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

日期:2020-03-25 16:16:2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57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1)

这篇借用北京故宫博物院旧藏12幅一套清宫美人图,是由清初宫廷画家创作的工笔重彩人物画。这套图原是圆明园深柳读书堂围屏上的装饰画。雍正帝当年对这套图屏十分欣赏,为了妥善保管,传旨将它们从屏风上拆下。不知与《红楼梦》中的金陵十二钗有没有内在,也不知这北静王与雍正有无关系,反正《红楼梦》就是迷多。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2)

在《红楼梦》中,北静王正经八百只出场一次,所谓惊鸿一瞥大概就这效果。虽然仅此一次,却可以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此人无限延伸扩展至彼情、彼景、彼人~~~情景人相互勾连镶嵌、时光交相辉映,维度的实相籍此显现,这也许就是文学作品的神通妙用。

看着别人的故事,喝着自家的茶,或者别家的咖啡,浓淡自见,冷暖自知。

维度,又称维数,是数学中独立参数的数目。在物理学和哲学的领域内,指独立的时空坐标的数目。0维是一个无限小的点,没有长度。1维是一条无限长的线,只有长度。2维是一个平面,是由长度和宽度或部分曲线组成面积。3维是2维加上高度组成体积。4维分为时间上和空间上的4维,人们说的4维经常是指关于物体在时间线上的转移。4维准确来说有两种。1.四维时空,是指三维空间加一维时间。2.四维空间,只指四个维度的空间。四维运动产生了五维。第六维是指思想,独立于常识中的时间与空间之外,第六维与时间性质相似,同是超出物理范畴,但又高于时间的维度。引自百度百科这样的分析方法当然是源于静相的思维,只要想到地球在自传且围绕太阳公转,那么作为有思维能力的人的维度是刹那变化的,似乎只有N维可以表达概括。但是,只要还在实有中,就还是粗分别,与实相渐行渐远。但我们还是需要依靠这有”去见识虽有如幻”的真相。

我们就以《红楼梦》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中的北静王为点,以他的生命轨迹为轴线(1维)以他出现的场景为半径画圆(2维)以他所见的人(3维度)所说的话(4维度)所思所想(5维)所作的事(6维度)等等去延展、切割、描绘,而世间生命中的现象无非就是时空交错、因识显现。

归纳起来,还是依北静王所送的礼物为轴线方便延展。北静王第一次见宝玉送给他的礼物是圣上刚给他的一串念珠。其意义含蓄深远,后来宝玉要送给黛玉,黛玉弃之不要。这是心理学上的投射反应,因为意象太明显,直接揭露了黛玉内心深处,是她极其不想向人透露的隐秘。就如袭人之于系裤子的大红汗巾子”虽然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的稀罕物,丫鬟袭人依然在宝玉不注意时扔进空箱子,这一扔里有嫉妒、不屑、伤心等等外人难以测度。木屐、箬笠、蓑衣,北静王在家遇雨就这么穿,宝玉穿了,黛玉喜欢。其实象征了家庭之于寻常男女对于安全的执着与向往,而这种安全感的构成却是如此不堪一击的组合,尽管巧妙、尽管遮风挡雨。这三件礼物意象丰富,待我们抽丝剥茧,以现代人易于接受的方式、用维度的概念、佛法的内涵慢慢解析。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3)

念珠之念抒情。让我们先看北静王的出场。《红楼梦》之所以可以成为经典,是没有一点闲来之笔,没有一个场景不是经过酝酿铺陈。为了写北静王的出场,写了贾家的势,秦可卿的死、贾珍的悲,那具只有王爷才使得的棺材叫作什么樯木,出在潢海铁网山上,作了棺材,万年不坏。这还是当年先父带来,原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就不曾拿去。帮底皆厚八寸,纹若槟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玎珰如金玉。是个象征,接下去才可以有隆重铺张葬礼。在这样的背景下,北静王出场才合情合理而不突兀。所以您看,以北静王为点的轴线不是单向的,也不是静止的,而是是有声有色,环佩玎珰。接下来的是当下的铺陈,也就是文武百官的出场,设席张筵,和音奏乐:有镇国公牛清之孙现袭一等伯牛继宗,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芳,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修国公侯晓明之孙世袭一等子侯孝康,缮国公诰命亡故,故其孙石光珠守孝不曾来得。这六家与宁荣二家,当日所称“八公”的便是。余者更有南安郡王之孙,西宁郡王之孙,忠靖侯史鼎,平原侯之孙世袭二等男蒋子宁,定城侯之孙世袭二等男兼京营游击谢鲸,襄阳侯之孙世袭二等男戚建辉,景田侯之孙五城兵马司裘良。余者锦乡伯公子韩奇,神武将军公子冯紫英,陈也俊,卫若兰等诸王孙公子,不可枚数。堂客算来亦有十来顶大轿,三四十小轿,连家下大小轿车辆,不下百余十乘。连前面各色执事,陈设,百耍,浩浩荡荡,一带摆三四里远。走不多时,路旁彩棚高搭。设席张筵,和音奏乐,俱是各家路祭:第一座是东平王府祭棚,第二座是南安郡王祭棚,第三座是西宁郡王,第四座是北静郡王的。

