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今风细语红楼,小说的第二回讲了两个故事

日期:2020-02-17 22:58:4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50

今风细语红楼,小说的第二回讲了两个故事(图1)

小说的第二回讲了两个故事: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贾雨村终究是红尘中人,虽入仕做了苏州知府,却持才侮上,官才做一年多,便被参罢免。不知谁大谁小,让领导难堪,不拿你拿谁?

旧曰官场也有“规则”贾雨村的罪名是;

狡滑,擅篡礼仪,且沽清正之名,而暗结虎狼之属,致使地方多事,民命不堪。

来势汹汹,罪名不轻,个人攻击和政绩抹刹都上来了,以至被革职后,本府官员无不喜悦。

曹雪芹此处用了曲笔,暗示贾雨村是冤枉的。你想啊,官员无不喜悦了,老百姓不就遭殃了吗?此处为贾雨村复出埋下伏笔,这是后话。

然而贾雨村绝不是等闲之辈,内心惭恨,却面无怨色,仍是嘻笑自若,处变不惊。读此处时切不可一笔带过,这看似普通的词汇,却暗藏着很深的玄机。

一是惭恨两字,惭是写贾雨村心情忧郁,悔之晚矣。恨是他觉得受到不公待遇,内心不满。

二是写他面无怨色,内心不满,表面无怨,这样做很难。也许这就是所谓“狡滑“之处吧。这种狡滑到底该不该有?我现在说不清楚,将来也没人能说清楚。

他先把家眷送回原籍,自已四处漂着。这一漂不要紧,无意中漂到揚州地面做了巡盐使林如海之女,本书“女一号“林黛玉的蒙师。

林如海高祖父挣下了三代世袭的爵位,到父亲那辈,蒙皇思眷顾,又加传一世。到林如海这辈,待遇没了。好在林如海学富五车,考了个三榜探花,仍在做官。

这林家既是钟鼎列侯,又承书香门第,是极重子女教育的。可惜林如海年过四十,虽有个三岁儿子,也于去年不幸夭折。其妻乃贾府史太君之女,贾政之妹贾敏。两人如今只有一女,名唤黛玉。夫妻见其聪明清秀,便延师教她识字,聊以儿子般养,以解膝下荒凉之叹。

红楼梦中,把女孩从小当男儿养的,只有林黛玉和王熙凤,两人却是截然不同的性格,此后自有比照。

雨村漂泊之日,偶感风寒,病一月有余,盘缠不足,无力再漂下去。因闻林家欲寻西宾(家庭教师)经友人介绍,便做了林黛玉的老师。

这基本是一对一的教学(只有两丫环伴读)加之林黛玉天性聪颖,教学十分省力。

大约一年光景,贾敏一疾而终。林黛玉处在守丧尽哀中,贾雨村虽欲另图别业,但林如海欲令爱女在守制中继续读书,便又将他留下。

那林黛玉本来体弱多病,加上丧母之痛,也就连日不能复课了。

贾雨村是个散淡的人,便常出来蹓蹓。一日来到郊外一座破庙里,断壁残垣,没什么可欣赏的东西,倒是一幅陈旧的对联,引起了他的沉思。那对联是

身后有余忘缩手

眼前无路想回头

贾雨村是个有雅好的人,想知道这幅联出自何方神圣?便找到一老僧问其根由。哪知老和尚又聋又打叉,所问非所答,很是扫兴。

红楼梦每处都不是闲笔,这破庙的事不写也行,写了就不能白写。曹公以看似闲笔的一叙,却引出了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今风细语红楼,小说的第二回讲了两个故事(图2)

冷子兴同时又是个古董商,贾雨村一直有喜好古玩的雅好逸兴,因此两人在古玩行交易中相识,贾雨村识货,且古玩知识不菲。冷子兴也欲靠贾雨村之官身传播名声,因此很能谈一块去。大有惺惺相惜之谊。这时就知晓刚才破庙里那幅旧对联的“药引子”作用了。

这一节写得写很随意,说贾雨村失望地从破庙中走出,欲在一沿街的酒肆里独自喝杯闷酒。无意中遇到了冷子兴。

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昔日古玩市场上的一对藏友,今日邂逅,必然海阔天空地“乱弹及其他“啦!

做为古董商人,冷子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于是贾雨村打听他,近日京城有何新闻?

