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

日期:2020-05-24 09:15:5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66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1)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2)

潇湘瘦竹

莫问红尘情何物,直教人生死缠绵。莫问潇湘斑妃泪,泪尽思难断。巫山云,楚江孤,君王恩宠,何时践我娥皇女英。春宵短,秋夜长,彻夜难眠,惟恨清夜凄凉。

病潇湘,泪不断,梦里依稀病魂索,说什么离恨天,苦绛珠,痴心何忍诉。你倾尽甘霖雨露,延命复苏。这恩,倒教我如何回报?

且随君去吧,降凡尘,哪管千红一窟,万艳同杯。惜韶华易逝,知音难求。抚琴一曲向君诉,共读西厢,那个呆张生,痴莺莺,竟不如小娇红别样乖巧。我这隔墙听曲,你个借扇抒情,怎瞒过情天恨海。

情难灭,欲难消。一片春心待酒浇,竹影空瘦,芭蕉垂泪。春雨零落通宵,玉帘内,如何安眠?

说甚么瑶池仙草,因缘相续,叹什么红颜命薄,玉殒香消。我自去,别不下潇湘馆舍,满庭竹雨又惊风。教人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时。那哥儿,却是裙钗知己,粉黛蓝颜。

瘦竹可知思情切,幸得伴蕉兰海棠。红尘本无恨,奈何明月来相扰。看那芍药香梨,陌头杨柳。莫折枝空留,爱也罢,恨也罢,且随它去。看那碧池荷下,红鲤青鸾,戏水鸳鸯。独倚斜栏,远方道,浮云生,马蹄声声,或恐是情郎。

也拟泛舟碧水随君去,也拟听风吟唱度长秋。草肥原是春雨润,竹瘦岂因秋风劲。草本无心人自扰,花本多情蝶自来。竹有清节节节虚怀,梅有傲骨骨骨峥嵘。横笛竖箫,管传清越之音,鼓瑟吹笙,何达流水之意?

避居清世,尚喜可携竹笠翁,歌晋魏之风雅,品竹林之趣味,亦可流觞曲水,对月咏怀。羡阮氏之白眼,叹桑扈之裸行。沐林下之清风,饮醴泉之清水。但可舒啸乎山中,不惧世俗之臧否。亦可乐也。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3)

清风弄竹(散文)

但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遍观中国古人的雅癖,真是不一而足。有的梅妻鹤子,有的松风竹韵,有的植桂种兰,有的结篱种菊,有的挖塘种荷。培植一方小小的天地,可观书,可羿棋,可抚琴,可作画,可聚贤,可饮酒,可烹茗,可结社。成痴成趣,别有一种风雅。

自然也有闲云野鹤之流,云游四海,观山阅水,独揽旅行之欢。亦有弃尘世之繁嚣,择深山而栖之,仿首阳之处士,绝周粟而善终。

大凡世人,置身于红尘之间,或为物驭,或为情困。终其一身,苦不堪言。追名逐利,苟苟营营,不知脱身而求逍遥。外物之腐浊,世之滋垢,侵蚀入体,绝精神而耗元气,终日郁郁寡欢,唉声叹气,或抒怀才不遇之情怀,或发生不逢时之感慨。以致怨天尤人,抱恨终生。离忧而终,令人感喟。

便羡君子远凡尘而通自然,心荡荡而少悲戚。奈何有浊世狂流,绝雅士之情趣,毁君子之相道。时如恶疽,人有反常,便有佯狂披发之士,裸行弃世之人。

病入膏肓之世,便多丧廉无耻之人,邪恶奸佞之徒,汹汹然,绝世之清明,遂成恶逆之风。圣人若出,便可沐浴清化,涤荡浊恶,绝魑魅之横行,还乾坤之清朗。否则,天狗食日,雾霾弥天,污垢,国运难振。

惜我非经纶之人,无周公管仲之才,亦无诸葛之志。更无“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之雄心。才疏而不志大,甘居偏隅陋巷,了此一生,随草木而适春秋,若孑孓而度短世,敛迹藏形,追求本真,涤心荡气,以求本善。

