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牵 挂

日期:2020-02-17 22:51:4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27

宅家已两周有余了,孩子们不在身边,我和妻唠嗑,从孩子们聊到兄弟姐妹们,再聊到我们生命中还有那么几位耄耋老人。

过往的春节,我都要跟长辈们拜年的,可今年过年,我们都蛰伏在家里,哪里也不敢走,哪里也不能走,在这个非常时期,他们都过得怎么样呢?在家里宅得好吗?我和妻惦记着他们,你一言我一句地聊起了这些老人曾经对我们的恩泽,正是有了这些长辈们,才温柔了我们的岁月。

牵 挂(图1)

我的幺叔,家住后湖大道廉租房,其实去年腊月二十四,应该是疫情暗流涌动的时候,我和大姐去看过幺叔幺娘,提前给他俩拜个年。幺叔前年下雪时,摔折了腿,走路一瘸一拐,早年做过胃切除,除此无恙,每餐还喝点小酒,精神挺不错的。

幺叔是个心地很善良的人,记得小时候,我们家缺柴火,在煤球厂工作的他,每年秋天给我们送些煤炭回来,还赠一些村人。那时,我放了假,每年都要去他那儿小住一段时间。

八五年,我读师范放了暑假,帮妻子插完秋禾,幺叔捎话回来说帮我找了份零工,赚点生活费。那老板是幺叔邻居,就是在仓库搬货,干了一个月,吃睡都在幺叔家,幺叔幺娘都对我挺好的,因为有了我,他们每餐都要多添一两盘荤菜,晚上还熬我喜欢吃的绿豆汤。

我参加工作以后,妻子没工作,就在学校门口摆了一个摊子,做点小生意,那时周末,我常常去汉正街打货,东西多了,就打个电话我幺叔,他马上开一辆小车过来,帮我把货品送回来。

随着社会的发展,幺叔的煤球厂被取缔了,他下岗了,就去外打零工。后来,他的两个儿子都长大结婚了,他原来那套单位集资房被一家房地产公司收购了,房款分别给了两个儿子购房付了首付,幺叔幺娘只有微薄的退休费,谈不上买房了,就住进了廉租房。

清明节,幺叔常回乡给先人上坟,回到我这儿吃饭,回去时,我给他一些烟酒,想想他老年时生活过得有些拮据,我心里也很难受。

这次闹新冠病毒,后湖那地方离华南市场挺近的,春节以后,我打了几次电话过去,都没人接,我心里挺紧张的,正月十五那天,我再打电话过去,幺娘接的,她说,他们宅在家里十多天了,没出门,家人都很安全。听了这些,我才松了一口气。

牵 挂(图2)

妻也有个幺叔幺娘,家住汉阳,这幺叔很能干,听妻说,读书时成绩很好,后来得了肺结核,就退学了,我见到这位叔亲爷时,他在汉阳小型客车修理厂任技术员。

九零年,我老丈人去世以后,岳母就和我们一起生活,我在镇上教书,妻没工作,生活很困难。叔亲爷跟我说,他们厂修车剩下许多废旧铁皮,要不,跟厂里说哈,买些给你们送回去,你就找个电焊师傅做个铁棚子,卖点文具小副食之类,讨个生活。

在叔亲爷的帮助之下,我们小生意就做起来了,且越做越好,我和妻合计了一下,年收入比种田要强,叔亲爷看见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自然很开心了。有一年,叔亲爷来我们家作客,看见铁棚子生锈了,又给我们送回大盒瓷漆,我把小铁屋重新套漆以后,又象新的一样。

那时我和妻常常去汉正街打货,把物品挑到汉阳长途客运站,这客运站离叔亲爷家很近,我们就去叔亲爷家吃了中饭,再搭车回来。

在人生的路上,我们总会有处在茫顿的时候,有人给你点拨,并施以援手,你的生活便会柳暗花明,出现一片新的天地。我有了这个小卖部,加上我的工资,养活了我们一家五口人,并完成了两个孩子的学业。

可是,叔亲爷的人生并不顺利,小型客车修理厂解散以后,他凭着自己的技术东奔西颠,养家糊口,不幸的是,他的儿子那一年不慎从屋上摔下来,英年早逝,留下了一个孙子,本该怡养天年的,现在一把年纪还得担负起一家自主的重担。而我们在叔亲爷很困难的时候,帮不了多少忙,心里一直有些愧疚。

每年初三,叔亲爷名下有外甥侄男侄女十多人,邀在一起去给他拜年的,腊月二十九,我和那些老表们通了电话,说今年不能给叔亲爷他老人家拜年了,并跟叔亲爷亲自打了电话,老人家虽然耳朵不灵敏,但对当下的恶劣形势是看得清楚的,他很赞同我的意见,我说,当这场疫情过去,我们一定会去看您的!