这句话有深层含义,贾雨村被罢官,虽然若无其事的四处漂,但他内心是不平静的,他所期盼的,是朝廷对他们这些被罢官的人有没有“后期处理“的。

冷子兴是商人,根本不理解一个政治失意人的内心世界,反而眉飞色舞,绘声绘色地“演说“荣国府。

“演说“两字是曹雪芹第一次用在小说里,红楼梦以前的小说,没见过这两个字。也许是我浅闻寡识,姑且先如此说吧。

既是演说,必是神逸飞扬,滔滔不绝。书中没对冷子兴的神采过多泼墨。但是从冷子兴口中传出的信息看,说话人当时必是在几分狡黠神秘中,无法掩饰兴高采烈,得意洋洋的。

今风细语红楼,小说的第二回讲了两个故事(图3)

这场演说是在两人推杯进盏中渐入佳境的。此时雨村无官一身轻,冷子兴便放开话题,渲染贾家。雨村伺机设问,更助子兴谈兴。这是一场精彩的对话。

冷子兴从贾家的谱系说起,言及荣宁二府的现状及贾家元,迎,探,惜四春姊妹。此时元春刚入宫做女史,尚未普升为妃。

激活贾雨村脑干的是贾政之子,史太君之爱孙贾宝玉。子兴言此子有与常人不同的“三奇“

生下来口中衔玉,一奇也;

抓周时取粉钗赏玩不已,二奇也;

言女儿是水做的,男儿是泥做的,三奇也。

贾雨村听完这“三奇”当即动情,铿铿锵锵地阐述了一己之见。

这段话写得十分精彩,谈古论今,恣意汪洋,如倒悬之水,奔流直下,令人叹为观止。

这当然是曹雪芹借假语村言,诉胸中块磊,其中历史典故信手拈来,足见曹公不同凡响的文史功力。

学界称红楼梦是一部奇书,不仅有京都贾宝玉衔玉之奇,更有金陵府甄家公子言行之奇。在两人推杯换盏的谈吐间,贾雨村又向冷子兴讲述一年前在江南甄家学馆的一段奇遇。

那甄公子天生怪癖,读书时有女孩伴读,便什么都会。离开女孩,便满脑浆糊。平日受父责打,口里只管姐姐妹妹地乱叫,身上就不觉疼痛了。平日祖母过度溺爱,常因他顽闹,引起老太太辱师责子。贾雨村不堪忍受,便辞馆来此。

插入甄家的这段故事,常令读者扑溯迷离。北有贾家,江南就有甄家。贾家有一个淘气的贾宝玉,甄家也有个让人操心的孩子,且秉性脾气与贾宝玉极其相似,实在奇妙得不可思议。

此时甄家的出现,是做为贾家日后与甄家交往的一处伏笔。甄贾两家,甄贾宝玉的交织却是后话了。

这一回的情节发展,足可以用一“巧“字概括。贾雨村应聘西席,结识林如海,一巧也。

林如海之妻是贾敏,联姻贾府,二巧也。

贾雨村偶遇冷子兴,演说贾家,三巧也。

环环紧扣,密不透风。曹雪芹以精巧的没计,精巧的结构,为读者了解本书贾家荣宁二府,先做了精心的铺垫。

本书的结尾更为机巧。贾雨村的旧日同僚,与他一道革职被参的张如圭,带来了朝廷要重新起用被罢黜官员的。贾雨村即将复出。

处事圆熟的冷子兴献计道,何不求林如海付书给舅哥贾政,还愁捱不好肥缺?

这真是巧中又巧,曹雪芹布局谋篇的能力真是不同凡响啊!

天下写手们都知道,长篇小说就是由若干个短篇小说组成的。是108人的个传组成的合传。三国志演义也是在综合魏史,蜀史,吴史。长篇小说写作难在编织好经纬,组装好框架结构。

这一回表明,贾雨村又要东山再起,那真的就是应了那句话:

倒霉黄金失色,

时来黑铁生光。

贾雨村的运气来了,山都挡不住了!

今风细语红楼,小说的第二回讲了两个故事(图4)

写于 庚子正月正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贾雨村

贾雨村,《红楼梦》人物,谐音“假语存”。名化(话),字时飞(实非),别号雨村,胡州(一作湖州)人氏。他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剑眉星眼,直鼻方腮。生于仕宦人家。但到他时却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后想进京求取功名,无奈没有一文钱,只得暂寄姑苏城里葫芦庙中每日卖文作字为生。后得到甄士隐相助后,才上路考取进士,做了“大如州”知府。但是不久因贪酷徇私被革职,到林如海家做家塾教师。后经林如海举荐,在贾政的帮助下,官复原职,任应天府知府。后来在薛蟠打死冯渊一案,徇私枉法,胡乱判案。后来,贾府被参,贾雨村落井下石,贾府终被抄家。后被削职为民。

延伸 · 推荐

今风细语红楼,第八回浅析

本回叙述贾,林,钗, 豆蔻之年的日常生活,言语朦胧,心有灵犀,此回目为,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宝玉日常不光有“女人缘“也有“男人缘”这日想起宝钗近日有病,便没去念书去看她。又怕被贾政知晓,便...

今风细语红楼,第七回上篇是紧接刘姥姥走后发生的故事

第七回上篇是紧接刘姥姥走后发生的故事,下篇是次日的事。时段不长,事情不少,回目是:送宫花贾链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刘姥姥得到熙凤的资助,作别周端家时,拿出一块银子答谢。周端家的哪看上眼,送走了他们,又...

今风细语红楼,第一回的题目是

南大某女教授说过,读红楼梦难在前五回。此言不虚。然而真正要读懂红楼梦,还真得从第一回开始,一字一句的细读下去。第一回的题目是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旧时俄国大文豪说过,写小说最难在下笔第一个...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