亦慕世之雅者,操琴曲而歌,抱清风而眠。古寺深山赏梅雪,高山流水觅知音。山光悦鸟性,琴瑟识良友。弄竹伴松风,清居观幽月。偃仰啸歌,读几卷闲书,自得其乐而已。

每当夜栖山村,人静之时,细听山风过清庭,竹传秋韵,芭蕉滴雨。而小溪幽涧,却有潺潺流水,渐入清梦。思慈祖当日留下的横披“竹雨谈诗”而今音容宛去,不免嘘叹。造化无情难永笃,唯有篁竹寄相思。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4)

逝水无痕

关于水,不知为何总会与愁相。也许是昔日文人的过渡渲染吧,谁抽刀断水,举杯浇愁,谁叹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几许愁,还有谁面对浩浩江流叹惜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

逝水无痕,又是一个伤感的网名,虽然她不乏诗意。但给我的感觉仍是沉甸甸的,我觉得一个女孩的名子应该阳光一点,一个忧伤的名字,总是横在心灵中的暗影。

沧海横流,数不尽的人物在眼前流逝。最荡气回肠的莫过于杨慎的那首《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那些鲜活的历史人物,曾经如此清晰地活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我不知道,在如此柔靡的心里,会对英雄充满仰慕。

成长,有时真不一定是好事,有时不如保持着年少和童真,那种不沾世俗的纯美,就像是从原始森林中出涧的清泉。可是一旦参杂了世俗风雨,那水便免不了恶浊了。望着那些穿过城市流入江海的泛着泡沫和腥臭的水,有时哽咽无语,心如刀绞。

情如水,意迷朦。有一个经典的情节深深地烙在我心里。我相信看过《红楼梦》的文学爱好者都会熟悉黛玉葬花的故事。面对朵朵飘落红尘的桃蕊,她小心地拾掇着每一朵枯零的花瓣。那泣血的残红又何曾不是她心魂的结痂。不可放纵,任凭她逐水流逝,倒不如寻找一处温暖的泥土供她栖息。

何须再叹“花飞花谢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无法挽留。其实何需挽留,春去秋来,花开花落。随性的人不愁风雨,却偏偏不少多情浪子,总是又愁风雨又愁残月。在颓废派的心里,永远是找不到一种完美无缺的事,春日百花繁盛,却伤残花落蕊。夏日娇荷妩媚,却憾暑气逼人。秋日丹桂飘香,却叹败柳衰蝉,冬日梅傲霜枝,却恨时暮岁残。

逝水无痕,无法在微澜里投下永恒,又何须怅然对着落日长亭,秋院梧桐。题笺作画,盈樽酹月。

作了好梦如何?让水泠泠地流,像赏六弦琴一般。让蜂蝶在花间自在飞舞,不再唠扰。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5)

曾思踏浪惜无痕

文字若不关情,似乎了无趣味。有些文字本身就藏有玄机,一个字便映透世间冷暖,人世沧桑。仓颉造字,一定演驿了许多传奇史话。奈何我过于肤浅,无法深味。

踏浪无痕,这四字能诱我走向那一种空间呢。一个生性恐高又恐水的人,对浪必然会心生抵触。我只有羡慕哪些鱼一样的人,在大风大浪里悠游自得。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踏浪乘风,怀鲲鹏之远志,若能抟扶摇而上九云空,俯瞰尘世与邀游苍穹,定是人生最为快意之事。然而对于一个才疏力浅之人,怀抱如此之梦想是一种残忍。年少时乘长风破浪的憧憬,读李白的直挂云帆济沧海的雄心,似乎也在几十年的风雨中消蚀殆尽。

一个已经习惯了在狭隘的山野里觅食的人,他也许并不了解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舞台有多大,并不能决定心有多大。好高骛远,眼高手低,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成败。一切都似乎在无声的告诫着我,还是缩手认命吧,不是水手,不要去惊涛骇浪,不是弄潮儿,何必去搏击风浪。我不是海燕,我无法穿越云空,去风暴。也许,我的生活里本来就没有诗与远方,可为何却不忍心抛锚?

我到底有些伤怀于芸芸众生了。孑子蝇虫,朝菌蟪蛄,鹊雀蜘蛛,此世间之微弱者,纵行于世,轻若无物,静而无形,岂若鸾鸟巨鹏,犀牛猛狮,长鲸巨鳄?行而有声,势可惊人。故而反思再三,心有所悟。夫人之一生,各安天命,顺达于世而矣,岂能逆天悖命,枉费心机?

