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食 >> 正文

青岛建都,就是工业互联网

日期:2021-01-22 12:14:5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863

青岛建都,就是工业互联网(图1)

经济观察报 宋馥李/文“小优小优,开始烤鸭!”烤箱里的鸭胚,开始缓缓转动。

在青岛、在海尔、在三翼鸟体验中心001,有不少新奇的物什。清一清嗓子,对着这些家电说句话,即可静待神奇发生:微波炉自动烘烤食物、晾衣架自动降下、冰箱能播放音乐、客厅进入五光十色的Party模式…

烤鸭的故事里有两个关键人物:一位是国宴张伟利,做了35年京菜大厨,最知道烤鸭的秘诀;另一位是北京雁栖福帮养殖厂老板丁宜帮,养了30年的北京填鸭。

拜2020年初的疫情所赐,一个少了用武之地,一个鸭子卖不出去。那时节,却正是“全民居家烹饪、人人争当主厨”的高峰。

来自海尔食联网的张瑜,将上面两个人牵在一起,研发“一键烤鸭”将张大厨的烤鸭菜谱数字化,把丁宜帮的鸭子加工成生鸭胚,让居家抗疫的食客们一键烤出秘制大餐。

听起来很诱人的生意,“一键烤鸭”收获的却多是差评:环节酥脆可口的烤鸭,到用户家后,效果参差不齐。原来,人们解冻鸭胚不尽相同:有的常温解冻、有的冰箱解冻,还有的用微波炉,解冻过程不同,烤鸭口感大相径庭。

找到症结,海尔的数字化团队升级菜谱,鸭胚制作改良工艺,并很快推出新方案,鸭胚不必解冻,冰箱和烤箱打通数据连接,最终只须三步:第一步:从冰箱取出;第二步:放进烤箱。第三步:呼唤小优!从此,厨艺小白绝技在手。

为了这只美味的鸭子,海尔食联网平台上吸引了养殖厂老板、烤鸭大厨、加工企业、厨电冰箱、物流、烤鸭辅料…上述的所有合伙人,共同出谋划策,协同出力,完成这个“一键烤鸭”

为工业插上翅膀

2015年,青岛市工业和信息化局新成立了一个处室—互联网工业推进处。这是有据可考的、国内第一个将工业和互联网放在一起的机构。顾名思义,这个处室的职责,就是推进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传统工业深度融合。

为工业插上互联网的翅膀!青岛喊出一句响亮口号。如今,它叫做“工业互联网处”已成为各大城市工信部门的常设处室。

在青岛,推进工业互联网具有广阔的前景和想象力,因为这个城市拥有基础雄厚、门类齐全、结构完备的工业体系,涵盖全部41个工业门类中的36个,是国家第一批5G试点城市。

青岛市工信局工业互联网处的朱健告诉记者,工业互联网不是什么深奥的东西,它是从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开始的。

在海尔,人们习惯上称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瑞敏为“张首席”听起来并不高科技的个性化定制,被张首席推崇备至!

早在2014年,张首席就说,互联网带来的“零距离”将以企业为中心颠覆为以用户为中心,使大规模制造变成大规模定制,这是对科学原理的颠覆。

2014年,海尔的冰箱已经可以在颜色、尺寸和功能上实现定制。用户下单时会有很多选项,可以任意排列组合生成一个订单,订单送达工厂,工厂再向模块商下单,通过模块化的拼装,最终实现冰箱的个性化。

初期的定制,就是做选择题,生成可预期的个性化组合。后来,用户不仅可以做选择题,还可以亲自参与交互,介入产品的研发设计中。

以全空间保鲜冰箱为例,海尔的卡奥斯平台有很多触点,他们运维了很多孕婴主题的社交媒体群,在这里搜集妈妈们的感受:有人想要干湿分储的功能、有人要零度保鲜的功能…这些意见汇总后发送到研发设计平台,平台再招呼全球的设计师参与研发,针对这些需求进行响应。

经过交互和响应,这个新设计出来的产品,会在平台上进行预约预售,订单达到一定数量,生产线具备小批量生产的经济性,便可以下单到工厂,产品下线后,直接配送到用户手中。

青岛除了“张首席”还有个张代理—酷特智能的服装定制,这或许更符合人们对定制产品的朴素理解。

青岛人称酷特智能为“老裁缝”它脱胎于红领集团,当家人叫张代理,是一家老牌的服装服饰企业。

过去20多年的发展中,这家企业积累了大量的人体版型数据,他们研发了一个电子商务定制平台—C2M平台,平台上汇集各种人体尺码,再加上面料、花色、纽扣…衣服上大大小小的100多个细节,都可以在APP上自行定制。

这些个性化需求传输到后台数据库中,形成数字模型,由计算机完成打版,随后分解成一道道独立工序,再通过控制面板,下达给流水线的制衣工。

从做了再卖,到卖了再做,或许这就是张首席说的“颠覆”

在这个先交互、再研发、后生产的过程中,海尔和酷特智能,都在用工业化的手段、效率和成本,来做个性化的定制。海尔的不入库率整体能达到75%,酷特智能则基本零库存。

朱健说,能够实现个性化定制的制造企业,基本都是沿用了海尔或酷特智能这两种路径。

青岛问网

从上面的案例,你可以认识到:大规模定制的前提是网络连接,而连接的前提是数字化,当企业插上互联网的翅膀,便可以优化、整合甚至重新组织生产模式和供应链体系。

上面提到的卡奥斯平台,就是海尔自主研发的一个“跨行业、跨领域”的超级平台。

怎么个超级法儿?

