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龙隐原创小说《笼中鸟》

日期:2020-04-08 22:39:4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27

龙隐原创小说《笼中鸟》(图1)

一 午夜惊魂

初夏的夜晚平静得有点沉闷。骑了一圈车回家的逸风洗完澡后慵懒地躺在床上,习惯性地捧着手机浏览的信息。在这个何以解忧,唯有的时代,群似乎拉近了人们日渐疏离的距离,又好像给生活扯上了一层薄纱,让无趣的生活渲染上朦胧的美。毫无疑问,已经形成了一种精神效应,让许多人沉迷于此,欲罢不能自拔。

逸风就这样在各个群中穿梭,不停地与群友们互动闲聊。在一片轻松愉快随意的闲扯中,时光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十一点半,群里面各种晚安的图片信息雪花般地飘落出来。逸风像往常一样道完晚安准备睡觉,就在快要退出的那一刻,一条性的信息让逸风再也没有丝毫睡意。

永别了,追风俱乐部的车友们。”信息是一个网名叫雨薇”的女车友发出来的,发出这个信息之后,她就马上退群了。逸风敏锐的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寻常,这时群里面已经炸开了锅,大家开始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女人是怎么了,怎么莫名其妙的发个这样的信息跑了呢?这三更半夜的让人心慌意乱的还让人安心睡觉么?

逸风清晰的记得这个雨薇”刚刚加群不久,上个星期天还参加了追风俱乐部组织的休闲骑骑行活动。逸风是车队的领队,负责收尾。雨薇是个新手,刚刚买车不久。又是第一次参加活动,因此骑了不到几公里就被拉到了最后。逸风耐心地教她怎样用正确的姿势骑行,怎样用踏频”节省体力,雨薇还算聪明,一教就会。在逸风耐心的指导和陪伴下,雨薇终于完成了首次二十公里的骑行,虽然比老骑友慢了大半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车友们还是给与了雨薇十分热烈的掌声。这次活动,雨薇外表柔弱,内心倔强的表现在逸风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活动结束后逸风加了雨薇好友。然而就是这么一位性格倔强的女人,此刻撂下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狠话就退群了!逸风的眼前仿佛看见一个满脸泪珠的女人,伤心欲绝地坐在窗台上,眼睛空洞的望着远方,狠心地往下一跃……

不要逸风激动地大叫一声,后背冷汗直流。

逸风赶紧打开手机通讯录,快速查找到雨薇的电话号码,毫不犹豫地拨了过去。在万分焦急的等待中,电话无人接听,逸风马上重拨,还是无人接听。

该怎么办呢? 逸风冷静的思索:伤自己最深的永远是那个自己最爱的人,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当一个女人决心赴死时什么才是她最后的依恋呢?当然是亲情,只有父母和她的孩子才是她赖以生存的最后希望。这样想着,逸风快速地输入信息这世上所有的苦难都是暂时的,生命的终结只能延续痛苦的蔓延,难道你忍心让年迈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么?难道你忍心让幼小的孩子这么小就要承受失去母亲的痛苦么?

人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活着,也不是为了某个人某段情而活着,不开心时多想想疼爱你的父母,活泼可爱的孩子和身边情投意合的朋友,生活原本就是酸甜苦辣多姿多味,请好好珍惜你的家人和朋友,还有生命。这两句话是那么熟悉,逸风感觉心里一紧,心不由自主地一阵疼痛。

信息发出依然如故没有回应,逸风莫名的紧张起来,该不该报警呢?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可是仅凭这样一条信息就报警会不会有点荒唐呢逸风在脑海中纠结。

群里面依旧一片混乱,猜测的,调侃的,出主意的什么都有。很快十多分钟过去了,还是报警吧逸风终于下定决心。

就在逸风准备拨打110的时候,雨薇发来一条信息我没事了,谢谢你,晚安逸风终于松了口气,悬着的心总算着了地。

逸风在群里面发布信息,告诉大家雨薇已经没事了,关掉准备睡觉。

凌晨的夜,依旧如水般平静。此刻的逸风却心潮起伏,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心口依稀隐隐作痛,不知不觉眼角已经些许湿润。