牵 挂(图3)

动图

在汉南,我有个三娘,自三叔前年去世以后,她就跟儿子们一起生活。每年春节,我也一定要给三娘拜年的。

父亲在世时说,祖母去世那年,幺叔只有一岁多点,爷爷在城里跟别人捏煤球,三叔幺叔都是父亲拉扯大的,三叔十来岁时,东城院开荒需要人,父亲就让他去了,那里生活很艰苦,三叔想当逃兵,事实上,村里和他一起去了几个青年都回了,但父亲不许三叔回来,父亲说,家里人多屋窄,将来说媳妇都难。

记忆中,三叔还是在老家娶的三娘,结婚后,三娘就随三叔去了农场。爷爷退休后,带我去三叔那儿住过几回,那是两排四栋的红砖红瓦房,每家人家分得两间房子,农场主要是种旱庄稼,养猪养鱼。

那时,我们生活都很困难,而三叔每年冬天都要腌制一些鱼肉,只要放了寒假,我就去三叔家,三叔看我来了,叮嘱我在他们家过两三日,他就抽空就去大塘里挖藕,我回家时,他拿几条腊鱼和腊肉,再挑几支尚好的藕,让我挑回家,咱们家过年就有些着落了。

那时,我虽然只有十岁多点,但我知道感恩,生活都很困难,三叔还惦记着我们家。对我更好,听说我成绩不错,喜欢看书,他给我弄了一套《红岩》在没有多少书看的年代里,我把那本书看了又看,蹉跎岁月里,静享一份读书的快乐。

三叔有三个儿子,他们一生也够辛苦的了,随着改革开放,他们的生活也渐渐好起来了,三叔当年做的一栋楼房,后来拆迁分了三栋楼房,一个儿子一栋,他们两位老人住大儿子的房子,因为大儿子在乌金还有一套房子。

三叔晚年后,体弱多病,常常住院,都是三娘服侍,每次病了,我都是要去看他的,他去世了,我每年春节给三娘拜年,今年去不了,我只好电话问候她,并通过微信转给她压岁钱。

牵 挂(图4)

离我最近的一位长辈,就是我姨爹,家住沌口永久社区,他已中风四年了,关在五楼的一间房子里,从来没下过楼了。

他儿子行孝,饭菜送到床边,扶他解手,热天给他洗澡,抱上抱下,人家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我那老表,真还从没怨言,我们去看望姨爹,他总是笑着讲那些服待的故事。

我那姨爹和小姨也是世上最善良的人。记得小时候的一个春节,我姨爹来了,给了我五毛压岁钱,此时我大约共计收了四元多的压岁钱,在当时,那可已是个相当可观的数字,母亲让我交找给她,我不肯,便忘乎所以地去外面和小朋友们疯逗去了,等回来吃饭时,那些压岁钱都丢了。

母亲很气恼,拾一根竹子便要抽我,我吓得哇哇大叫,也为自己丢了钱感而沮丧,姨爹连忙跑过来,拿出一沓钱,塞到我荷包里,母亲不允许我要,我拿了钱便躲进房间里去了。

现在想来,我那时幼稚,真不该接姨爹的钱的,可当时内心里是很感激他的。

我小姨也是个菩萨心肠的人,我们每年去给她拜年时,她都站在村口,盼着我们去,我们去了,她拿出家里最好吃的招待我们,走时,又蛋,又是炒米糖果,我们见到她,就闻到母亲的味道。

我读师范那年的一个春季,妻子在家种田,没有种子了,小姨就从家里扛了一蛇皮袋子送来了,走的时候,非得给我五元钱,说是给我生活补贴,我怎么也不肯要,我知道,那五元钱,小姨得卖一百七十个鸡蛋啦,可小姨说,孩子,你考到师范是好事,再么样我也要祝贺一下啦,我的眼泪直在眼眶里转。

可是,就在我毕业的那一年,小姨不幸去世了,我再也见不到她了,我很悲伤。我把对小姨的那份怀念,尽可能报答给我姨爹,他中风的这些年,每年都要去看他两三次。

过年打了电话询问了我老表,他说姨爹现在完全睡在床上吃,睡在床上拉,我听着不禁又潸然泪下。

牵 挂(图5)

妻子说,她三姑妈,也年愈八十了,对她们老刘家,对我岳父岳母都曾经给予过很多帮助,我们也是每年也要拜见她的,今年不能去,也只好电话问候了。

其实,我告诉妻子,我们一路走过来的人生,得到过许多人的帮助和鼓励,有我们的亲戚,有我们的同学和同事,有我们认识和不认识的许多朋友,我们也曾经常帮助过别人,在生活中,我们每一个相遇都是一种缘分,正是这种缘分才美好了我们的生活,所以要倍加珍惜!

幸好,我们的那些耄耋老人,他们都安好,灾疫过去以后,我还可以继续看望他们,我们还可以继续拥抱生活;可是,有多少鲜活的生命,惨死在这场灾难之中,多少亲情和友情阴阳两隔,多少人为失去亲人而肝肠寸断,人类遭受到如此却难,那是任何一个悲愤和怒吼的词语,都难以表达对阴险狡诈的病毒的切齿痛恨。

牵 挂(图6)

动图

江城时至今日,毒魔能在疯狂,多少无故的生命还在忍受煎熬,然而,我们现在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地宅在家里,相信政府,听从安排,平和心态,静待花开。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小姨

《小姨》电影,导演:闵骞,1935年1月1日在中国上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