场的铺陈已毕,再看人的过往。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4)

场的铺陈已毕,再看人的过往。

这是人的社会属性。在社会结构中:原来这四王,当日惟北静王功高,及今子孙犹袭王爵。

再说到个人品质。现今北静王水溶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情性谦和。

社会横向交往的远因近缘及当下所为。近因是:闻宁国公冢孙妇告殂,远因就靠想回忆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同难同荣,未以异姓相视。因此不以王位自居,上日也曾探丧上祭。

当下所为。小场景:如今又设路奠。

安排下属:命麾下各官在此伺候

向上所作:自己五更入朝,入朝就会见文武百官,面见圣上。

事毕以后除举手投足的维度变换,例举一重要行为:公事一毕,便换了素服。

行为中接触:与轿夫、手下各官、军民等众:坐大轿鸣锣张伞而来,至棚前落轿。手下各官两旁拥侍,军民人众不得往还。北静王坐的轿要轿夫抬,手下各官要两旁拥侍,军民众人不得往还。这三方面点点相连,面面镶嵌,维度变化何止万千。

早有宁府开路传事人看见,连忙回去报与贾珍。这时北静王又和宁府开路传事人发生,进行传递,将北静王的信息延伸传递给了贾珍。

贾珍又把这个信息扩展给贾赦贾政,信息不断放大。贾珍急命前面驻扎。这个命令其实已经把北静王相关的信息进一步的放大,因为没有北静王的祭奠就不会有这次的驻扎。

一切准备就绪,北静王的出场就顺理成章,他想要见宝玉的念想渐趋发生。

北静王正式和贾家相见。这时,贾珍、贾赦、贾政三人连忙迎来,以国礼相见。再看:水溶在轿内欠身含笑答礼,仍以世交称呼接待,并不妄自尊大。此时,双方的见面、对话才真正开始,一切与贾宝玉相见的前因逐渐。

先看对话。他跟贾珍、贾政、贾赦的对话须冠冕堂皇,都是套路,如建筑物的钢筋水泥。那么他见宝玉时言谈举止就如房间里的内饰,华丽而温暖。过程的点线面连接扩展延伸,还是以N维为计量单位方算如实。

见面倒也没有大废周折,只寒暄一句话。但就这寒暄的声音,连接了所有听到的耳朵。有一个简单必须的仪式,就是贾赦的还礼毕。这些又是由声音、影像、气味儿等无限延伸构成。接着由贾珍接引、贾赦传承、贾政的延展,进入主题:也就是与宝玉的见面。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5)

我们先看:贾珍道:犬妇之丧,累蒙郡驾下临,荫生辈何以克当。说到犬妇必然要连接秦可卿。之丧描述她的死…不再一一赘述,留待读者自己推想,否则,我们都快成机器人了。

水溶笑道:世交之谊,何出此言。”遂回头命长府官主祭代奠。贾赦等一旁还礼毕,复身又来谢恩。这里有人的心意,也有礼”的呈现。

这是所有铺垫的核心里就是宝玉与北静王的相见:水溶十分谦逊,因问贾政道:那一位是衔宝而诞者?前因又是:几次要见一见,都为杂冗所阻,想今日是来的,何不请来一会。这句话揭开了他和宝玉见面的序幕,从此时另一个轴心开始延展。他和宝玉的交接,引发的人事物的变更,又有无数的时间、空间、情景、人物发生交叉和镶嵌。

路上,时光轴又发生了转移,以另一个核心人物宝玉展开新的延展。

再看:那宝玉素日就曾听得父兄亲友人等说闲话时,也就是北静王和其父兄有过交集,有过时空的交叉和镶嵌。赞水溶是个贤王,且生得才貌双全,风流潇洒,每不以官俗国体所缚。贤王”才貌双全”风流潇洒”官俗”国体”缚”等等概念需要多少的记忆影像调取、综合、概括,又需要多少维度来成全?