如此思之,便心怀坦然,不以戚戚之心而妒他人之成,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合抱之木,生于毫末。若人生本属草命,便无须怀鲤跃龙门之志,做真我又有何悔。纵腾跃于九尺高处,又何羡乎那云雀高飞?

岁月静好,我便安然。逝水无痕,何堪九转迴肠,空劳悲切。江河之水,亦曾澎湃汹涌,终汇入五洋之中,弭而无形。但随造化而矣,何必忽悲忽欢,徒添懊恼?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6)

似水柔情眉宇间

只是一抹缥缈的云,突然就扎进我的心间,总是,在幽幽的人世间行走,渴望一种出尘的情感以慰孤寂的心灵。永是饥渴的眼晴,看不厌的二月桃红六月清荷,赏不完的明月清风,我已经无法从陷入的红尘之网中挣脱。渴望那一缕缕春风涤净旧岁里的凄凉,渴望那丝丝松风灯韵荡去满心的疲倦。

我爱你,真的,就像蝶恋花一般的痴情,我爱你,就像

阳春三月烂漫的山花。我爱你,就像星辰迷恋深邃的夜空。

我已经腐烂的肉体,会肥沃情的荒草,像夸父一样,会构筑一个全新的情感世间。

我也许会化作一条涓涓小流,流淌在你干燥的土地,或许会化作冬青永伴在娇红的身边。

我已经无法支配这遍体鳞伤的情感,泛滥的情蛊,总在吞噬着日渐枯瘦的心灵。无数辈的情感基因在我身上肆虐。仿佛一股巨大的漩流裹挟着我。问天下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我的情脉已冲破了帝王与平民的结界,向着更可怕的空间扩散。我的爱也突破了两性的禁区,向着更广泛的万物渗透。

突然我就绝望了,为自己的无能为力和极度贪婪。我惋惜人世过于短促,世间美好的东西太多,你永远来不及去爱,有些东西失去太快,你来不及去珍惜。青春,友谊,恋情,亲情,山水,名画,旋律,在你还不知道去珍爱时,一切都变成过眼烟云。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技。我不知道早已临近岁暮,是否还能拥抱即逝的残红。用无数的忏悔,也挽不回年少的轻狂。

许多不曾表白的东西,就让历史去涤荡吧,既然无法重新拾掇,又何必触伤驿动的心灵。何必再提沈园旧情,毁了旧情痴,空嗟怨。山盟犹在,婉儿难见。

谁道柔情似水,望断天涯之雁。看尘世分分合合,灞桥柳渡。因何误,看王嫱飞燕皆黄土,伤心了沉鱼谁曾顾。长生殿叹曾经结连理树,而今寂寞宫廷,绵绵恨意何从诉?泪眼问娇容,今宵清风又弄竹,月满西楼,一曲琴箫为君抚。倒落得牵肠挂肚。时空错,纵是相思终难顾,笺中文字枕中清梦,寒瘦了朝朝暮暮。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7)

感谢踏浪无痕兄精心营造的桃花源,在这里,汇聚了一批大江南北的文字写手,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也感谢清风弄竹君的邀请,我倒像那个武陵的捕鱼人,缘溪行,忘路之远近,终觅得一处远离尘世喧嚣的胜境。

拜读了踏浪兄的几个贴子,心生崇敬。散赀财而为文学,为弘道中国传统文化,这是多么崇高的心理境界。踏浪兄浸染着传统的华夏文明,学识素养如此渊博,足可做一个儒雅多趣的人。古人说独乐不如众乐,说的就是那些善于的人。

我羡慕一个能把事业,家庭和业余生活经营得如此成功的人。踏浪兄应属这类人。文如其人,透过踏浪的诗情画意的诗词散文,不难看出他豪爽旷达的个性。

我想踏浪之名或许源出他的《读〈倾世的温柔〉有感》吧。因为内中有一句“踏浪无痕挥翰墨,星高月朗满庭芳”这是一种极为复杂的统一,豪放中不乏细腻,放达中蕴含婉约。定是一番儒将风雅,想公瑾当年纵横捭阖,运筹帷幄。