首先,卡奥斯是个物理的平台:它是一个网站,在这个网站上,可以选购产品、采购原料,优化自己的供应链。

这个平台聚集了3.5亿用户和400万家生态资源,连接各类智能终端2600多万台。因为足够大和足够多,任何一个注册用户提出需求!就会有众多上下游企业响应,选项A、选项B、选项C、选项D、选项E…直到获得最优解。

朱健说,2020年是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迅猛的一年,尤其是复工复产阶段,企业不是缺原料就是缺订单,青岛市上线注册的企业,都是奔着降本增效来的。

青岛市政府也给自身设定了指标,每个季度发布不低于200个“工业赋能”场景和50个“未来城市”场景,鼓励企业进行工业互联网改造,无论硬件改造,还是软件,都可以奖励—实实在在给钱。

效果怎么样?2020年下半年,青岛市工信局对已实施改造的100家企业,进行了抽样调查。调查发现,这100家工业企业生产效率平均提升38.8%,成本平均下降27%,产品研发周期平均缩短26%,库存率下降35.2%。

朱健观察到,工业互联网在青岛的渗透,已渐渐形成了一定势能。例如,在纺织服装行业,有了酷特智能的引领,同类型企业看到了标杆,也纷纷进行改造;在汽车零部件企业,在主车厂改造之后,供应链企业在形势倒逼之下,也开始了改造。

此外,食品饮料企业的改造积极性也很高。因为改造效益十分明显—这些劳动密集型企业,由工业机器人替代人工,一般生产效益平均能提高20%以上。

平台的大都会

工业互联网是一个高度跨界、高度融合的产业,离不开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集成电路、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和产业的支撑。

2020年,青岛市举办世界工业互联网产业大会,华为、商汤、科大讯飞、等人工智能“头部企业”纷纷来到青岛;东方国信、用友、树根互联、航天云、浪潮、阿里巴巴等平台负责人,则与会论道。

山东省委、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在多个场合说,“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加快推动工业互联网在各领域的融合应用,已经成为大势所趋。”

新冠疫情倒逼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加速重构,发展工业互联网,或许是青岛一次空前的机遇。如果说社交互联网成就了深圳、消费互联网成就了杭州,那么工业互联网是否会重塑一个青岛?

例如,百年历史的老牌国有橡胶企业青岛双星集团,其星猴网可以定制个性化轮胎,还能用双星独创的智能设计工具,为全球以液体或粉体为原料的制造企业解决全流程智能制造的难题,实现轮胎的智能定制、智能检测和智能仓储。

再例如,同样历史积淀深厚的青岛中车四方,搭建了一个轨道交通行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通过信息的集成应用,实现高速动车组的数字化设计、制造、和服务,每天有1300多列动车组的运行状态数据,可以实时传回到企业数据中心。

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就像复兴号一样,让速度和远方充满了美好的期待。

目前,全球的工业互联网都在探索当中,尚未形成一个成熟完全可供借鉴的模式。其中,美国的GE Predix平台和德国的西门子Mind Sphere平台,都更倾向于ToB的企业端;中国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却往往同时在ToB和ToC上着力。

这不止是城市的竞争,也是国家间的竞争。2020年,《青岛市工业互联网三年攻坚实施方案2020-2022年》发布,提出“力争到2022年,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

这是一项“硬核的”行动方案,其向下覆盖各行业各领域,向上承载5G、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并被细化分解为一系列清晰的目标:建成一个超级平台,落地10个行业平台,引入20家服务商,改造3000家工业企业。

已经过去一年了,能完成吗?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互联网

互联网(英语:Internet),又称网际网络,或音译因特网(Internet)、英特网,互联网始于1969年美国的阿帕网。是网络与网络之间所串连成的庞大网络,这些网络以一组通用的协议相连,形成逻辑上的单一巨大国际网络。通常internet泛指互联网,而Internet则特指因特网。这种将计算机网络互相联接在一起的方法可称作“网络互联”,在这基础上发展出覆盖全世界的全球性互联网络称互联网,即是互相连接一起的网络结构。互联网并不等同万维网,万维网只是一建基于超文本相互链接而成的全球性系统,且是互联网所能提供的服务其中之一。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