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回忆我的知青岁月一一难忘的二、三事

日期:2020-02-27 18:32:1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71

我是68届下乡的老知青,于1968年9月17日离开宣闹的城市一一沈阳、离开父母亲人、离开熟悉眷恋的校园,跟随知识青年的滚滚洪流来到西丰县房木公社普安六队这个贫穷而偏僻的小山村插队落户。说起来己经是半个世纪以前的事情啦!但是有些事情,有些情景却历历在目,好似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本文就写几件我当知青时的几件小事,做为对自己青春的回忆,送给同学、送给朋友、送给子女、送给未来!

这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普安村。

回忆我的知青岁月一一难忘的二、三事(图1)

这是八十年代我们普安村落。

回忆我的知青岁月一一难忘的二、三事(图2)

这是现在的普安村雪景。

回忆我的知青岁月一一难忘的二、三事(图3)

这就是我们普安六队青年点的三间瓦房,我在这里渡过了三年知青生活。发生在这里的事有欢乐、有痛苦也有迷茫。在这里我们抱着战天斗地改变农村落后面貌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满腔热情开始了新的生活。我们刚来时己开始秋收,拿笔的手第一次拿起镰刀手不听使喚,割破手指也是常有的事。记得第一次下地干活是割谷子,每人六根垅。社员们一会就把我们落的老远,我们手忙脚乱镰刀下去几次也割不下来。急的放下镰刀用手拔,一看新的镰刀把己被血染红。有的同学急的流下眼泪,社员们到头就来接我们的垅。到地头休息时告诉我们怎样握刀怎样用力,慢慢地我们也学会了割地,再也不划破手指啦!三年经历了很多事,可是下面这几件事最让我刻骨铭心 。

一、掉进大洼溏

在农村三年时间里使我最难忘的一次干活是69年的夏天,插完秧以后 薅第二遍草时候的事。那一天,天气特别晴朗,蓝天白云晴空。我们的心情也特别好!大家有的人手捧像,有的扛着红旗,一路唱着歌往大洼地水田行进。大洼地是离村子较远的一块水田因地势较底,俗称大洼地。据说这块地有一个泉眼,因为泉眼水特别凉所以这附近的苗长的都不好来到地头把像掛在树上,把红旗插在地头,大家开始干活,每人六根垅开始拔稻地的草。己经是拔二遍地了草也不太多,大家有说有笑地往前赶。拔着拔着眼前的苗这么稀少呢?我抬头一看,周围有一米左右都是黄苗。不好!我可能摊上泉眼啦!我赶紧往外走,这时己经来不及了。就觉得从脚心顺着腿往上凉,一直凉到大梁骨又凉到后脑勺。这时腿己经陷膝盖似上,我大声喊:快来人呀!大家听到我的喊声都回过头来,有的社员说:别动!越动越往下沉。我哪里听的见,心想别象红军过草地似的,出不来就埋到这水田里了吧!这时我己陷到大腿跟啦!我急的哭了出来,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春天挑苗时丢弃的破土蓝子扔过来,让我手按土蓝子往上爬。有的社员把地头的野草拔下来,团成大草团子向我抛过来。我拔出左腿右腿又陷了下去,后来我按照大家指导的方法一点点按着土蓝子和草团子往外爬,爬到一半的时候有两个小半拉子半个劳动力一人拿一根棍递过来,我抓住这两根棍就象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使劲往上拔腿。大家连拖带拉才把我拉出了大洼溏。我已成了泥人,同学们扶我到壕沟边简单地洗了洗就送我回青年点,一路走一路掉眼泪。从此以后我腰和腿痛的厉害,干不了活就请假回家了。到家后我也没敢和父母说这些细节,就说下水田着凉了腰腿痛回来看病啦!我妈带我去看的中医,中草药用高粱酒 熬。白酒熬中药是太难咽了,因为不会喝酒喝完就迷糊地睡着了,中午刚醒又要喝。就这样迷糊了一个多月,而且忌口很严,大夏天的不让吃生冷的,不让吃青菜,真是难受死了。喝了一个多月的药后腰腿就不痛了,大夫还让再吃两付巩固一下.,去了根以后不会再犯。但是,我实在是喝不下去啦!药端到嘴边没等喝,头就开始晃。我说啥也不喝了,见好就收,又回到青年点。还是年轻治的也及时,以后也没再犯。可是老了以后腰腿痛的毛病又经常犯,可能与这次经历有关吧!我又后悔那时没听大夫的话,要再喝两付去了根说不定老了就不会再犯,后悔药没地方买呀!

回忆我的知青岁月一一难忘的二、三事(图4)

这是我们插秧时的照片。

回忆我的知青岁月一一难忘的二、三事(图5)

