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日期:2020-06-03 13:06:1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77

觅(图1)

曲曲屏山,融融水月。听山风、海涛,水声笑语,岩石点头,草花欢笑;看深碧的池水,嫩黄的叶子,晚晴的绿阴,朝雾的绿阴。红莲,树木,村舍,田陇… 层层叠叠的意象涨满你多情的眸子。

一只小鸟,声音里满含着清轻和美,唱的时候,好象“自然”也含笑着倾听一般。小孩用弹弓把它射得一翻身从树上跌下去,从此那歌声便消歇了。

为一只折足的蟋蟀流泪,为一只的黄雀呜咽,为一只被“虎儿”狗名捕食的小老鼠,竟隐痛了灵魂,“不容我不在纯洁的小朋友面前忏悔”

还记得那次与父亲的对话。你认为看灯塔是一种最伟大,最高尚,而最有诗意的生活;你赞美灯台守这个“光明的使者”他抛却“乐群”只知“敬业”你说你愿意为远航人“晚上举着火炬,登上天梯”“觉得有无上的倨傲和光荣”父亲赞道:“你若是男儿,是我的好儿子”父亲还说:“我忍心舍遣我惟一的弱女,到岛山上点起光明。”

你曾给母亲写信。“自然又是旧病了,这病是从母亲来的。我病中没有分毫不足,我只感谢上苍,使母亲和我的体质上,有这样不模糊的连结。血赤是我们的心,是我们的爱,我爱母亲,也并爱了我的病!”

我又听见你心底的一声呼喊:“母亲呵!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是我在无遮拦天空下的荫蔽?”

尤难忘的是苦雨孤灯之后,你看到并忆起的三幅清美的图画。

-----屋子里,别的东西,都隐在光云里,一片幽辉,这白衣的安琪儿,抱着花儿,扬着翅儿,向着我微微的笑。

-----一条很长的古道,驴脚下的兀自滑滑的泥,潺潺流动的田沟的水,弓儿 似的新月。不经意看见,道旁一个孩子,抱着花儿,赤着脚儿,正向我微微的笑。

-----茅檐下的雨水,一滴一滴的落到衣上来。土阶边的水泡,门前的麦垄和葡萄架子,都濯得新黄嫩绿。天晴了,月儿升出海面,猛然看见茅屋里的老妇人倚着门儿,抱着花儿,向着我微微的笑。

我又分明听到,一声声警语从你年轻的心底迸出。

-----世界上最难忘的是自然之美,…有人能增加些美到世上去,这人便是天之骄子。

-----嫩绿的芽儿,和青年说:“发展你自己!”

淡白的花儿,和青年说:“贡献你自己!”

深红的果儿,和青年说:“ 牺牲你自己!”

-----假如生命是无味的,我不要来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今生已是满足的了。

-----人的思想 可以超越到太空里去。

精美的文章,字字珠玑;纯洁的思想,爱意四溢。

我把虔诚的眼光,崇敬的心瓣,仰慕的细胞一并揉碎融在你纯美的文字里,思想里。

世上最美的是什么呢?自然是“冰心”__爱是世界、改造世界的最动人的力量!

景仰你,便让我景仰民进。

走进你,我便成为民进光荣的一员。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花儿

花儿,亦称少年,民歌中的一种,盛行在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省区,陕西宝鸡以西、四川若尔盖一带及西藏部分地区也有流传,是汉、回、东乡、保安、撒拉、土和部分藏、裕固等民族都喜爱的山歌。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