二 往事如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有不愿向人倾吐的往事,因为那是埋藏在心底的痛楚,回忆一次,痛苦一次。有些伤痕,表面上已经痊愈,心里却依然会疼;有些往事,似乎已经云淡风轻,然而已经深入骨髓,不经意让人想起如饮砒霜 ,痛彻心扉却又欲罢不能。逸风的思绪一下子拉回到十年前。

十年前逸风从部队转业回到家乡,分配到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工作稳定了,年纪也不小了,父母开始托亲朋好友为儿子张罗对象了。

经人介绍逸风认识了在一家酒业公司做的美女芷若。两人都被对方出众的气质吸引,几乎是一见钟情。

逸风1米78的个头,轮廓清晰的五官 ,结实匀称的身材,那种部队里面千锤百炼出来的强健体魄让逸风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阳刚之气。

芷若也是典型的江南佳丽。瓜子脸,柳叶眉,一双灵动的丹凤眼 ,小巧玲珑的鼻子,凹凸有致的身材。连女人都羡慕嫉妒上天怎么如此眷恋这姑娘,把美好的东西全给了她。

两个人走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对金童玉女。恋爱是甜蜜的,帅哥美女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如影随形,总是有说不尽的情话,走不完的林荫小路。两人认识不到两个月就已经情难自禁,如胶似漆的粘在一起了。

恋爱的升级自然是谈婚论嫁了,当逸风带芷若见家长的时候出了点小意外。逸风的父母倒是对芷若非常满意。只是逸风七十多岁的爷爷看了芷若却直摇头。芷若走后,爷爷对逸风说:孩子,这女孩眼带桃花,那是对爱情不贞的相貌,而且这女孩大拇指弯曲得异常,是个好的相啊!热恋中的逸风那里听得进这些似乎迷信的话,他知道芷若喜欢和同事朋友玩玩小麻将,说到那是天远地远了。逸风没有在意,更加不会出言顶撞爷爷,含含糊糊地敷衍了爷爷几句话就找机会开溜了。

很快,逸风和芷若在亲友们热烈的祝福中举办了非常体面的婚礼,婚后的生活平静而甜蜜。

一年之后逸风和芷若有了爱情的结晶,他(她)们的宝贝儿子童童顺利地来到了他们的世界。初为人父母的逸风和芷若忙得一塌糊涂不亦乐乎,但是那种幸福喜悦是溢于言表的。生活似乎总是甜蜜得触手可及,让人羡慕得加上嫉妒。

有了童童后芷若辞职在家带孩子,一直到童童两岁多上幼儿园了才轻松一点。两年多来,芷若一直尽职尽责地做着一个贤妻良母该做的一切。为了营造这个的家,芷若牺牲的自己的事业,这常常让逸风深感愧疚,逸风总是下班按时回家,帮着做些家务,当然最开心的是和芷若一起陪着童童玩耍了。

童童上幼儿园后,芷若的时间就空闲了。芷若开始找工作,奈何总是找不到满意的工作。

小区门口有个麻将馆,老板娘是芷若娘家的邻居。那老板娘看见芷若总是热情地招呼,笑容满面地邀请芷若到店里喝喝茶聊聊天。盛情难却,加上又是娘家的人,芷若便去麻将馆坐了几回。有时遇到麻将馆三缺一,经不住老板再三劝说恳求,芷若便陪着打了两回麻将,两回都手气好,轻松的赢了几百块钱。

晚上芷若向逸风报喜时,逸风也没有在意,觉得妻子没事闲着打打小麻将也好,可以打发时间打发寂寞。甚至周末芷若接到老板娘邀请电话后推说家里有事时,逸风还主动对芷若说童童有他带着要芷若安心去玩牌。

也许是逸风的纵容让芷若深藏在骨子里的赌性被激活,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一段时间过后,逸风发现芷若在麻将馆的时间越来越多了,家里越来越乱了,有时候逸风下班回家了童童还没有接回来。逸风去幼儿园接童童时,童童一个人在那里哭,逸风心疼了。

一直和芷若相敬如宾的逸风终于忍不住了,第一次对妻子发了脾气。之后芷若略有收敛,然而一段时间后又变本加厉。逸风发现芷若打牌的地点已经不在小区门口的麻将馆了,有时候甚至电话都不接了。逸风开始担忧了…