二、为五保户献血

还有一件使我终身难忘的事是:我们普安大队达德屯有个五保户姓徐,四十多岁就得了大脖子病,大瘤子从下巴一直拖到肚子前面。座在炕上大瘤子拖拉到炕席上,瘤子底下都磨破了,什么也干不了。没结过婚也没人照顾他,一切生活都靠队里照顾,生活艰难而痛苦。69年沈阳医大一0一医疗队来到我们房木公社,在这里建立战备医院。医疗队的到来使缺医少药的小山村活跃起来,社员们拖了多年没治的病都来医疗队治疗。原来没多少患者的公社卫生院现在门前天天是车水马龙,看病的人络绎不绝。医疗队得知我们大队五保户的情况后决定免费为他治疗,但是手术得需要大量输血。大队广播站广播:五保户徐成万手术摘除瘤子需要输血,听到广播后基干民兵自愿到大队集合去公社卫生院献血。听到广播后我们知青都跑到大队自愿为五保户献血.,我们坐上队里的马车来到医院。大夫看我们年纪小就对我们说:不到18周岁不能献血,我们有的刚刚18周岁,有的跟本不到18周岁,但是我们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都19岁啦!让我们为贫下中农献血吧!大夫看我们这么坚决就答应下来,为我们做了简单的检查后就开始抽血。每人200毫升,当我眼看着自己的血流到瓶子里时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真是难以言表。抽完血后我们都没有离开,想等着看五保户手术的情况。十名知青的鲜血送进手术室,我们知青的鲜血流淌在贫下中农的血,为贫下中农做了我们应该做的贡献,我们感到非常自豪。这时我们都在外面 焦急的等待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医生从手术室出来说:手术成功!我们都高兴地跳起来,一会医生端着放着瘤子的托盘出来了,我赶紧上去看,能有十来斤吧!医生说:里面正在缝合住两天就可以出院啦!手术大莸成功的传遍全公社各大队,一0一医疗队的声誉更加火起来!五保户出院后我们去他家看望他,手术做的太好啦!脖子上仅有一条很细的印,不细看还以为是自然的 褶子呢!五保户大叔为了感谢我们要杀鸡请我们吃饭,我们说:鸡留着你自己补养身体吧!我们献完血领到18元营养费,那时18元也是一大笔钱呀!我们青年点都是罗卜白菜的一点油水都没有,我们也需要补养身体。几位献血的同学就到老乡家去买鸡蛋,五分钱一个,我们把鸡蛋埋在火盆里听到:叭,的一声响时鸡蛋就熟啦!我们就用这种方法给自己补养身体,从那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是O型血。因为是0型血,参加工作以后又有两次献血的经历。给五保户献血的事有的社员表扬我们,也有的人说:一个五保户救啥,活着还得大伙养着他,你们知青真是没亲没故的管那闲事干吗?但是看着五保户大叔手术后解除了痛苦,也能去队里干活了。我们觉得值得!

三、走夜路的恐怖

记得有一次我们各队知青点长和生产队长去公社开会,会议结束己经快叉黑啦!我记不清我是去供销社买东西还是干嘛,等我回来后人己经都走啦!我就自己往回走,从公社到普安村有十五里路。我一个人走刚开始时还能看见路,但是越走越黑我真有点害怕,摸了摸书包手电筒还真在里面。我暗暗高兴,可打开手电一看只有一点点亮。可能电池要用完啦!走到醒时大队时看到路边的两棵大榆树,心里就怦怦地跳,这棵树基实是一个根,从根上面就成为两棵树干。俗称双榆树,树长的很高很粗,两三个搂不过来。树干上有个洞,听社员说过,双榆树那过闹过鬼。我虽然不信有什么鬼神,但是远远地、影影约约地看到这棵大树还是头皮发麻。我不自觉地打手电向树洞里照了一下,不照不要紧,这一照不知什么东西扑 棱一声。吓的我拔腿就跑,跑了一段实再跑不动了,老觉得后面有脚步声,回头看看沒有人。我为了给自己壮胆就开始唱语录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爭取胜利…。唱着唱着前面看到了 隐隐约约的灯光,快到村了,我又加快脚步奔着灯光向村里走去。来到青年点同学们都吃过饭,去社员家串门去了。我赶紧换掉己被汗水 浸透的衬衣,吃了点饭。早早睡下!说来也怪从那以后再走夜路我也不害怕啦!

这是刚黑天时的乡间小路。

回忆我的知青岁月一一难忘的二、三事(图6)

远远望去,村庄里的灯光若隐若现,马上就要进村啦!

回忆我的知青岁月一一难忘的二、三事(图7)

这是下乡三十周年时和同学又回普安,再次来到大洼地又想起当年我掉大洼溏的情景。在这留个影,做为对大洼地的永久的纪念。当年我们决心治里大洼地也曾经往洼溏里填土,并没有什么效果。但是据老乡说大洼地己经不陷了,可能是地下水位下降造成的吧!

回忆我的知青岁月一一难忘的二、三事(图8)

这是下乡五十周年时我们普安六队全体同学回到阔别多年的第二故乡,在青年点老房子前留影。普安村86号这三间瓦房当年是村里最好的房子,可五十年过去房子还是原来的房子但是已经破烂不甚。现在乡亲们生活都好啦!家家都盖起了新房大院套铁艺大门,真是今非昔比啦!

回忆我的知青岁月一一难忘的二、三事(图9)

三年的知青生活虽然不算太长,但是在这三年里的酸甜苦辣都刻在我的骨子里永远不会忘记,普安村的一草一木也都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普安村的父老乡亲一直让我牵挂。这三年我吃的苦,锻炼了我的意志,磨炼了我的性格,为我今后的人生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回城分配工作后调动几次工作,无论在基层还是在机关,不论是当营业员,当科员还是当领导,我都能出色地完成任务。所分管的工作都受到上级的肯定和群众的拥护。之所以能做好工作,就是因为有知青这碗酒垫底,一切困难不在话下,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所以我感谢乡亲们!感谢普安村!感谢有知青这段难忘的经历!并引以为荣!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知青

知青是知识青年的简称,广义泛指有知识的青年,一般指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在中国,知青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称谓,指从1950年代开始一直到1970年代末期为止自愿或被迫从城市下放到农村做农民的年轻人,这些人中大多数人实际上只获得初中或高中教育。从50年代到70年代末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的总数的估计在约1200万至1800万之间。1977年高考被恢复,大多数在农村的知识青年想方设法要回到故乡去。1979年,国务院颁布了关于知青问题的“六条”精神,随后,大量知青通过各种途径返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