家有小乔,琴歌雅意,饮酒舞乐,当是别有滋味。而踏浪父女间的文字交流,也是一幅无家庭风情画。好个苏胖胖,好个苏小小。虽说常闻人有夸代之鸿沟,而这父女间的文字竟像是小儿女间的情话,温婉中不会淘气,戏谑中饱寓深情。读之感喟,心中盈泪。心中唯有千千结,祝福你,一个虽异地分离,却如此心心相系的好家庭。

古语常曰凤栖梧桐,惟饮竹露。踏浪兄构此桃源,心醉其间,让多少孤鸾寂凤,慕而停栖,共聆瑶池仙曲,锦衣霓裳,同奏清弦雅乐,笑傲江湖。何必再听广陵曲,偕君共登凤凰台。江水浩浩观洞庭之美景,尘世缈缈登岳楼而遐观。流水无痕思子期之雅赏,恨伯牙之碎琴。便知三生有畔,方得同舟共济,纵天涯远隔,亦可得牵绕之情怀。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8)

在这个静静的深夜

光阴在记忆的青石板,折叠起一丝。我总想触摸记忆中的紫藤,还有你笑靥如花的灿烂。没有一丝迹象,你不经意的回眸,会击中一个情荒中的边缘浪子。情的岐枝已悄然萌生,像挣脱缆绳的离舟,你是否感觉到潮的起伏,要带走曾搁浅在彼此中的梦。明明受了伤,却要装作一脸的释然。想着老歌德的浪漫,他那般荒唐,连宵的梦里,我驱不离他的影子,不该来的都来了,红尘里多情的帝王与王子,那些该死的传奇,再度引发搁置已久的情困。

二静夜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隔着天河的相思,却维系着朝朝暮暮。情空里,忽然飞过一只可怕的紫燕,声声呢喃,复苏着一段枯竭的春梦。我生君未生,我老君未老。恨红尘空误,误尽了明月清风。断桥风雨,恋恋五百年前缘,山中书房,可演驿人仙间的绸缪。你可是我今生的狐?

问天下情为何物,无形无色,却教人宽了衣带,瘦了肌颜。世间最远的距离,不再是隔着天河两岸,而是彼此相交,却日日擦肩而过。这可恨的小兽,从我梦里逡巡而过,却留下两道永不消逝的蹄痕。我终于拾起搁置已久的笔,去延续年少时的梦。

紫藤下,是否还回味你青春的梦。你激活了我创作的源,而我却必须和隐藏起长出的胚芽。好想与你红玉与绛雪的浪漫,可我却无法成为那棵冬青树。

畸恋的芽儿无法掐去,就任由她疯长。任由她像紫藤和葡萄,铺满梦中的架子。谁在我梦中遗落了一颗浪漫的种子,孕生出半世的荒唐。遮遮掩掩的文字,无法涤尽世俗的腥味。我像是困在樊笼里的巨兽,挣不破俗世里的尘网。今生错,来生缘。襄王徒憾巫山雨,却见楚云飞。荆门遗恨灞桥伤,说不尽的汉未央。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9)

家乡的枫叶红了

霜降过了,家乡的枫叶红了。关于枫叶,我似乎无话可说,关于红,也一时找不到话题。只有家乡,似乎才是永不枯竭的话题。在城市化的进程中,有许多被剪断的乡愁,幸得我的家乡远离了城市,所以尽管也受到一些,但还不至于支离破碎。只要乐意去回眸,还会有鳞片似的回忆可以冲击驿动的心灵。

说到家乡,最多的字眼是“愁”只要你的脚步离开了家乡,愁就接踵而至。这和你文化程度关系不大,和你是否多情有关。八十年代以前,一方水土系住了一方人,管你老少中青,都耕耘在生你养你的那片土地。要不是求学之故,很少人会抛家别舍,远离父母亲人,外出闯荡。几乎农村人都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虽说贫窘,但似手家家都可共享天伦。老人儿孙绕膝,犹可含饴弄孙。虽说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相当贫乏,但幸福指数不低。