三 忍无可忍

逸风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赌让芷若彻底的变了一个人,她不再恋家,甚至连童童都不再关心,对逸风的好言相劝更是置若罔闻。更过份的是芷若开始彻夜不归,而电话总是无法接通。

当心急如焚的逸风通过战友的门道在一家地下找到芷若时,芷若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正熟练地打着麻将。这还是那个温柔体贴的芷若吗?逸风惊讶地发现麻将桌上看不到零钱全是清一色的百元大钞,而芷若身后站着一个衣着光鲜尖嘴猴腮身上带着几分邪气的后生,那后生从逸风进来就用那种轻蔑不屑的眼神打量着逸风。逸风冷静地看着芷若打完一盘麻将,平静的把芷若喊到地下外面,不由分说地把芷若拉回了家。

回家后,芷若并没有丝毫的悔过之心,反而气焰嚣张的对逸风说:我花自己的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要你管。忍无可忍的逸风第一次打了心爱的女人一个耳光。芷若捂着脸摔门而出,逸风透过阳台看到下面芷若坐上一辆早已在楼下等候的别克车扬长而去。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逸风脑海里一闪而过这个女人不止赌这么简单了,她可能已经出轨了。”逸风心里一惊,后背已经冷汗直流,天啊!怎么会这样!”…

第二天,逸风接到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我是大江,芷若现在是我的女人了,她爱的是我,你们离婚吧…

这个犹如惊天霹雳的电话让逸风一时手足无措,虽然早有预感,但是逸风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军人的素养让逸风很快冷静下来,对方既然如此嚣张地找上门来,虽然看上去有点荒唐,但是对方肯定是有恃无恐,吃定他了。逸风一边思索一边回答对方:你是不是喝醉酒打错电话了?

我非常清醒,那天我们在已经见过面了,你有时间我们现在就可以见面好好谈谈。对方居然嚣张地要见面谈!

可以!时间地点!逸风从牙缝里蹦出了几个字。虽然明知道是鸿门宴,但是不去赴约还是个男人么?

下午两点,名典咖啡,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逸风很快通过战友了解到,那个大江是市某副局长的亲弟弟,倚仗着他这把强劲有力的保护伞,在L市开了几个游戏厅和地下,还兼放高利贷。这家伙手下养着一帮马仔,在L市横行霸道为非作歹为所欲为。

逸风暗暗心惊,他清楚地知道这次去赴约意味着什么。逸风冷静地给父亲打了电话,说晚上有个应酬不能去接童童,让父亲去接一下童童,叮嘱父亲好好照顾母亲爷爷(逸风母亲身体不太好)匆匆挂了电话单身赴约去了。

下午两点,名典咖啡厅,逸风如约而至。大江和一帮马仔早已在一个包厢等候,其中一个马仔头目假装跟逸风亲热的拥抱,顺势摸索逸风有没有带家伙,在确定逸风身无寸铁后向大江点点头退到一边。大江挥挥手让马仔们退出包厢,服务员进来询问需要什么茶水饮料,逸风毫不客气地要了一箱啤酒。大江似乎觉得不能在逸风面前示弱也要了一箱啤酒。两个情敌像老朋友一样吹起了啤酒,逸风一边喝酒一边不动声色地听大江讲他和芷若的故事。大江讲他如何在对芷若一见倾心,之后如何对芷若穷追不舍,大江明知道芷若有老公有孩子,却死心踏地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芷若。后来芷若几次输光了带来的赌资,大江总是毫不犹豫地借钱给她…逸风感到心口一阵阵恶心。大江最后一句话让逸风彻底愤怒了:我虽然没有结过婚,身边却从来不缺女人,但是和芷若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以前我从来不知道居然可以让人如此欲仙醉生梦死……

畜牲!逸风大吼一声,随手抄起桌上两个啤酒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狠狠地朝大江头上砸去。随着玻璃清脆的破裂声,沉浸在兴奋中的大江惨叫一声,应声倒地。

龙隐原创小说《笼中鸟》(图2)