宝玉的每思相会,只是父亲拘束严密,无由得会,今见反来叫他,自是欢喜。”这里又有礼”教”社会习俗”等的约束限制,导致北静王不得和宝玉见面的时空因缘。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6)

话说宝玉举目见北静王水溶头上戴着洁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系着碧玉红鞓带,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人物。这是由宝玉的眼睛所见,在心里形成的影像,还有他的意识分别构成了此情、此景、此人。

宝玉忙抢上来参见,水溶连忙从轿内伸出手来挽住。这一挽里蕴含了多少情谊在里边?难度难量。在水溶这边是:几次要见一见,都为杂冗所阻。在宝玉这边又是:每思相会,只是父亲拘束严密,无由得会。所以,今天的一挽就有了很深的情谊凝聚其中,彼此心中放射出多少激情的火花,一笔不写。情、景、人之间的维度不断转换,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以为这就是人生。

这时北静王眼见、心里形成影像,又有意识分别形成下面的综合印相,但他的影像并不能代表宝玉的心思,各自在自己的时空中互相交叉融合:见宝玉戴着束发银冠,勒着双龙出海抹额,穿着白蟒箭袖,围着攒珠银带,面若春花,目如点漆。

贾政忙道:虽如此说,只是未曾试过。这时的时空又发生了转移,就是从北静王和宝玉的关连接转移到北静王与贾政。

水溶一面极口称奇道异,一面理好彩绦,亲自与宝玉带上,又携手问宝玉几岁,读何书。宝玉一一的答应。这又回到了水溶与宝玉之间的关系里。他一面凭印相比对称奇道异,又一面理好彩締,这时他的心在彩缔上,亲自与宝玉带上。接下来,携手问宝玉话。这携手里蕴含了无尽的情谊传递感应,太微妙了!即使隔了三百多年依然可以散发信息给受感应的人,这是由文字发生延申与扩展。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7)

水溶见他语言清楚,谈吐有致,这里水溶的心在宝玉身上,也就是还在对宝玉的甄别判断结论上下一瞬间转向贾政:一面又向贾政笑道:令郎真乃龙驹凤雏,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量也。”说话的方式又是正规的钢筋水泥结构和品质。

再一次转换方位:贾政忙陪笑道:心在犬子犬子岂敢谬承北静王的夸赞金奖。赖蕃郡余祯有回忆与礼节果如是言,亦荫生辈之幸矣。北静王与贾政的交集与时空维度转换于刹那。

水溶又道:只是一件,令郎如是资质对宝玉的判断引申到老太夫人想老太夫人,夫人两根线夫人辈自然钟爱极矣又有无数的维度呈现但吾辈后生反躬自身甚不宜钟溺,钟溺则未免荒失学业。事态的设想和判断。

昔小王曾蹈此辙回忆过去,时空发生逆向追溯。,想令郎亦未必不如是也。以此类推,对未来的假想。若令郎在家难以用功,不妨常到寒第。横向的设计安排。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一根针,千根线。北静王周围有许多的高人。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此时此刻,北静王的维度境界、贾政的维度境界、宝玉的维度境界、在场不在场所有人的维度境界因心境不同,交叉镶嵌,难解难分,构成我们执以为实的人生万象。

贾政忙躬身答应。这时又转移了对象,贾政的反应:躬身答应,也有意蕴和连接。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8)

水溶又将腕上一串念珠卸了下来,递与宝玉道:今日初会,仓促竟无敬贺之物,此是前日圣上亲赐蕶苓香念珠一串,权为贺敬之礼。

水溶要给宝玉送礼物,那么送什么好呢,普通的礼物是没办法拿出手的,于是,他看似随意,却是有心的将圣上亲赐他的及其珍贵蕶苓香念珠一串权为贺礼,送给宝玉。宝玉连忙接了,好像此一来就为这串念珠,或为见面的留想,为未来之念之因。

贾政与宝玉一齐谢过。于是贾赦,贾珍等一齐上来请回舆。回到了初来时的状况,贾政、宝玉谢北静王,贾赦、贾珍一起请回挛。

此时,北静王又恢复了本来面目,面对贾赦、贾政、贾珍官话连篇。水溶道:逝者已登仙界,心这时追想到逝者,方想起此来目的,也只是应承话而已。非碌碌你我尘寰中之。小王虽上叨天恩,虚邀郡袭,岂輀可越仙味进也?“冠冕堂皇,虚言应承,跟刚才和宝玉连接时的言谈举止形成的气场完全不同,气场”这个词在描述现场气氛是颇具表现力的。

