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家乡的小河

日期:2020-02-24 17:41:2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07

家乡的小河(图1)

家乡的小河

商河县弘德学校门前流淌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上游紧连徒骇河的滨河公园,学校门前的桥两边是荷花池,小河下游,流经我的家乡,难忘少时,夏天河里戏水,冬天溜冰过河去上学。

一翻河

小河象一条玉带,从曹家村西边绕到村后向东流去,我就生长在这美丽的村庄!

我七八岁的时候,河床比现在宽的多。一年夏天干旱少雨,河水浅了很多,有些地方已经断流,只有许多浮菜盖在淤泥上。

一天中午我们刚放学,就听有人说后河“翻河”了(就是因为水少,天气闷热,鱼在水里缺氧漂上来)听了,把书包塞给我说“快回去拿桶!快点啊!”人已经跑出好远了,手里提着他的两只布鞋,我知道他是怕弄湿鞋子回家又得挨训!

当我提着桶气喘吁吁地爬过河岸,来到河床时傻眼了,河里全是浑身泥浆的人,本来就不连续的水流也被截成了许多田字格。哪个是呀!只见有的叉开双腿将鱼和河水一起涌向岸边,在两腿间摸呀!哎呦,鱼儿钻进了裤衩里。有的正用盆将田字格里的水往外淘。有的故意将河水搅浑回身看准背后张着嘴探出头来的鲢鱼跑过去双手捧起小鱼。大鱼一般不漂着,被涌向浅水时也只露出鱼背,手疾眼快的小伙子已飞奔过去整个人捕上去将大鱼抱在怀里,并大声嚷嚷着,我逮着大的了!水里已人满为患,边上也站满了光庇股的小孩,他们时而指挥水里的人这里!这里!快点呀!″时而拣起水里人扔过来的鱼放进各种盆盆罐罐。

眼看有人已拾了多半桶,我还是找不着,只好愣愣地站着看。这时有一条小鱼朝我飞过来,吓我一跳,原来是过来叫我,我跟着他来到一个用泥围成的圈子前,里面十几二十几条大小不等的鲢鱼,麦穂鱼,鲫鱼等都挨挨挤挤地在里面打转,好象随时都可能突围。我想将它们捉进桶里,可鱼一扑愣就跳回了水里。还溅了我一身泥浆,连脸上头发上全是!我终于和他们一样了。于是也脱掉鞋子在边上的浮菜里捡躲在里面的麦穗鱼,还有慌不择路钻进脚窝的鲫片鱼。至于泥鳅和嘎鱼我是不敢抓的,因为泥鳅动起来特像蛇,吓人!嘎鱼有很毒的鱼鳍,被它咬着或扎着就惨了。

快到上学时间了,家长们陆续把孩子们叫走,父亲也来接我们了,他先到远处提来半桶清水,再把鱼一个个抓进桶里。拿着哥的褂子和我们的鞋子,说快上来,走了,这时哥大叫着从远处淌着没膝的泥水跑来,原来他竟然摸到一只碗口大的螃蟹。

那天的晚饭桌上多了两碗清炖小鱼,大鱼被父亲卖给了鱼贩子。不让卖那螃蟹,非说自己养着。可是第二天早晨就不见了养在盆里扣着筛子的螃蟹。还急哭了呢!

每次翻河都是发生在烈日炎炎的夏日,但只要听到翻河的喊声,孩子大人还是快走的,小跑的,拿锹的、找网的、提桶的端盆的以各种姿态,从各个方向涌向河边!

二嫂子的秘密

叔家和我哥是同一年秋天结婚的,俩位漂亮嫂子回娘家都相约了一块。如若赶上星期天也还愿意带上我。

吃罢早饭,嫂子们收拾利落了一块出门,结伴跨过那条干涸的小河并约好下午回来的时间。或许在对岸树林里坐着说会儿话。当然也在没人看见时在河坡上打个骨笛′捋个榆钱

夏天的一天我跟着五嫂从娘家回来,在树林里等六嫂从娘家来了一块过河回家。过河的路是有人捞鱼时用铁锨筑起的泥墙,走的人多了便成了一条窄窄的路,我闲的无聊就去小路上扒了一个口,让水哗哗地流过去。将手伸进被太阳烤热的河水里,倒也觉出一点凉爽,突然一条鲢鱼逆流而上,在我搅起的涟漪里徜徉起来,样子悠闲地很呢!我一把抓住了它,冲着岸上喊有鱼,有鱼啊!嫂子听了,不顾脚下的泥泞,急忙奔过来。

等六嫂到来时,我们已把捉到的几十条小鱼存放在用泥围成的小圈里。六嫂在旁边顺手掐了两根长长的芦苇拿过来把小鱼一条条串起来,在一头打个死结,提给五嫂一串自己拿一串我在后面跟着回家去。来到村口,嫂子们不约而同地将手里的鱼塞给我,六嫂说要回婶子的家,五嫂也说跟去玩会儿,让我自己先拿着鱼回家。并嘱咐我说是自己逮的,我也乐得邀功,回家并不曾说出两个嫂子。只说是我逮的。母亲接过鱼,也不说啥,就去拾掇了。一会儿嫂子回来了,母亲只是看了眼她那黑方口鞋上的黄泥点笑了。

时光飞逝,当年顽皮又羞涩的的嫂子们已为人奶奶姥姥了!

三浴

仲夏,清澈的河水被火辣的太阳烤的温热。在那还没有电脑、手机和网络的年代,村里那顽皮的男孩儿们就整天泡在河里,逮鱼摸虾,挖地梨捕蛤蟆,上午一身泥,中午脊梁上脱一层皮。整天像抹了油的泥鳅。

傍晚,他们又去河岸上树林里,粘知了,逮瞎碰,照样玩的热闹。姑娘们就只有等到晚上,等到月上柳稍。

夜幕降临,静谧的河面上倒映着一轮皎月,蛙和知了的叫声此起彼伏,偶尔小鱼撞了一下芦苇漾起一圈圈水晕。一群大姑娘小媳妇悄悄地来到河岸上,用手电筒到处照照,若没有动静才肯走近这天然的大浴池。

她们像是怕惊扰了这和谐的音符,慢慢将自己浸泡进水里,刚开始还指指点点,相互打着手式,小心翼翼的样子。很快你给我搓背,我帮你洗头,河面的月光就变成了一片碎银。忽然,不知谁上岸时滑了跤,姑娘们再也不能矜持,哈哈!一片银玲般的笑声传遍整个河道。连青蛙也怔住了。

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这些陈年往事不但没有因时间的推移被遗忘,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法清晰。特别是每次洗澡的时候,更是好象缺了什么,是朦胧的月色?是细软的河沙?是清澈见底的河水?还是一群姑娘在水中嬉戏的热闹!总之,没有了在河水里洗澡的那种感觉。

或许用不了几年这里会变成高楼闹市,一片繁华,我会带孙子来这里给他讲有关小河的故事!留不住的岁月,象这小河一样流淌在我的记忆里。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嫂子

十九岁的朱惠云,其父是大学教授,后到省文化厅工作,“文革”中被迫害至死。无依无靠的朱惠云由妈妈介绍,从省城嫁到灵山县焦家庄。新婚之夜,惠云便受到村革委会副主任王向东的欺辱。王向东为染指朱惠云,未出蜜月,便派惠云的丈夫焦满仓和她的公公焦贵林去修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