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多年前阅读撒哈拉的故事

日期:2020-02-24 21:35:4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497

苍茫广阔的沙漠,无尽的黄沙飞舞,烈日下那个身穿白布长裙的女子缓缓走来。她不漂亮不精致也不优雅,可是她却用聪慧、善良、坚强与浪漫与这个荒凉却美丽的沙漠和谐相处。

阿雍小镇那片坟场区有她的小窝,屋子干净整洁,有棺材板定制的家具,有旧轮胎做成的凳子,有骆驼头骨的陪伴,有野地荆棘的装饰。屋子的风格一如三毛的个性,率真野性,浪漫、开朗。

而荷西,这个满脸络腮胡的西班牙男人,是她的王子,是她一生中爱的归宿。他不是个善于甜言蜜语的人,我却认为他是最浪漫最深情的男人。为了爱情,放弃盘踞心中多年的航海心愿,提前几个月来到撒哈拉,找好工作安定下来,为的是帮助三毛履行她前世和撒哈拉的约定,为的是让心爱的女人踏上这片荒僻的沙漠就有一个家,为的是让他的爱人在枯燥的生活中有依靠有希望。因为有了荷西,才让三毛在撒哈拉的生活有了那么多的和甜蜜,才让三毛能够写出这些触动我心的文字,让我对那个遥远的地方有了期待和想象。

多年前阅读撒哈拉的故事(图1)

三毛和李娟都是我喜欢的女作家,她们的文字有一个共同的地方,能让贫瘠的土地散发出妩媚的气息,能让艰辛的生活披上着温暖的色彩。她们的文字里,我读到对人性的理解,读到对生活的宽容,读到对明天的期盼。

正如《搭车客》里写的,我在这条路上遇到的人和事,就跟每一个在街上走着的人举目所见的一样普通,说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也不值得记载下来,但是,佛说一修百世才能同舟,修千世才能共枕只只与我握过的手,那一朵朵与我交换过的粲然微笑,那一句句平淡的对话,我如何能够像风吹拂过衣裙似的,把这些人淡淡地吹散,漠然地忘记?

每一粒沙地里的石子,我尚且知道珍爱它,每一次日出和日落,我都舍不得忘怀,更何况,这一张张活生生的脸孔,我又如何能在回忆里抹去他们。

多年前阅读撒哈拉的故事(图2)

三毛是个性很强的女子,她有自己的生活格局和处事态度,即使在满天黄沙中,也要在家里装饰几瓶野花。即使肮脏粗野的邻居对哑奴恶毒咒骂,她也不吝向哑奴伸出真诚的手。即使撒哈拉局势动荡,她也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这样的女子让人如何不爱?

三毛走了,去找另一个世界的撒哈拉了。我也老了,也懂得即使生活对我不够慷慨,也应该笑着度过每一天。这,也许就是现实让人跌跌撞撞地成长。当有一天,即使外面的世界再呱躁不安,你也能在内心保留一块安静的地方,你就真的长大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三毛

三毛(1943年3月26日-1991年1月4日)原名陈懋平(mào),后改名为陈平,1943年出生于重庆,1948年,随父母迁居台湾,中国当代著名作家。三毛的作品也在全球的华人社会广为流传,生平著作和译作十分丰富,共有二十四种。代表作品《梦里花落知多少》、《撒哈拉的故事》、《滚滚红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