只是那个时候,农村的生活很淳朴,丝毫也不浪漫。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耕耘在家乡的农田里。春日播种,夏日锄草施肥,遇上双抢,月光下还得拔秧种稻,这叫抢种抢收。

在我幼稚的心田里,我以为农人的一生无非就是这样度过,土地,庄稼,年复一年的播种和收获,就慢慢老去。就像家乡的红枫一样有规律。每年春日之时,光秃秃的枝干上开始长出嫩叶。

夏天,树叶渐渐的茂盛,树荫如盖,很多经受不了伏日的炎热的农人,便躲在树荫之下乘凉。这时,喝过了几年墨水,能看懂一些评书的人就趁着闲暇讲讲故事。什么关云长千里走单骑,什么薛仁贵征东,说唐,杨家将,这些故事就成了唯一的精神享受。我从小喜欢看,也许与那段历史不无关系。

每到深秋,满垄的稻田都收割完了。满坪都晒着金黄的稻谷和大豆,夕阳下的村庄便成了写意山水画。那柔柔的光泽投射在谷坪上,投射在经霜的红枫树上。光着小脚孩童在树边追逐,那种童趣的影子却永远挥之不去。

八十年代中期,土地对人的牵制力越来越弱,许多年轻人终于摆脱了一亩三分地。或远或近,加入了打工一族,家乡的枫树也越来越孤独。虽仍有小孩还围着她转,虽仍有些蹒跚的脚步,不时地从枫树边走过,但消除不了老枫树的失落。流年似水,昔日的那些打场的青年人,如今都迈过了花甲古稀之龄,昔日的小屁孩也渐入知命,而晒谷坪边的那棵红枫,不知是否会感觉到自己的苍老。

王维的《山中》有“荆溪白石出,山路红叶稀”的诗句;白朴的《秋思》有“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感谢诗人们在我心中构画了无数美图,教人心醉,让人神往。

咀嚼经典里的红枫,禁不住也心旌荡漾了。不揣冒昧也打油遣兴,“莫愁秋后无风景,红叶经霜更胜花。炊烟袅袅升腾处,夕照斜晖是我家”涓涓细水自东流,庭院西风日渐稠。红叶犹稀秋色老,何须提笔漫说愁?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10)

又见檀河

听说家乡已有人写了《檀河旧事》我非常郁闷,为何我一念初萌,就有人走在前头。一条小小的河流,能够负载多少故事呢?我想弃笔,但又割舍不下心中的依恋。幸好,我还没机会先看他的作品,要不我的《檀河》免不了被他的思绪左右,你吹你的号,我哼我的调吧。

夕阳照在经秋的菖蒲叶子上,横跨檀河岸的数百年的石拱桥下,清粼粼的水映衬着天空的碧蓝,一些小鱼惬意的在檀河嬉游,桥面上走过的憧憧人影似乎没有惊扰到它们。三百多年过去了,檀河之水早已不是昔日的水,走在拱桥上的脚步也不是昔人的脚步,但石拱桥却依旧是那座桥,不少慕名而来的人追寻着名人的脚印,一次次走过檀河精舍旧址前方的小桥。

三百年的风雨洗不净刻在檀河历史上的烙印吧。魏禧,魏礼,彭士望,曾异撰,刘鳌石,仿佛可以看见这些昔日檀河精舍主人的故交的背影,一次又一次的走过。

据说刘鳌石第一次来泉上时,苦于找不到行踪不定的李世熊。脑洞大开的刘鳌石趁着没人,在拱桥上屙了一泡屎。当即被人发现并斥责,你这后生看起来斯斯文文,不知道屎是臭的吗,怎敢毫无廉耻的在桥上撒野。那个人不慌不忙地说。我只知道泉上只有元仲子知道屎是香是臭,难道泉上人都知道屎的味道吗?当即,好事者找来了李世熊,要教训这个不知廉耻的青年人。李世熊微微一笑,他知道这青年人定有来头,要么来寻衅滋事,要么定有所图。所谓贤人不法常可,不按常规出牌,说的就是这个理吧。