四 锒铛入狱

外面的马仔听到惨叫蜂拥而至,只看见满手是血的逸风,手握两个没有瓶底的啤酒瓶,一副不要命的神情无所畏惧地站在那里,而平时趾高气扬的大江倒在满是玻璃碎片的地上像狗一样抱着头呻吟。一个马仔拿着砍刀冲了上去,逸风掠身避开,随即一个扫堂腿把那马仔踢到在地。马仔一看逸风那敏捷的身手,早已没有了平日里气焰嚣张那股狠劲,毕竟横的怕不要命的。马仔们手慌脚乱地抬着大江往外面跑,不知是咖啡厅的服务员还是马仔打了120和110。几分钟后救护车警车呼啸而至。逸风丢掉啤酒瓶,从容不迫地上了警车。

灯光昏暗的110留置室里面冰冷潮湿。此刻的逸风早已心如死灰,他知道得罪的是什么主,更是早有耳闻监子里是怎样对待刚进去的犯人,何况被他开瓢的还是副局长的亲弟弟。逸风不知道等待他的是怎样惨烈的报复,但是逸风无所畏惧,当一个人心里充满了仇恨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无比强大甚至无坚不摧的。此刻的逸风心里面只有恨!无穷无尽的恨!

逸风没有想到来110临时留置室探望他的是那个他恨之入骨的女人,其实想想也对,他那无权无势的亲人又有什么办法什么能力这个时候来看他呢?

芷若羞愧躲闪的神情证实了她与大江已经苟合的事实。这个女许还有一点良知,她告诉逸风大江头上缝了十三针,幸好只是皮外伤,住几天院就会好了。她恳求大江放过逸风,大江答应只要逸风同意马上离婚就不再追究逸风的刑事。

逸风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芷若一眼,此刻的芷若在他看来就是那沾了鸡屎的残花,令人恶心。当芷若厚颜无耻地说出:逸风,原谅我吧,算我对不起你。大江是真的爱我,只有大江才能给我想要的生活…”逸风从鼻子里狠狠地哼出一个字:滚!”转过身去,他不想让芷若看到他心如刀割的痛苦表情。

芷若心底冒出一股莫名的寒意,惊惶失措准备落荒而逃。这时从逸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明天去!芷若没有一点惊喜,掩面啜泣而去。

在110临时留置室的那个夜晚,逸风目光空洞望着对面的墙壁,内心疼痛得浑身一阵阵抽搐,眼泪不受控制地哗哗直流。男人可以不哭,但是不能控制在黑暗中流泪。此刻,他多么希望有警察对他严刑拷打,有里的小混混对他拳打脚踢,他一定会一声不吭咬牙挺住的,也许肉体上的痛楚会让心里的痛苦好过一点。但是一切风平浪静,平静得让逸风有点窒息…

第二天早上八点,逸风被释放出来。一夜之间,逸风憔悴了许多,竟然平添了几缕白发。他直接去了,芷若已经在门口等候,两人相对无语形同陌路。逸风再也不愿意多看芷若一眼,他毫不犹豫地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按完手印,拿着绿本本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这个坚强的汉子回家后彻彻底底冲洗个干净,蒙头大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依旧像往常一样上班去了。悲哀莫过于心死,置之死地后才能够,逸风选择积极地面对生活,因为他有童童和父母,还有爷爷。失去了爱情,他还有亲情,他必须把痛苦深藏,他必须坚强的活着,因为他知道,只有幸福快乐的活着,才是对背叛他的人最好的报复。

在爱情的词典里,永远没有公平可言,当你的爱给错了对象时,你付出的爱越多,所承受的伤痛也就越多。

五 可怜之人

芷若跟着大江的生活并没有快活多久。大江的占有欲特别强,芷若的一举一动都要在他的掌控之内,特别是与异性交往。一次芷若去参加同学的生日聚会,吃完饭去KTV唱歌。由于芷若的手机放在包包里,KTV声音嘈杂,大江打了几个电话芷若都没有听到,当一个男同学开车把芷若送到家门口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大江拿着一根木棒发疯似的冲了过来,先是对着车子一阵狂砸,一瞬间,汽车的几块玻璃被砸个稀烂。大江还不解恨,一只手把早已吓得呆若木鸡的男同学拉下车来,随后疯狂地一阵棒打,可怜的男同学那见过这样的阵仗,一个劲地磕头求饶。当芷若缓过神来拉大江时,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芷若脸上,臭,偷完人还有脸让奸夫送你回来啊!大江恶狠狠地骂道。芷若彻底的懵了。在芷若苦苦哀求声泪俱下的解释下,大江才让那男同学诚惶诚恐地开着那残破不堪的烂车落荒而逃。

