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短篇小说,瘦小不堪的哑巴叔

日期:2020-07-10 23:40:0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05

短篇小说,瘦小不堪的哑巴叔(图1)

哑巴叔,是我儿时印象里最深刻的一个人,哑巴叔已故,可他的故事至今还在街里邻间说起!

哑巴叔,身材瘦小,眼睛也不大,但聪明的很,还写了一手好字。哑巴叔,并不是先天的失语,听母亲说,哑巴叔在咿呀学语时,都已经会喊娘了。自从窗台上掉到外面的地上,就不会说话了。村里孩子都喊他哑巴叔,我也一样,并且我们都不嫌弃他,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母亲告诉我们说,那是因为你哑巴叔面善和蔼,而且很安静,不到处哇哇啦啦的招人烦,很有礼貌!

小北风飕飕的从哑巴叔的脸上刮过,因为有酒垫底,哑巴叔并不感到冷,且十分舒适。大道两旁齐刷刷的白杨树,就如哑巴叔一样不会掩饰,光秃秃的杵在那。临近村子,太阳已经彻底沉没,大地陷入黑暗,在村子西头一个低矮的草房前,哑巴叔停下脚,眼睛里,闪出了亮意。哑巴叔推门进屋,灶台上凌乱不堪,门后两只大鹅见有人进来,扯着脖子嘎嘎两声,哑巴叔近前,哇哇的比划了一下,两只鹅见到了是哑巴叔,缩回伸长的脖子又趴回原地。哑巴叔开门进了里屋,屋内靠墙的两节红色大柜上,堆满了衣服,鞋袜,小米高粱,及瓶瓶罐罐一些杂物。火炕上并排躺着哑巴婶子和一对儿女。屋内充满着浑浊气味。但哑巴叔却说这就是家的味道。

哑巴叔身体往后一退,坐在炕沿上, 似乎觉得炕沿不够热,又往里挪了挪。此时躺在里面的哑巴婶子,睁开眼睛,看了看哑巴叔,那一张长满雀斑的脸,在灯光下,清晰可见,哑巴婶子,除了身体略显丰满外,总之,没有一处耐人看的地。据说,哑巴婶子是当年和哥嫂从外地逃荒到了我们村的,当时哑巴叔家的父辈在村子里还有点头脸的。哑巴婶子和哥嫂到了我们村,为了不受欺负,积极和哑巴叔家拉关系,甚至哑巴婶子的哥嫂主动提亲,把他妹妹下嫁给哑巴叔。哑巴叔一家当然高兴得不得了,当时一口许诺帮忙给他们一家在村里落户口。听说当时哑巴婶子得知,自己要嫁给一个哑巴,又哭又闹了一阵之后,也耐不过哥嫂劝说和当时的境况。哑巴叔一家不失承诺,真的给他们落了户,并且给哑巴叔举办了一个很像样的婚礼,购置了过日子的种种家当,婚后,哑巴叔凭着聪明肯干,学会了木匠的手艺,走西家进东家的给人做木工,由于哑巴叔干活实在,手艺又好,十里八村的人都对哑巴叔竖大拇指,夸赞哑巴叔能干厚道。哑巴叔在外从不乱花一分钱,干完活东家给的钱到家都如数交给哑巴婶子。

此时,哑巴婶子已经披衣爬起来,眯着一双鱼眼,呲着一口黄牙和哑巴叔比划了一下,哑巴叔明白,掏出口袋里的钱递给哑巴婶子。哑巴婶子接过钱,麻利的数完之后,塞在枕头下。一转身又躺下,闭上那双厚厚的鱼眼。这样的交接,对于哑巴叔来说,已成固定的模式。尽管哑巴婶子除了给孩子做做饭之外,其它一律不闻不问。但哑巴叔也觉得很幸福,至少他觉得自己挣来的钱,还有人给他管,帮他花,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对哑巴叔,对一个男人的一种肯定。虽然,哑巴叔家里长辈们没少告诫他,管管你的媳妇,这样下去不是什么好事,一个女人,整日东游西逛的不理家务,好吃懒做,实在不像话,可哑巴叔却咧着嘴,嘿嘿傻笑,比划着告诉大家,女人就要疼着,惯着!