贾赦等见执意不从,只得告辞谢恩回来,命手下掩乐停音,滔滔然将殡过完,方让水溶回舆去了。时空又发生了转变,掩乐停音的远因是因为北静王,近因是贾赦的命令。其时,每个当事人的时空维度都在不断切换,于无声处日转星移。

圣上的念珠,也算北静王的爱物,作为见面礼郑重地送给宝玉,宝玉当然也觉得此物的珍贵,那么这么珍贵的礼物在黛玉那里的下场却是: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他。遂掷而不取。虽在同一时空,虽同为圣上亲赐蕶苓香念珠一串在不同的人眼里却引起不同心理反应。宝玉也无奈:只得收回,暂且无话。仅一个收字也是由无数细小动作完成,还有无数细微心理变化堆积。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9)

大红之红宣欲。第二件礼物来因: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北静王送给蒋玉菡的。细节没写,因为有了给宝玉念珠的过程,再写就是重复。所以,只是拿出来,借此连接袭人。于是蒋玉菡因为一句花气袭人知昼暖。隐含了一层因缘在里面。少刻,宝玉出席解手,蒋玉菡便随了出来.二人站在廊檐下,蒋玉菡又陪不是。宝玉见他妩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恋,便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叫他:闲了往我们那里去。还有一句话借问,也是你们贵班中,有一个叫琪官的,他在那里?如今名驰天下,我独无缘一见。蒋玉菡笑道:就是我的小名儿。宝玉听说,不觉欣然跌足笑道:有幸,有幸!果然名不虚传。今儿初会,便怎么样呢?想了一想,向袖中取出扇子,将一个玉ぉ扇坠解下来,递与琪官,道:微物不堪,略表今日之谊。琪官接了,笑道:无功受禄,何以克当!也罢,我这里得了一件奇物,今日早起方系上,还是簇新的,聊可表我一点亲热之意。说毕撩衣,将系小衣儿一条大红汗巾子解了下来,递与宝玉,道: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昨日北静王给我的,今日才上身。若是别人,我断不肯相赠。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宝玉听说,喜不自禁,连忙接了,将自己一条松花汗巾解了下来,递与琪官。二人方束好,只见一声大叫:我可拿住了!只见薛蟠跳了出来,拉着二人道:放着酒不吃,两个人逃席出什么?快拿出来我瞧瞧。二人都道:没有什么。薛蟠那里肯依,还是冯紫英出来才解开了。于是复又归坐饮酒,至晚方散。真是现象环生,依然是由人、事、物连接、色、声、触等的不断转换构成的场景变化形成的维度变幻,需要细细观察,这需要点定力完成。也就是佛教中的五蕴、六处、十八界,即色、受、想、行、识眼、耳、鼻、舌、身、意眼识乃至意识眼界乃至意识界的交织变化,后细化至百法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10)

我们再看那珍贵的礼物未来如何呢?宝玉回至园中,宽衣吃茶。袭人见扇子上的坠儿没了,便问他:往那里去了?“宝玉道:马上丢了。”睡觉时只见腰里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袭人便猜了八九分,因说道: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罢。”宝玉听说,方想起那条汗巾子原是袭人的,不该给人才是,心里后悔,口里说不出来,只得笑道:我赔你一条罢。”袭人听了,点头叹道:我就知道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着我的东西给那起混帐人去。也难为你,心里没个算计儿。”再要说几句,又恐怄上他的酒来,少不得也睡了,一宿无话。至次日天明,方才醒了,只见宝玉笑道:夜里失了盗也不晓得,你瞧瞧裤子上。”袭人低头一看,只见昨日宝玉系的那条汗巾子系在自己腰里呢,便知是宝玉夜间换了,忙一顿把解下来,说道:我不希罕这行子,趁早儿拿了去!”宝玉见他如此,只得委婉解劝了一回。袭人无法,只得系在腰里。过后宝玉出去,终久解下来掷在个空箱子里,自己又换了一条系着。百转千回,时空变迁,心散念专。系裤子的汗巾子是非常私密的东西,袭人的之所以在宝玉的腰上系着,那是他们有初试云雨”的情谊、茜香国女国王送给北静王,北静王给了蒋玉菡、蒋玉菡又给了宝玉,宝玉因为心中的愧意送给了袭人。情景交融,时空转换又是N个维度。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11)

家常之常表法。第三件礼物是北静王平常在家下雨就常穿的。丫鬟报说:宝二爷来了。”一语未完,只见宝玉头上带着大箬笠,身上披着蓑衣。黛玉不觉笑了:那里来的渔翁!“宝玉忙问:今儿好些?吃了药没有?今儿一日吃了多少饭?”一面说,一面摘了笠,脱了蓑衣,忙一手举起灯来,一手遮住灯光,向黛玉脸上照了一照,觑着眼细瞧了一瞧,笑道:今儿气色好了些。”