从此,芷若的噩梦开始了。大江经常在外面喝得醉醺醺的回家,这家伙喝醉后就要找芷若发泄,就连芷若也不放过,芷若稍有不从便拳脚相向。每次都是霸王硬上弓,的大江喜欢看到芷若在他身下挣扎流血…

都说三十岁是女人的分水岭,芷若的花容月貌开始悄然失色。大江渐渐对芷若的身体失去了,他曾经痴迷的是芷若那优雅迷人的身体,可如今这身体已渐渐失去了润泽。很快,大江在外面有了新欢,开始夜不归宿。但是的大江并没有放过芷若,他每次都会在芷若的时候回家,疯狂地发泄他的。在一次大江发泄完后,芷若痛哭流涕地跪在大江面前哀求:大江,放过我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大江一把扯住芷若的头发,随后几个狠狠的耳光抽在芷若脸上,想甩掉我大江?找死吧你!你生是我大江的人,死是我大江的鬼!”大江丢下狠话扬长而去。

芷若瘫坐在阳台上,悔恨的泪水哗哗直流。这样痛苦的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难道就是抛夫弃子的报应么?芷若看着以前家的方向,她此刻是多么想念童童和逸风还有那个曾经幸福的家,而这美好的一切已经亲手毁在她的手上。这叫自作孽不可活啊!芷若喃喃自语:再见了,童童,再见了,逸风!…

芷若给逸风发了一条信息:逸风,我对不起你,今生今世已无脸见你。大江是个狂,我现在每天都受尽折磨生不如死,我知道这就是我抛夫弃子的报应。我已生无可恋,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童童。我给童童买的新书包里面有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二十万块钱,密码是童童的生日。好好把童童抚养长大,拜托了,逸风!来生再见!

收到信息的逸风百感交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按理说背叛他的人终于遭到报应他应该高兴啊,为什么他高兴不起来呢?天性淳朴善良的逸风立马想到的是怎样解救芷若,他拨通了芷若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他按了免提让童童不停地喊妈妈,电话那头芷若失声痛哭。逸风对着电话平静地说:这世上所有的苦难都是暂时的,生命的终结只能延续痛苦的蔓延,难道你忍心让你年迈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么?难道你忍心让幼小的童童这么小就要承受失去母亲的痛苦么?

逸风,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人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活着,也不是为了某个人某段情而活着,不开心时多想想疼爱你的父母,活泼可爱的孩子和身边那些关心你的朋友,生活原本就是酸甜苦辣多滋多味,请好好珍惜你的家人和朋友,还有生命。

多么朴实无华的话语,多么淳朴善良的男人啊!自己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呢?逸风的话让芷若的心里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内疚和悔恨,也让芷若重新有了活下去的勇气。芷若早已泣不成声,迈向鬼门关的那只脚终于收了回来。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让一个背叛自己的人内疚一辈子更好的报复呢?宽容与善良有时候是无坚不摧的利器,这种力量震撼人的灵魂,让很多人对人生重新有了认识,更有了积极生活的勇气。如果逸风选择了继续仇恨与冷默,此刻的芷若也许已经香消玉殒,那么内疚一辈子的人会不会是逸风呢?

人的一生总会把自己装进一个个牢笼,欲望是牢笼,仇恨是牢笼,贪婪是牢笼……而挣脱牢笼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放下放下欲望,放下仇恨,放下贪婪…大道至简,然而这世上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呢?

一个月后,L市爆出一个特大新闻:大江的嫂子还有大江的涉黑团伙一夜之间全部锒铛入狱。原来市纪委书记收到一封匿名举报信,举报大江的嫂子是L市最大的地下,其弟大江是L市最大的组织头目。随后警方从大江的家里搜出几百万赃款,从大江涉黑团伙住所搜查出仿五四手枪两只,砍刀十几把,并搜出大量,冰毒。人赃并获,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大家也许会猜测那封匿名信是芷若写的,那就大错特错了,在这个处处都是隐性规则的世道,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能量呢?市井流传着这样的小道:人事变动,老局长很快就要退休,最有机会升任局长的就是大江的和另外一位副局长。大江的落马后,那位副局长顺利升任了局长。现在大家不难猜出那封匿名信出自谁的手笔了吧。