刘鳌石见一伙人攘着一位须发的长者匆匆而来,当那群人来到面前时,他倒身便拜,莫非尊驾便是李元仲先生,请原谅小辈以如此反常方式得以见识尊颜。李元仲把青年人引进家门,一席长谈,对刘鳌石极为赏识。而刘与李元仲交谈后,更是心悦诚服,以后便有了一生追随李元仲,生而为李守陵,死而与李结伴的文坛佳话。

再次走过檀河,是因为大田文联的颜主席一行人专程到元仲故里探访。有幸相陪,一起走过了几个与李公晚年息息相关的地点。有落发为僧的普光寺,有著书立说的阳迟山和檀河精舍。一个真正的文人,从举手投足中不谁看出他对李公的敬仰和虔诚。何须山水证前缘,明月清风自在心。

伫足在檀河桥上,看着西去的檀河之水,有时不觉也感慨万千。拱桥下的水域,多少年多少代来,村妇在此浣洗衣物,农夫在此河濯足洗浴,儿童在此嬉游戏水。而今,明月犹是当年明月,拱桥依旧为昔日石桥。唯有过往行人,早已嬗递更换。世易时移,不可阻遏。怪不得孔夫子会叹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

昔日李公隐于檀河之地,潜心著述。遍读屈韩骚文,苦研经史,博通万物。又搏得远近学者厚重,往来交会,络绎不绝。其功勋之著岂无知妄达者能非议,谓宁邑可传世者首推黄恭懋,次为伊秉绶,而李公之辈,竟沦为再次矣。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11)

暮秋之声

田间,稻子已收割完毕,未曾翻过的稻田里,枯草芜杂。纵使是多情的人,也无法生出多少诗意来。曾经为稻田写过的赞美诗似乎渐渐遗忘。油油的稻苗,沉沉的稻穗。或是苍翠的稻浪,金黄的稻谷,在萧瑟的西风里早已定格成过往的歌谣。

然而,对于从泥土里饱食的庄稼人来说,这些田地永远是最美的诗篇。他们年复一年在这里播下希望的种子,耕耘着希望的土地,以获取生存必须品。他们的魂灵也紧紧地系在这土地上,守候着孤独,守候着希望。

对于土地的感情,也许只有农人才会有深切的感受。我记得在我读过的文本里有过很经典的一句话—“几千年披枷带锁的土地”我也想起了重耳亡命的故事。在一些人眼里,土地是用来奴役人民,掠夺财富的工具。

剥夺了土地,就剥夺了生存权利。百姓是国家的根本,土地是人民的根本。所谓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只有百姓安定了社稷才安稳,所以国泰民安的逻辑关系似乎更趋于条件关系,更合理的提法应该是民安国泰。当然,这只是一孔之见。也许也可以互为条件。家是国的最小细胞,保证千家万户的和谐安宁也就保证了国的长治久安。

当一个诗人去诅咒土地,或怀念土地时,土地一定发生的问题。被摩天大楼和工业区挤压的田地,日渐干瘪,曾经盛产稻谷和疏菜的田地,生长出了许多大厦高楼。无数人蜗居在狭小空间,作着富贵之梦,而梦里不再有粮食的芳香。

我不想写土地的诗篇,不是因为我不爱这片土地。我也想成为一只青鸟,让我的肢体和羽毛腐烂在这片土地上。然而我的笔太沉重,我的眼大昏浊,我怕笔力太弱,写不了完美的赞歌。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12)

购书记

常卷玉帘非望月,却邀和畅共读书。无意中得此两句,正可作为本文的引子。曾读葛兆光文字“夜深还照读书窗”不觉为夜读者折服,在浮躁之季,非功利之心,遣性读书,以为遣兴。若夫为干名禄,秉承治国齐家治天下之大任,或为民族之复兴,中华之崛起而读,其志如鲲鹏,确令人敬仰。然吾本庸人,非有圣人之志,且甘于平庸,购置闲书,只为遣兴而已。年少读书,且为稻梁之谋,故而皓首穷经,心无旁鹜,冀学有所成。奈何天赋异禀,各人不同,过于自惭,反倒无益。且顺应命运,自适而已。中年读书,亦难得干预名禄,且为名显而读,沦为书奴,亦可悲也。

