接说他们是不对的。行业里面很多人干这个事情,他知道这件事不对,只是出于商业利益还做,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老下属王艳辉觉得,老板有点“嫉恶如仇”“他挺看不上那种搞小动作的,或者是心术不太正的。”

布道者

“他会无意识地去培养人”

谭晓生还有一个称号,叫做“谭校长”

他大概是中国最早意识到校招重要性的那批企业家,2005年在雅虎中国时就开始亲自参与校招工作。当时,距离正式允许企业进入高校招聘才不过5年,大部分企业仍然不待见没有工作经验的应届生。后来在360的10年里,经他选拔进入公司的应届生有数千人。

“其实你说他多忙啊,还要参与校招”黄一玲说,因为内心的社会感,谭晓生会“无意识地去培养人”“他不是说去图回报或怎么样,他就是愿意尽力地去帮助人、培养人。”

2019年,谭晓生创立赛博英杰,主要做安全公司的孵化。

谭晓生和员工们就在大厅的一角办公。他身后靠墙的位置放着展示架,摆满了、网信办等各种部门及协会颁发的奖状、奖杯、感谢牌。

这样朴素的创业环境,在谭晓生的朋友圈里并不多见。一开始的时候,他问过太太夏林:“老婆,你会不会觉得没面子?”夏林的回答是,“没事儿啊,我觉得挺好”

“初创阶段没必要铺张浪费。他其实挺在乎面子的,但他在乎的不是物质,而是事情有没有做成。”夏林说。

在杨卿看来,谭晓生的这次创业是“真正的布道”“有经验有成就的人应该去做这样的事情,为他人、为行业去塑造价值。”

首期项目有30多位学员参加。谭晓生请到了多位安全公司高管和创始人来做讲师,从商业模式、产品到财务体系,覆盖了创业发展的方方面面。同样受邀的黄一玲回忆,谭晓生特别叮嘱她,“要讲干货”

第一期正奇学院并没有给赛博英杰带来很多收入。谭晓生也自嘲,想要挣钱,做安全创业“完全不make sense”

但在他看来,盈利跟挣钱是两码事。“我还是想凭自己的力量,让这个产业有些良性的变化。让网络安全产业的整体情况更好一些,让初创公司的发展更顺利一些。”

今年7月,谭晓生迎来了50岁生日。他把人生视为一段旅程,到了这会儿,终于处在了一个“比较enjoy”的阶段。

“创业最后赔了怎么办?”

“赔了就赔了,至少做了有价值的事情。”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谭晓生

谭晓生,360公司CTO兼VP、CPO(首席隐私官),前myspace中国CTO。1992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计算机应用专业。先后工作于西安交通大学凯特新技术公司,西安博通资讯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信息系统工程分公司,深圳市现代计算机有限公司,深圳市豪信科技有限公司;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