芷若被传讯过去配合做了几次材料,她无意中从给她做材料的女警察那里证实了她一直藏在心里的疑惑:原来那几次赌得大也输得惨的赌局都是大江安排的局,而她失身给大江那晚之所以晕晕乎乎也是大江在她的茶水里放了安眠药。芷若在失声痛哭…

芷若给逸风打了个电话,告诉逸风她现在只想离开这座伤心的城市,她要逸风找个好女人一起好好照顾童童,她要去深圳投奔她的同学。逸风挂上电话后脑海里一片空白,他能够说什么呢?他能够做什么呢?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的懦弱…

龙隐原创小说《笼中鸟》(图3)

六 逸风的艳遇

逸风的邻居老张喜欢种花养鸟,每天早上天一亮鸟儿们便欢快地歌唱,百灵鸟的声音清扬婉约,金丝雀的声音清脆绵长,鹩哥的声音浑厚嘹亮。

逸风总是在一片鸟语花香中醒来,他喜欢隔着阳台逗鹩哥说话,老张的鹩哥可以说四句话老板您好”恭喜发财”欢迎光临”谢谢老板”逸风看着老张养的鸟一只只毛光鲜亮精神抖擞,他在想这些鸟儿是快乐的还是不快乐呢?千百年来笼中鸟就是没有自由不快乐的代名词,但是没有生活保障没有安全感的自由就真的可以快乐么?而人们一直追求的幸福不就是一个安全安逸的家和丰衣足食的生活么?而笼中的鸟儿过的就是安全安逸和丰衣足食的生活呀。

逸风不经意想起了雨薇,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呢?

没想到雨薇主动发信息找逸风聊天。雨薇向逸风请教一些骑行方面的经验与技巧,逸风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随着聊天气氛的融洽,他俩聊天的范围从看书聊到旅行,从聊到生活。。两人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无所不谈了。最后,当逸风问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时,雨薇巧妙的避开了这个话题真挚地回信息给逸风:逸风,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明天中午我请你到你单位附近的雅阁茶餐吧吃饭,我们不见不散。有美女主动请吃饭,逸风心里思量不好拒绝,想着到时自己主动把单买了就是,因此顺手回个信息就同意了。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雅阁茶餐吧,逸风如约而至。雨薇早已在一个靠窗口的卡座等候。见到雨薇逸风不觉眼前一亮,雨薇一头乌黑靓丽的披肩黑发,浅蓝色的韩版时尚风衣搭配浅色的丝袜和浅黄色的长筒靴子,活脱脱的一个韩国美女就在眼前。这么一个时尚漂亮的美女坐在面前让逸风显得有点拘谨,而雨薇身上散发的香水味更让逸风浑身有点不自在,他不喜欢香水味。雨薇感觉到了逸风的不适应,微笑着对逸风说:怎么啦恩公,没见过美女啊。”对着逸风咯咯的笑。美女见过不少,这么美丽动人倒是不多见。”逸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气氛一下子轻松许多,两人开着玩笑,午餐在无拘无束的友好氛围进行着,之后,逸风拗不过雨薇真诚与执着还是让雨薇买了单。

逸风下午继续去单位上班,他今天不经意发现雨薇与芷若都有一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他想起了爷爷的话。自古以来就有红颜薄命的说法,哎!也许大多数美女都有桃花眼吧。从雨薇那一身名牌来看 ,肯定是个非常有钱人家的女人,这么一个养尊处优的女人怎么会想着自杀呢?逸风感到非常好奇。这时雨薇给逸风发来信息,约逸风晚饭后去公园爬山。逸风晚上一般不是骑车就是爬山,所以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逸风住的小区离公园大概有三公里,逸风从家里徒步半个小时后到达公园门口。雨薇已经在公园门口等候,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初夏的黄昏,晚饭后爬山的人特别多,逸风和雨薇选择了人比较少的小路上山。小路很逼仄有很多地方只能一个人通过,雨薇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走着,逸风若即若离地在后面跟着。这样的情景曾经那样的熟悉,以前芷若和逸风走这条小路的时候,走到不能并排走的路段时芷若总是会撒娇让逸风背她,当逸风背着芷若累得汗流浃背时,芷若总是大呼猪八戒背媳妇咯,笑得花枝乱颤,笑得逸风一脸尴尬却幸福满满。而今这一切早已物是人非,逸风心里泛起略许伤感。

