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那一抹刺眼的红,关于我最喜欢的那一抹红的介绍

日期:2020-03-26 22:04:1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07

那一抹刺眼的红,关于我最喜欢的那一抹红的介绍(图1)

那一抹刺眼的红

文/浩宇母亲住院第三天,我才接到。我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二舅在医院门口接到我,告诉我母亲的病今天已经好转了。我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发现母亲半卧在病床上,周围或坐或站全是来探病的亲戚和邻居。母亲第一个发现了我。我快步走到病床前,咋啦这是?

母亲并不说话,嗔怪地用手指了指周围的亲邻们,示意我应该先给外人打招呼。即使在病中,母亲也不愿看到她的儿子失礼。亲邻们都善意地笑道:没关系!我急忙向亲邻们挨个打招呼,接着询问母亲的病情。

三天了。医生今天可算找对症了,现在一点也不疼了。依着我今天就想出院,医生非让再观察一天,那就明天走。母亲看上去情绪很好。她的脸色红润,看我的目光柔和而安详。自我记事起,母亲就终日忙碌不停。她急着要出院,是因为放不下家里那一摊子事。一生刚强的母亲,生怕日子过到别人后头。

看到母亲状态不错,我心里的石头落地了,一心想转院的念头也就此放弃。却又禁不住埋怨父亲不及早我。不愿给你们添麻烦。”父亲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非常平静,我听后心里却五味杂陈。每次我离开家的时候,母亲常说:你这一走啊,我这心里可松得慌了,得好几天过不来。”念及此,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母亲平日与人为善,帮助过很多人,在村里人缘很好。听说母亲病了,大家都来探视。只有我知道,母亲一生刚强,她绝不愿别人看到自己柔弱或者不幸的一面。看到这么多亲邻来探病,母亲心里应该是很矛盾的。等亲邻们走后,我笑着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母亲,母亲未置可否。

该我尽孝的时候了,我想,等母亲出了院,我一定在家多待几天,好好陪陪父母。说来惭愧,在父母面前一直过的是饭来张口的生活,我从没给父母做过一顿饭,以前是没想过,现在是有心无力—不会做饭。如此看来,所谓的尽孝,竟近似是一句空话。

黄昏,我去开水间打水。刚走出住院楼,我就看到一轮红彤彤的大太阳,孤零零地站立在开水间房顶上。太阳红通红的,把早春的白杨树都染红了。光秃秃的白杨树还没有发芽,看起来有几分诡异,还有几分狰狞。这满眼的红刺得我的眼睛疼,我无端地想到了鲜血的颜色。我加快脚步向开水间走去,房屋的阴影迅速向我扑来,直至将我完全遮掩。我的心莫名其妙地一紧,仿佛也随着那抹刺眼的红一同坠落下去,落入了漆黑的深渊。

晚饭时,母亲的胃口不错,喝了一碗粥,但精神明显不如白天。今晚上看看,如果还不好,明天就转院。我心里暗暗盘算。但是,万万没想到,上天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第二天凌晨,母亲竟溘然长逝,没有给亲人们留出哪怕一丁点的反应时间,也没有留下哪怕一个字的。从此,我的心再也无处安放,陷入了无尽的彷徨......

时至今日,生死茫茫十年已过,我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么红的夕阳。每到过年过节需要回家,或者该上坟的日子,那天那抹刺眼的红,总是浮在我的眼前,尽管我竭力挥手驱赶,无奈挥之不去。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