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战,歌,原创故事系列三

日期:2020-05-30 09:39:3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81

女人花,玻璃心,一束一世光。愿以手中笔,留住千世情。

战,歌,原创故事系列三(图1)

战歌

毕业在即,若干份简历像煮开的面汤上飞速坠下的削面一一出落,毫无章法,抱头鼠窜,齐男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有些茫然。

离开关中大平原的乡村已经四个年头了,农家的父母老态已显,刀刻斧斫的黄土汉子背已微驼,齐男自幼怕他,秦岭古脉里涌动的血热了不知多少汉子,汉子眼里便还是企及渴望的男儿身。齐男不是,于是,姐弟间所有的不是被她用膝盖涂满在门前廊下,于是,她小小的身体包揽了白天夜里的所有活计…还好,父母尚识得读书的好处,知道她是个苗子,用尽办法送她进了镇里最好的学校,也是自己争气,成绩一路拔尖,在老师的建议下,母亲又让她转入了县里最好的学校读书,离开乡镇走进县城,最终又走进了这所著名学府。

四年里看过了千年文明的古都在慢慢绽放的生机,来处齐男便不想回了,齐男就像母亲地里的玉米直直地窜,不知风雨,不知疲倦,只牛劲地长。她想去看看更高的天空,却不知道哪里是适合她生长的土壤。

战,歌,原创故事系列三(图2)

一个激灵,齐男抓起打印好的简历,认真收了,沿着春天里的新绿快步走向长廊,今天有一些单位来校园招聘,再不去,怕是要晚了。春风拂面,阳光正好,欣欣之色正浓,齐男的长发被风儿微扬,眼睛里是闪烁的光泽,齐男暗想,必须祝福自己相亲成功!

嗨,齐男,听说有个学校校长亲自来招人,帅的不得了,好像是从前商务参赞的位置上退下来的,有没有兴趣看看去。”小不点大声招呼齐男,一双手还没等齐男回答就抓过来拉着往前跑起来,齐男笑着说:你这是选美呢还是找工作啊,算了,反正我也一头雾水,去看看就是了。”

谁也不曾想到十分钟前还迷茫的她,十分钟后被眼前这位1米80身高的男人折服,齐男不懂参赞是什么意思,却看得到这是一位有梦想的儒雅之士,齐男于是将未来的画卷铺展就此点上了浓墨的一点,饱含汁水,饱含青春所有励志的梦想,这一点离开学府的距离遥远,一北一南,这是玉米杆上又一个秸秆的起点。

辞别,隆隆地火车高昂着战歌,没有太多的眷恋,她注定是黄土地上的一支秸秆,梦想掩盖了所有,当南方湿润的空气浸润鼻腔的那一刻,她的心是有些慌乱害怕的,陌生的一切,陌生的开始,那滴浓墨微颤着氤氲。外教协调,外事辅助安排,齐男虽然失望于偏安一隅的工作单位没有丝毫繁华盛景,却欣喜校长地信任,时光推移,外事任务齐男已得心应手。

闲暇之余,齐男喜欢听他在静逸的傍晚,夕阳随着他细长的手指滑过琴键,似河流缓缓,似大海奔腾,似云浪翻滚…他似乎有着魔法,能让齐男安静甜怡,齐男不曾见过如此的绅士,仰望间相错,不是正确的时间,相遇正确的人,齐男退缩了,花落处是齐男手里的剪刀留下的疤痕。逃避中乱入他怀,高傲的枝头被风霜洗劫,齐男用了三年的时间修补漏洞,不正确的时间,不正确的人,逃不掉的孽缘,狗血的剧情一个都不少,齐男不会忘记:没有亲人祝福的洞房,共同考入某学院心理研究硕士的自己放弃机会给他独自一人辛苦养家,他却有了借口丝毫不问冷暖,孩子更是无从过问,还有那冰窟一样寒冷的房间。

战,歌,原创故事系列三(图3)

战鼓是秦岭儿女的生命,齐男不喜欢戚戚哎哎,齐男选择离开,按下伤口总会结痂,净身离场的齐男看着年幼的女儿选择独自去广州打拼,将女儿留给了母亲。

飞机抵达广州,某拥有七架波音747的外资航空公司联合深航货运合资公司恰逢初成,拥有较好外语水平的齐男成功入局,这里百分之八十的飞行员均是外籍,她被安排商务电函,会议纪要,总长秘书,齐男庆幸薪资之高足以给女儿和当年的自己优厚的生活,可只是短短一个月,事实告诉她,这只是个美丽的毒馅饼,她不堪消受,黯然离场。

你可以选择沉溺,但生活从不会选择等待。

没有时间迟疑,齐男摸索着在大学旁边摆地摊,一个人去义乌进货,因为成本问题,只能卖些饰品之类的,聊以生计,女儿还在等着自己的钱,所以一刻也不能停。一边紧锣密鼓地参加面试应聘。机缘巧合一家香港老板开的私立小学,薪资尚可,一番适应后正值暑假。