当逸风和雨薇爬到山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他们俯视山下这座美丽的城市,看华灯初上,看万家灯火,看繁华似锦,这座熟悉的城市高楼越来越多,霓虹灯也越来越靓丽多彩,逸风却感觉这座城市越来越遥远越来越陌生了。当一个城市从简单变得复杂,从贫乏变得繁华,居住在这个城市的人欲望逐渐膨胀,贪婪逐渐苏醒,物欲横流充斥着一切,礼义廉耻道德规范已经越来越模糊而遥远。一座城市被欲望与贪婪的牢笼包围着,牢笼里面的人在美丽与丑恶,善诚与谎言中徘徊挣扎。

山顶有个避风雨的亭子,搭亭子的材料和桌子凳子都是几个六七十岁的老人一手一脚搬上来的。亭子里面有个给游人免费看经文的柜子,逸风周末没事的时候就上来看看经文,他喜欢这份淡雅娴静,他读经文从没想到要做方外之人,他只是想让日渐浮躁的心慢慢归于平淡。

山顶的风格外凉爽,运动后的雨薇微微出汗后感觉有些微凉,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逸风赶紧把自己的休闲外套脱下给雨薇披上。逸风想起有个叫龙隐的家伙说过的一句话:一切给情人以外的异性披上外衣的行为都是耍流氓,而且是耍高级流氓。”这句话似乎很有道理,男人最容易感动女人的几个经典动作中,这个比较绅士的动作绝对可以进入前三名,女往往在这一瞬间最容易动情。月光如水夜阑人静,此刻的雨薇正一脸迷离深情款款的望着逸风:逸风,抱抱我…”雨薇低呤。此情此景此佳人就在眼前,逸风情不自禁地揽雨薇入怀……

逸风,我漂亮么?

漂亮

那你为什么不吻我呢?雨薇呢喃细语。这时 月亮娇羞的躲进云层里,要不然逸风肯定能够看见她脸上的潮红。

我…面对如此裸的表白,逸风的男性荷尔蒙快速上升,心跳急剧加速。

雨薇在逸风怀中不安份的蠕动,并腾出两只手揽住逸风的脖子,两只妩媚的眼睛迷离地望着逸风,这时月儿调皮地从云层里钻了出来。逸风…雨薇深情地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呼吸在加速。

如此煽情的夜色,如此动人的尤物近在咫尺,逸风再也把持不住,不由自主的俯身下去。当四片火热的唇完全的粘合在一起的时候,逸风感觉雨薇一阵轻微的痉挛,随后便主动伸出舌头激烈的回应着逸风的热吻,干柴烈火正在燃烧…

当逸风的手触及雨薇坚挺饱满的ru房时,雨薇一声娇吟,本能地握住逸风不安份的手。 逸风,喜欢我么?雨薇痴痴的问逸风。

嗯,喜欢逸风早已迷失在温香软玉里。

逸风,我爱你,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你了。”雨薇含情脉脉地看着逸风,用细若蚊呐的声音对逸风轻诉:逸风,让我做你的女人好么…”

半小时后,逸风与雨薇已经在山下一家幽静的家庭旅馆的房间里面赤诚相对……(此处省略500字)逸风最后猛烈地冲刺更是让雨薇声浪迭起欲仙,终于灿烂之极归于平淡。两人早已大汗淋漓却依旧紧紧缠绵环抱,久久不愿分开…

谢谢你逸风,你让我又重新做了一回女人。

怎么啦雨薇?逸风一脸迷惑不解的看着怀中楚楚动人的雨薇。

逸风,如果我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你还会爱我么。

怎么这么说。

逸风,下次有机会我会毫无隐瞒地把我的事全部告诉你。”雨薇看了一下手机,有点慌乱地说:逸风,我现在要回家了。”雨薇依依不舍地看着逸风,随后转身消失在夜色里。逸风一脸迷雾,好一个神秘的女人!想着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艳遇,逸风仿佛还在梦中,他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感觉还疼,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七 笼中之鸟