屋檐下伸出来的烟囱,冒着浓烟,和哑巴婶子的牙一样焦黄。乌黑的焦油从烟囱边沿滴落下来,污染了地上的白雪。那年冬天,让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哑巴婶子和同村的一个光棍混到了一起,这个光棍姓李,是个屠夫,因他是一个瘸子,所以人都叫他李瘸子,他的嘴唇和腮帮子整天油光光的,从头顶一直亮到脚后跟,据说就是这种油光诱惑了馋嘴的哑巴婶子。自从李瘸子和哑巴婶子混到一起后,就大摇大摆的住到了哑巴叔家,并眼露凶光到处扬言,如果哑巴叔敢管此事,他就把哑巴婶子领走,让哑巴叔和两个孩子一辈子也找不到。连着那几天晚上,村里人都能听见哑巴叔在村后的小树林里哇啦哇啦的大叫,那声音就像李瘸子刀下垂死的猪一样绝望嚎叫。母亲摇头叹息说;你哑巴叔苦着呢,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啊。最后,哑巴叔为了一双儿女,竟然忍了。自此,哑巴叔就很少再回来,只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回来看看孩子,钱还是如数交给哑巴婶子,就是希望哑巴婶子不要走,在家照看好两个孩子。

当噼啪的柴草声,在村巷里溅来溅去的进入细节燃烧,当生活在日复一日中越煮越浓的时候。村里发生了性新闻,哑巴婶子竟然被李瘸子杀了,一连捅了三四刀,就死在哑巴叔家门口,说是肠子都出来了。李瘸子杀完人就去投案自首了,法医把哑巴婶子的尸体也运走了。村头巷尾,大家议论纷纷,算算哑巴婶子和李瘸子也过了有八九年的光景,大概是哑巴婶子腻烦了和李瘸子的油光日子,又和邻村的一个男的勾搭上,整日不着家。为此惹怒了李瘸子,一气之下杀了哑巴婶子。哑巴叔闻讯回来时,哑巴婶子的尸体已经被法医解剖的七零八碎,母亲说,这是你哑巴婶子自己造的孽,死了死了连个囫囵尸首都没剩下。瘦小不堪的哑巴叔,由村里人陪着拉回了哑巴婶子的尸体,大家帮忙安置了后事。这件事过后,哑巴叔更加苍老木讷,和大家比划沟通的时候更少。

多年之后,当我再次回到村里的时候,在大街上,意外的看见了哑巴叔,他正蜷缩在街角里给人修鞋,一双手已经分辨不出模样,黑乎乎油啧啧的。一件满身污垢的青黑色上衣,胸前的扣子已经掉了两个,但缝扣子的线头还在。一头花白稀少的头发在我眼前东摇西晃,还沾了着一些草屑。看样子,哑巴叔至少要有一年没有剪头发了。哑巴叔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注视他,抬起头看了看我,并未认出我。哑巴叔浑浊的眼睛已经凹陷了下去,下巴上还生着一些黑白夹杂的胡须,一阵秋风吹过,一种凉意从外侵入我的心里,哑巴叔真的老了,而且老的让人可怜!

春天刚到,哑巴叔就中风了,来的很突然, 哑巴叔病倒在家里,无人照料,大家打电话给他的大女儿,大女儿没有回来,母亲说,这也是一个不经事的孩子,不尖不傻的,十七岁就跟人家走了,扔下哑巴叔不管。小儿子去省城打工,听说还有良心,回来照顾了哑巴叔一些日子。

哑巴叔,终于在炕上熬了一个月之后走了,母亲说,你哑巴叔走的很安详,一辈子没舒展的眉头开了,腰板也直了。那天我也去了,但是我没有进屋,一直在院子外站着,一想起哑巴婶子喷洒着黑色的血,死在那门口,胃里的食物就会生生的窜出来。 出殡,行礼那天,全村的人都来给哑巴叔送行。那天母亲一直说,你哑巴叔虽然不能开口说话,但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谁对他好。虽然孩子都不是很懂事,但却没让他们吃一点苦受一点罪,也尽到了一个父亲的。母亲接着又说,你说你哑巴叔忍气吞声这一辈子,图个啥,也不就是想要一个家吗?

我沉默,母亲也沉默,哑巴叔家的院子里,种了各类蔬菜瓜果的秧苗,微风拂过,猪圈墙根的哪株角瓜秧探起身子,我想,不出个把月,东山墙就会牵扯出整面的翠绿。

短篇小说,瘦小不堪的哑巴叔(图2)

喜欢

朗诵、写作、摄影、旅行

在一个北方的小城里居住

用爱好丰富内心

过着简单安静的日子

感恩生活

珍惜最美的遇见

相信宿命

只此一生,厚道相待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哑巴

哑巴,指不能说话的人,哑巴是由多基因遗传而成的。由于不能讲话,但仍能发出“abaaba”的叫声,古人就将那类人称作“aba”即哑巴,后来的“普通话”出现了音变,将“哑巴”读作“yǎbā。现今也带有侮辱,歧视之意。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