黛玉看脱了蓑衣,里面只穿半旧红绫短袄,系着绿汗巾子,膝下露出油绿绸撒花裤子,底下是掐金满绣的绵纱袜子,и著蝴蝶落花鞋。黛玉:上头怕雨,底下这鞋袜子是不怕雨的?也倒干净。宝玉笑道:我这一套是全的。有一双棠木屐,才穿了来,脱在廊檐上了。黛玉又看那蓑衣斗笠不是寻常市卖的,十分细致轻巧,因说道:是什么草编的?怪道穿上不象那刺猬似的。宝玉道:这三样都是北静王送的。他闲了下雨时在家里也是这样。你喜欢这个,我也弄一套来送你。别的都罢了,惟有这斗笠有趣,竟是活的。上头的这顶儿是活的,冬天下雪,带上帽子,就把竹信子怞了,去下顶子来,只剩了这圈子。下雪时男女都戴得,我送你一顶,冬天下雪戴。黛玉笑道:我不要他。戴上那个,成个画儿上画的和戏上扮的渔婆了。及说了出来,方想起话未忖夺,与方才说宝玉的话相连,后悔不及,羞的脸飞红,便伏在桌上嗽个不住。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12)

依《唯识学》理论,众生跟世间的关系无非是遍计所执、依它起、圆成实”性 。凡夫于妄情上,遍计依他起性之法,乃产生‘实有我、实有法’之妄执性。由此一妄执性所现之相,仅能存于妄情中,而不存于实理之中,故称‘情有理无’之法、‘体性都无’之法。此种分别计度之妄执性乃周遍于一切境者,故以‘遍计’称之。《成唯识论》卷八:谓心、心所及所变现,众缘生故,如幻事等,非有似有,诳惑愚夫,一切皆名依他起性。” 章炳麟 《国故论衡·辨性下》计唯物者,虽不知圆成实性,犹据依他起性。最下有唯理论师,以无体之名为实,独据徧计所执性,以为固然。” 依他起性与遍计所执性”和圆成实性”合称三性”谓一切事物均由诸缘和合、心识变现而有,虚幻不实。黛玉不知,所以身处其中,百般翻腾,以致多病早夭。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13)

黛玉客住外祖母家,处处小心,事事在意,就怕暴露自己的心声,可是在不经意的时候暴露无疑。黛玉虽是大家闺秀、书香门第,但所期待的无非就是和自己所爱,象寻常人那样,也就是戏上的渔公渔婆那样相伴到老。在在处处,无非维度的变幻、无非影像的镶嵌、无非心识所现,曹雪芹的用心也真是:谁解其中味了?

面对北静王所送的礼物,不同场景下的黛玉的反应是不同的,袭人的反应也是出乎宝玉所料。所有这些反应都是北静王的礼物惹的祸也就是由北静王的礼物引申延展,在不同的时空、不同的人物、不同的心理反应,莫不变化多端,这是北静王无法预料的,当事人自己亦不明就里。

北静王的礼物与维度实相(图14)

一切的一切都无非因缘,因缘生,因缘灭,世间万象瞬间变幻,维度之说也只是唯识所现的假名安立而已。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不可承受之轻》中说过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原来这是古希伯来的谚语。大意是指作为有局限限制的人类在有限的生命内,不明白自己的渺小与无知,偏偏喜欢作超越无限的思索与僭行。

异国他乡的第二杯热咖啡已经变成了冰咖啡天也亮了,外边的小鸟开始吱吱叫,窗外的浮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时事变幻,人历沧桑,亲们:您醒了吗?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北静王

北静王,曹雪芹《红楼梦》中的人物,名水溶,年未弱冠,形容秀美,性情谦和。因祖上与贾府有世交之谊,同难同荣,故从未以异姓相见,更不以王位自居。秦可卿出丧,他特设路祭,在路旁高搭彩棚,设席张筵,和音奏乐,哀悼吊唁。又专请贾宝玉相见。他对通灵宝玉“称奇道异”了一番,夸奖宝玉果然如“宝”如“玉”,“真乃龙驹凤雏”,并把皇上亲赐之鹡鸰念珠一串赠与宝玉。贾宝玉素厌官僚权贵,但平日闻得北静王风流潇洒,不为官俗国体所缚,每思相会,所以相见之下,彼此都有惺惺相惜之意。小说细致地描写了北静王水溶救援被抄家的贾府,这些情节也许是怡亲王救援曹家的曲折反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