接连几天,雨薇好像坐上马航MH370人间蒸发了。逸风发信息给她如石沉大海,打她电话总是占线,逸风终于知道雨薇是故意躲着他了,她的手机肯定把他的手机号设置了黑名单。他现在才发现对雨薇根本一无所知,她的家庭情况?她是否已婚?她住在那里?甚至她的名字都有可能不是真的,逸风在心里呼唤:最亲密的陌生人,你在哪里?你难道不知道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么?然而雨薇却没有任何回音。逸风心焦如焚但是除了等待他毫无办法。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煎熬后,逸风终于明白也许有的人在我们生命中出现,只是为了给我们上一堂生动深刻的课,转身离开,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就当那只是一场梦吧!梦醒人已散,生活还得继续。

童童惹了个不小的祸。隔壁老张的孙子伟伟与童童是同学,周末的时候伟伟喊童童去他爷爷家里玩。童童跟伟伟说鸟儿关在笼子里肯定会想,结果两个小家伙一商量把老张的鸟笼全部打开,把老张的鸟儿全给放飞了。这些鸟儿可是老张的心肝宝贝啊,等老张发现后急得直跺脚 ,气得拿起鸡毛掸子追着伟伟打,吓得伟伟与童童赶紧逃跑到童童家里。逸风 问清楚事情来龙去脉后,没有过多的责怪童童。当听到童童说鸟儿想妈妈了时,逸风鼻子一酸,他知道童童更想妈妈,他知道自己再怎么尽心尽责也代替不了那份独一无二的母爱。每次童童哭着闹着要时候,逸风总对童童说妈妈在很远的地方上班,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看童童的。自从芷若离开后,这几年总有身边的亲朋好友热心的给逸风介绍对象,逸风都婉言谢绝了,他担心童童受委屈。

当逸风赶到老张家时,老张还在闷闷不乐,这些鸟儿可是他的命根子啊,老伴走了之后,儿女长年不在身边,只有这些鸟儿才是他的寄托他的伴儿啊。看着空空的鸟笼,老张气得捶胸顿足,垂头丧气地站在阳台木讷的看着远方。逸风一时也不知所措,除了赔礼道歉外他甚至连安慰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老张看到了逸风的难堪,苦笑着对逸风说:都说验证一样东西是不是真的属于自己,就是把它放出去看它能不能自己再回来,今天就验证一下吧。小孩子不懂事,不要责怪他哦。多好的邻居啊!逸风心里一热,感激地点了点头。

真的有鸟儿飞回来了,最先回来的是那只会说四句话的鹩哥,老张养它最久也感情最深。老张脸上的阴云渐渐散去,越来越多的鸟儿飞回来了,到傍晚时风,只有一只百灵鸟和一只刚养不久的竹鸡没有回来。老张又乐呵呵的笑了,他隔着阳台对逸风说:你看你看,这不都回来了么,呵呵。”逸风微微一笑,心里庆幸老张的宝贝鸟儿失而复得,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看着这些可爱的鸟儿,逸风思索着安逸稳定的生活是不是本身就是牢笼呢?就像那些回来的鸟儿,它们为了安逸稳定锦衣玉食的生活甘心情愿放弃自由”回到鸟笼里面,这是幸还是不幸呢?想想自己不也是一样么?这么多年一直在单位混着,与那些笼中的鸟儿又有什么区别呢?

雨薇再次出现已是半个月后了,她约逸风见面的地方就在城郊的一个宾馆。当逸风见到雨薇时,眼前的可人儿没有想象中那么憔悴,反而比以前更加容光焕发。此时再多责怪与疑问都显得多余,雨薇那火热的香吻与八爪鱼般的身体像波涛一样汹涌而来,逸风只能使出浑身解数全力以赴地招架,一时间房间里春光无限,激情澎湃…当两个人精疲力尽地躺在一起时,整个安静下来了。

逸风,我想抽支烟可以么?

逸风好像记得那个叫龙隐好像说过:抽烟的女人有两种,一种是在社会上混的;另外一种是受过情伤的。雨薇属于那一种呢? 逸风给雨薇点燃了香烟,雨薇深吸了一口,熟练地吐了几个烟圈,动作十分优雅。抽烟的女人都有故事,也许她吸的是烟,吐出来的却是忧郁和寂寞……

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芷若

芷若,香草名。在《史记·一一七·司马相如传·子虚赋》中有记载。

雨薇

雨薇,女,北京人,模特、演员,代表作品有《刁蛮公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