然,吾自幼始便沦为书虫,观合意之书,纵节衣断食,亦得逞心愿。是故,有枕不离书之趣,寂寞之时心难静,犹抱闲书独自眠。幼观早学扫盲之书,言“书报为良友,学问自然有,泉水挑不尽,知识学不完。”非羡有学问之人,独领书中之趣。久之,竟为书痴矣。每入市,可不逛公园码头,超市名胜,唯独不可弃入书店。常因囊中羞涩,为价钱所困,必待机重返,得书而去。卅年之前逛书店,见红楼系列,早已蠢蠢欲动,终因囊中之故,忍痛作罢。今偶上网,觅得此书,乃不假思索,慷慨解囊。欲穷余生之光阴,读完逞心之作。

尝自揣此生之好,一好杯中物,一好枕边书,一好镜中红颜。奈何酒遣柔肠人易醉,花容月貌不堪怜。情多空令颜枯槁,残云落雁恨难言。莫问花事如何好,春桃谢后又夏莲。而今回眸观塘影,唯有衰草独留连。梦里何曾寻佳偶,黄梁美梦乐开颜。书中不见颜如玉,何教玉女共枕眠。花间痴痴情无恨,一曲长歌作笑谈。西厢何故听琴曲,徒恨重逢在沈园。牡丹亭里又相羡,杨柳岸边月已残。马嵬坡下遗长恨,灞陵桥上泪涟涟。问君千古谁情种,尽入大虚伴花仙。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13)

烟雨红尘

你告诉我,你是一个生长在海边的女子,喜爱唐诗宋韵,一个充满灵气的女孩。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一个生长在山里的汉子,也喜欢唐风宋韵,但却是个朴拙无华的男人。我们能否走在一起,山是我的源流,海是我的归宿,你会否收容一个飘流瓶。如果红尘不曾错过,你会欣赏地打开我的飘流瓶,去医治我这颗流浪的心吗?或许,你会亳不犹豫地任这颗漂流瓶从身边飘过,仿佛不曾进入你的眼眸,或许你会打开看看,重新把我掷回海面。你依旧在捕捞,捕捞你的纳兰容若,你的仓央加措,你的徐志摩,你的普希金和拜伦。你是否注意了瓶中的含情脉脉?

烟雨红尘,红尘烟雨。你是神女峰的迷雾,还是江南的杏花烟雨。你从海滨走过,身后的滩头留下你细长的背景,你的秀发,在微微的海风里飘扬。仿佛成了海的女儿,面前的海上,千帆竞发,百舸争流,数不清的渔舟又将抛锚起程。

你咏雨咏月,你咏花咏情。你也许不知在你的远方,会有一个痴心汉子,在静静聆听,仿佛桃源间的那对吟唱的兄妹,多想向你传递红尘里的信息。

你别说而今花盛了,何处觅林君?难道这段红尘路,你依旧形单影只。真的不忍读你的文字,纵有怜情哪个知?怎堪又到暮春时。落香满地难拈起,一片残红一片思。望君总在梦醒时,几向清辉暗自痴。不忍再吟盈缺事,霜飞焚尽素心诗。

这花,这月,这每一个字,无不传递着红尘里的伤痛,像滴滴泣血的桃红,流进远方浪子的心中。

多想送你一笺文字,我只题写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今夜霜风渐老,我不堪以自己的憔悴,去安抚一颗的心。烟雨红尘,只想为你唱一首歌。潮起潮落,只为思君故。月晕月暗,只恐天将暮。鸿雁孤飞,不知经行处。梦醒梦惊,依旧泪如注。抚弦轻吟,相思天涯路。醉酒吟风,却道佳期误。灞桥相别,谁把佳人误?马崽坡下,零落泪如雨。帝后恩宠,不及卢家妇,红尘恩爱,曾教月仙妒。

情太长,文字太短。不读江城子,不读钗头凤。就那曲一剪梅,鹊桥仙,枉教多少痴情人迷失津渡。说什么曾经沧海,除却巫山,兰舟已发楚江暮,从别后,良辰虚设,唯纵酒,不言秋,别谈心绪。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14)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15)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16)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17)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18)

一次又一次的走过,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图19)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诗意

诗的意境;给人以美感或有强烈的抒情意味。

走过

《走过》是歌手辛晓琪演唱的一首情歌,收录在专辑《味道》中,专辑1994年发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