齐男思念女儿,于是将女儿接来宿舍,好母女相聚,也好让母亲休息下。这是一幢老式教职工宿舍楼,她的宿舍在最高的五层走廊底,公用卫生间在隔壁。就是这点便利,却带来惊天噩耗,女儿去卫生间,就没有跟着,狂风细雨嘭地一声打紧了房门,似是预警,一声惊呼立刻响彻院子,当齐男狂奔到楼下时,雨水裹着湿漉漉的小小身体卷曲在操场的草坪上,齐男哆嗦着奔向女儿,当小小的生命顽强地抬起头叫了一声妈妈,我疼…..齐男不敢看女儿头侧近在咫尺的基建水泥块,齐男只想感谢上苍护佑,誓余生永为善行。

齐男用尽这一年来积蓄下的所有倾囊而出,女儿付出的是手骨多处骨折,耻骨骨裂,以此大事告知其父,竟然没有任何唏嘘探望之意。齐男放下电话,眼中噙满了泪,终有柔软碎裂般疼痛。

战,歌,原创故事系列三(图4)

齐男爱女儿,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登录当时最火的baby网站,有说文字也是心灵的窗户,她的执着坚韧,踏实和努力便藏在字里行间,独自抚养女儿的人生让她俘获了一群人,以此圈地,近2000位妈妈在此共鸣,齐男感受到了孤独以外的力量。

为了女儿获得更好的教育,齐男果断辞职去更好的区域打拼,恰逢此地私立学校校长欣赏,开拓做了相关音乐沙龙,音乐茶座项目,深得大家喜欢。这一年,秸秆上正悄悄孕育着一颗新芽,她还浑然不觉。她是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人的后代,耕织桑种,俯首挥汗,却不知感动了友人,一扇门悄悄打开。学校所在地是各类大牌成衣加工厂,沙龙的朋友看到知性稳重的她便介绍她认识了女装部的主管。

齐男认准了便会迅速转换角色,同年,齐男辞职,开了她的第一家店,手头不宽裕的她凭借诚恳与努力,被厂家同意以信用取货,而妈妈群里也有不少纷纷支持,这样齐男顺利转型。

但是,要想在零售取胜,却远没有齐男想象中那么简单,经营一段时间后,齐男巧遇另一品牌工厂负责人拿到一批正品退单在她平时的取货点代销,齐男便动心铺货40多件,新接触是需要付费提货的, 当全部售罄后,接到买家反馈比对非正品依据,齐男瞬间蒙圈,40多件,一万多,对于刚起步的她而言,无疑是天大的数字,退回工厂是不可能的,如果不解决亦是不可能的。齐男选择了咬牙无理由退回所有货款,那一个月,齐男是吃泡面过日子的。然而,祸兮福所倚,自此,齐男竖起了诚信的牌子,买家纷纷倒戈向齐。

战,歌,原创故事系列三(图5)

齐男为了增加品种,增加利润,电线杆上工厂的招聘广告都可以成为她的切入口,周边所有工厂的门卫都被她感动,自爆负责人给她,她便一层层抽茧剥丝找到根源,那几年的时间里,早起开着车送女儿去邻区的私立学校,一整天所有的时间用来跑工厂,跟单,找货源, 晚上接回女儿,上网卖货,认识到零售的局限,她转而发展团购,生意越做越火,月额破万,再破十万,鼎盛期突破月售三十多万,你无法想象小小的屏幕后面只有一个她,窗寒灶冷,孤灯独影,却依然灼灼其华。

原以为,她对自己已有所交代,不曾想,一纸香港大学人文学院的研究生录取书摆在桌前,为了多年前错过的研究生深造机会,她不想缺失,风吹雨淋挡不住秸秆勃勃生机,听得见玉米粒成熟的膨胀,那便是战歌破茧而出的嘹亮。

研究生毕业的那一天,齐男笑了,笑的灿烂。

维多利亚港的夜风依旧暖,齐男站在江边的办公楼上,夜色旖旎,远远地望去,那里应该是她最初走来的方向,母亲地里的秸秆上不知道已经有了几颗成熟的玉米…

战,歌,原创故事系列三(图6)

后记

采访结束很久,我才写下,不是懈怠,只是想仔细斟酌,小心下笔。认识她是在香港,齐男(化名)微胖,一路热心为我们安排住宿,寻找美食,准备礼物。她不是个聪明外显的女孩子,却有处处可见的踏实努力,慧敏中置。遇见她,我总觉得遇见的是一股蓬勃的力量,让我想起荒原上无人伺弄的小草,任是穷风酣雨,它自生长。

最后奉上齐男女儿妞妞笔下的她,我在脉络中依稀看到了素铅里的依恋。

战,歌,原创故事系列三(图7)

采访:杜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女儿

女儿,是家庭中的成员,由父母所生的子女中的女性孩子,当然女儿也可能是继女,即是配偶与前妻、前夫或其他人所所生的女儿。一些父权社会中,女儿(尤其是已婚的)没有继承权,在出嫁后会被视为另一家庭的成员。在东亚传统一夫多妻家庭中,正妻所生之女儿为嫡女,妾所生的女儿为庶女。“千金”一词也有被用作对他人之女儿的客气称呼。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