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消失的李家庄

日期:2020-02-26 22:23:5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61

五十年代末,在银川地图上,城墙外的西北角,标有一个李家庄的地名。他的周围被一片良田和碧绿的芦苇湖水所环饶,李家庄就座落在湖边。

消失的李家庄(图1)

李家庄,解放前就有的小村庄,村子以李姓为主,还有不多的张姓和丁姓,全村不足二十户人家,不到百口人。村庄离西北城墙拐角大约500多米,翻过城墙就是“西马营”村子里有一个小庙,座西向东,供奉着观音菩萨。庙后不远有一水井,水清澈甘甜,井边有一棵大柳树,夏日是村民乘凉的好去处。村民大都住在庙左庙右不远处的土坯房里。村前村后各有一条水渠,渠拜上栽种着杨柳、沙枣树 ,渠水灌溉着这片土地。这是我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爷爷弟兄五人,他们的子孙后代除上学后在城里工作的、出嫁的,其余至今大都还生活在这里。

小时候站在家门口,往上看一轮明月挂在空中,往南看“西马营”的“三层楼”灯光闪烁,往北看远处的海宝塔传来阵阵风铃声,看眼前,芦苇荡漾,稻谷飘香,蛙鸣蝶飞,一派田园风光。

消失的李家庄(图2)

李家庄,解放后经历了互助组、合作化、再到人民公社,隶属银川郊区红花公社北塔大队第五生产队。乡亲们勤劳朴实善良,艰苦奋斗,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下,种植各种蔬菜,是银川市主要的蔬菜供应基地。社员每天清晨踏着露水采摘各种蔬菜,茄子、辣椒、西红柿、黄瓜、豆角、茭瓜等等,由生产队的大马车迎着朝阳,为城里的蔬菜商店送去新鲜的蔬菜。我也曾在暑假替母亲摘菜挣过工分。除了种菜外,生产队还种植一些小麦和水稻,以解决社员的口粮。村庄周围有2个大小不等的芦苇湖,村东一个小,村北一个大,湖水也就一米多深,牛可以下水在湖边吃草。湖面上鸟儿飞,水中鱼儿游,耍水、抓鱼、捡鸟蛋、滑冰,是那个年代孩子们的天然乐园。每年冬季湖面结冰,队上就组织社员们去打芦柴,编芦苇草帘,以备队上农用。

消失的李家庄(图3)

六十年代初,村里的小庙变成了生产队的库房,“文革”中小庙被拆除,只留下了一口大钟,后来还不知了去向。“文革”中,社员在生产队长的带领下,吃大苦,耐大劳,斗、铁锹平田整地,开垦荒滩,围湖造田,大战“北沙滩”修建“大寨田”妹妹也曾在假期参加了战天斗地的行列。在平田整地中,迫于当时的政治形势,生产队平掉了李家祖坟的坟头,祖坟里埋葬着我太爷爷以上的先祖。生产队在平掉坟头的土地上种上了庄稼,修出了“样板田”政治热情和生产热情空前高涨,还被银川市人民政府评为“学大寨”先进单位。

消失的李家庄(图4)

八十年代末,儿子和侄儿在湖边钓鱼

1981年,北塔五队实行联产承包时,全村在册人口已达267人。社员除种够口粮外,基本上还是种菜。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种的蔬菜不用交公了,而是自产自销,拿到农贸市场出售。分田到户后,原来连成片的“大寨田”被分割成了无数大小不等的“责任田”农民们为拓宽自己家的田,劈田埂、毁小路,把田间小路劈成了羊肠小道,路被拦腰斩成数截。秋收时,稻子要靠人背肩扛送到一里外的打麦场。原来淌水的涵洞不见了,路两边的树也被砍光了,芦苇湖变成了养鱼池。我和弟妹们利用星期天回去帮母亲在温棚拔菜,在稻田薅稻子,参加自家的秋收。

消失的李家庄(图5)

消失的李家庄(图6)

1990年家人在责任田里薅稻子,远处的海宝塔清晰可见

进入九十年代,乡情们手头宽裕了,家家都翻盖了新房,土坯房变成了水磨石门面的砖房。部分农民还买了三轮车,农民的日子越来越来好过了。到了九十年代末,传来了要征地拆迁的风声,部分农民又将砖房加盖成两层小楼,突击盖的房子如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自留地被越来越多的房子占领。因为离城比较近,前来租房的外来户也越来越多,南腔北调,村庄变成了大杂院,卫生脏乱差,环境被垃圾包围。

消失的李家庄(图7)

母亲从老屋搬到了安置楼

2002年底,李家庄被整体拆迁,全村446口人被集体“农转非”村民们在2003年元旦前后,陆续搬迁到现在的凤凰北街与上海路路口东南角的“北宝苑”户口隶属兴庆区解放西街派出所、行政由丽景街办事处管辖。村民们从此过上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日子,李家庄的父老乡亲由农民变成了“市民”完成了质的脱变。失去了土地,村民们打工的、开小商店的,有些年轻人靠补偿款买来汽车跑出租。老人们则蹲在南墙根下晒太阳,靠房屋出租生活。勤劳了一辈子的他们,突然闲下了来,感到百无聊赖,心里空落落的,非常的不适应,时常怀念那种田的岁月,感叹社会的变化,时代的变迁。

消失的李家庄(图8)

李家庄村民的宅基地变成了房地产商的“福星苑”

随后,李家庄在上海路路南的宅基地和农田全部被房地产商推平,陆续盖起了现在的高档小区“怡好苑”和“福星苑”为了记住自己的“家”记住那难忘的岁月,弟弟妹妹先后都在“福星苑”买了房。“福星苑”小区里现有两棵大白杨树,原栽种在离母亲老屋只有50米的渠拜坡上,是“李家庄”现今留下的唯一地标。

消失的李家庄(图9)

李家庄村民的良田和芦苇湖变成了房地产商的高档小区

2009年,李家庄现居住的“北宝苑”上海路路北撂荒的农田,由房地产商陆续建成了如今更高档的小区“中瀛御景”当年挖掘机、推土机在施工中,将平掉坟头的李家祖坟的棺木推出了地面,的尸骨暴露于天地之间,李家的后人们闻讯后,将的八具尸骨收集后,重新装殓葬于山上,让先人再次入土为安。

从此李家庄消失了,它淹没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之中。

消失的李家庄(图10)

2016年8月,作者平安福在北塔湖边留影。

注: 此文曾刊登在2017年11月18日«口述宁夏 »; 刊登在2019年4月8日银川晚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李家庄

李家庄,隶属山西省运城市万荣县贾村乡,位于万荣县西南,有550口人,125户,2个居民组,耕地面积711亩。2004年李家庄被确定为移民新村,是新农村建设的典范。

消失

消失,动词,指事物渐渐减少以至没有;事物不复存在。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