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母亲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

日期:2020-06-22 11:30:1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42

三十多年前的一个春末夏初的四月。在乡下,那个时候不算最忙的季节,但我的母亲仍然忙得不可开交。父亲在村里的小学当教师,很难抽得出时间来忙家里的事,三个都在上学,也谈不上能帮什么忙,而年龄最小的我反倒要母亲抽出一份精力来照看。因此,里里外外都是由母亲一个人起早摸黑地忙。我清楚地记得,每天当我从梦中醒来时,母亲已忙碌了好一阵子。

早饭以后,母亲还要去六七里外的殷家岭砍一大担柴回来。而不识时务的我总赖着跟她去。幸好,去殷家岭要经过父亲教书的小学,母亲就把我留在父亲那里,砍好柴后再到学校来接我一道回家。

母亲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图1)

山里的四月应是一年中最美的月份。那时候满山葱绿,映山红漫山遍野地燃烧着。但母亲没有心思去观赏那好看的风景。她只顾得上砍柴,一个人麻麻利利地砍,寂寂寞寞地砍。

那一天,母亲回来得比平时晚多了,一直等到最后一节课,门才被轻轻地打开,满面是汗的母亲捧着一大把兰草花进来了,顿时,房间弥漫着扑鼻的芬芳。在十几枝花中,母亲抽出了两三枝给我拿着,其余的那些,她找了个玻璃杯,倒上清水,细心地把花插在杯子里,又轻轻地放在父亲的办公桌上。等忙好了这一切,她才顾得上擦汗和倒杯水给自己喝。喝过水后,母亲就急忙催我回去,她回去后还要忙着做午饭呢。

就这样,母亲给父亲送了一次花,没有一句话,也没有面对面的温情脉脉。

母亲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图2)

我不知道父亲下课回来后,进入这飘满花香的房子时的具体感受如何,我也不知道母亲在寻采兰草花时是怎么想的,但我敢肯定,母亲在采花时,心中一定充满了少女般的喜悦和对父亲深深的爱意。母亲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或许从她嘴里,根本不曾吐出过“爱”这个字;母亲那时也有三十好几了,早已过了儿女情长的浪漫年龄,但我那忙忙碌碌的母亲却用心地做了那么一件如此浪漫的事,来表达她的不能用语言来表达出来的爱。

现在,当我写下这件事时,母亲已去世多年了。母亲的突然去世让父亲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总是沉浸在对母亲的回忆中,但年迈的父亲,会记起母亲送花给他的事吗?我不敢肯定,但父亲一定会反反复复地忆起他和母亲一起度过的那些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艰难而又幸福的时光,会忆起为我所不知的他们之间的一件件温暖动人的往事。

那么,这一件鲜花往事就让我来永远地记住吧!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延伸 · 推荐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她是一个平凡的家庭妇女,她有着许多家庭妇女的优点:朴素勤劳、勤俭节约、心灵手巧、吃苦耐劳。母亲出身于农村家庭,生活艰辛。小学三年级就被迫辍学,作为长女,回家帮手是她唯一的选择,所以注定了母亲...

一个大字不识的老头儿,根据段子咖选编

这天,新上任的县长到小吃摊吃早餐,刚找个板凳坐下,就听炸油条的胡老头一边忙活一边唠叨:“大家吃好喝好哦,城管要来撵摊儿,起码三天你们捞不着吃咱炸的油条了!”县长心里一惊:省卫生厅领导最近要来视察,昨天...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