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每月一轮的乡村电影便成了全村人的奢求

日期:2020-03-25 09:42:1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78

县城是这里最大的城市,我有幸成为这里的居民。每天面对来来往往的人们,我不仅感叹这里每天要发生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老赵也成为了这里的居民,我是前几天偶尔在大街上遇到他的,至于他是哪一年由乡村迁居到了县城,我不得而知。他骑着自行车,坦然行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岁月已不再让他年青,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尽管他不认识我。看到老赵,回忆又浮现在我的眼前,历历在目。

三十多年前,我还是一个孩童,老赵还被人们称为小赵,他是公社里的放映员,那时乡镇不叫乡镇,叫公社,在那个年代,放映员是公社里的名人,说起公社书记人们未必知道,但说起放映员,却是家喻户晓。那时乡村的人们可以说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精神生活极度匮乏,不像现在有报刊、杂志、电视、网络,足不出户就能观天下,了解全世界,所以,每月一轮的乡村便成了全村人的奢求。

当中午的阳光稍稍开始西斜的时候,我们这帮孩子们已经是不约而同的站在村子东头的小石桥上了,这个小石桥是当时村里村外的分界线,向外一步,就是一个令我们陌生而又向往的世界了。每当村子里有贵客来临的时候,我们就在这里翘首以待,不计时间的得失,当然,这位将要出现的贵客就是老赵了。放映队要来得是从村长儿子的口中传出来的,这个着实让我们高兴,因为这一天我们已是掰着手指期盼好久了。

老赵终于来了。太阳偏西的时候,一辆毛驴车驶进了村子,是老赵!老赵来了…放映队来了…我们这帮顽童围在车子前后欢呼雀跃,一扫刚才长久等待的不快,之后前呼后拥的跟在车子左右向放映队下脚的村办公场所走去。村子里负责安顿老赵的早赶来了,帮着老赵卸车,往屋子里搬运器材,看到我们跟着老赵跑前跑后不断大声呵斥我们,而老赵也不气恼,不时笑呵呵的和我们每一个孩子开着玩笑。当然,我们最关心的还是晚上放映的的名称,而这时的老赵故作神秘,总是笑着卖着关子不告诉我们,惹得我们个个央求,而老赵依旧是笑呵呵的借此和我们开着玩笑:告诉我爸的名字,我就告诉你。车子缷完了,村子里负责安顿老赵的人再次大声呵斥我们走开,老赵和另一个同事开始准备晚上的放映工作了,开始倒胶片,而另一个则到村长家里去交待工作了。而这时的孩子们便趴在窗户上看老赵倒胶片。随后,大部分孩子则到村子放映的广场去抢占有利地形了。这时,放映队进村的立时充满了整个小巷、整个小村…

傍晚,劳作的村民都早早的从田间归来,妇人提前烧火做饭,准备晚上到村子的空地上去看,孩子们大多是吃几口饭便放下碗筷到半下晌就抢占好的有利地形去等待大人入座,唯恐自己的父母来得晚耽误了放映,找不到自己,有时反复催叫。附近村里的观众也到场观看,人群把村子的空地挤得满满的,有时院落的墙上、空地的树上都爬满了人。

放映开始了,还是前几天在邻村演过的老片子,但这丝毫有降低人们观看的兴致,全场观众聚精会神,鸦雀无声,只听到放影机哒哒声和荧幕里人物的对白声,偶尔听到前晚在邻村看过此片的人在给别人做着讲解,间或观众被里的人物引得或大笑或流泪。此时,小村正沉浸在一场长久期盼的文化盛宴里。

我就是在那个年代看了《闪闪的红星》《铁道游击队》《鸡毛信》《小兵张嘎》《大闹天宫》…到现在还百看不厌。至于和小伙伴们玩得最多的游戏也多是八路军打鬼子的游戏,一方扮八路军,一方扮鬼子,肩上扛着玉米杆做成的大枪,或做搏杀、或做冲击、或做匍匐前进、或做前进中的投弹攻击…玩得尽兴,灰头土脸,全身汗水裹着泥水,至于回到家里挨上父母的巴掌也是乐此不彼。在学校里说的话也变了腔: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而同伴就会回应:你的,死了死了的!”小伙伴哄笑…

生活往往在人们美好的回忆中远去,一去不返。后来,放映队的驴车变成了摩托车,黑白变成了彩,的题材也变的丰富多彩,最终乡村走出了人们的视野,取而代之的是电视机、家庭影院、互联网,乡村的年代对后辈来说也成为了一种传说,他们对于他们上代人的生活陌生而遥远。

感谢老赵,让我再次回忆了那个美好的时代。感谢老赵,在那个精神生活匮乏的年代给我们送来了无与伦精神食粮!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老赵

老赵是漫画《老夫子》里面的主要角色,经常和老夫子作对。

放映队

放映队是流动性的电影放映单位。一般由二到三人组成。在中国,放映队配备35毫米、16毫米或8.75毫米移动式放映机及发电设备,深入工矿、农村、部队及边远山区,巡回放映电影。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