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相信爱情(散文)

日期:2020-08-01 18:17:1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91

相信爱情(散文)(图1)

相信爱情(散文)

◎吉米

我一直说服自己,不去找你。于是,我把自己锁在夜里。

夜是我的家。

我独自享受夜的孤独,吞噬一粒粒。孤独,是一条长长的温柔的绳索,随时会套住我瘦长的脖子,送我走向天堂。

我真想,走向这条不归路。这样,我可以不再想你,不再爱你。

明明知道,爱你,结不出硕果,我仍然做到不放弃。不放弃,因为爱情。我把心掏出来,虔诚地交给你。

我幻想过,幻想过我们今后像阳光灿烂的生活。我想,用我的下半生,好好陪你,一起开心,一起变老,快乐地走完我们幸福的一生。

好吗,让我用我的生命好好疼你、爱你?

我要,让你变成一朵美丽的鲜花,绽放在蓝天下!

最后,你还是走了,从我身边。

我噙满泪水,眼睁睁看你慢慢地跑出我的轨道。你说,不再爱我!

亲爱的,我那点做的不好,是因为我现在还不富有?你嫌我穷,我起早摸黑在努力工作,爬楼梯也要从最下面一阶一阶爬到山的顶峰。

你走了,我不怪你,说明我不优秀。要怪,只能怪我自己贫穷。

我的天空,从此不再出现一片蓝色。阳光沐浴我孤独的灵魂。我在夜里,看流星雨从东南方坠落。

爱你,爱得如此撕心裂肺的疼痛,爱得没有自信心,爱得失去了自我,像奴仆在他的主子面前,低垂着卑微的头颅。

我一直说服自己,离你远点,远点,再远点,越远越好。我控制不了自己感情的闸门,身不由己地向你靠近,因为我爱你。

你走后,我整夜睡不着,患上了重度忧郁症。忧郁,让我产生幻觉,整天泪眼巴巴,痛不欲生。

有一天,我跨上背包,走进山外的玉泉山。我整天与雪山、绵羊、小狗、小猫为伴。我重新拿起笔,写词,编曲,做音乐。我有爱的人了。

现在,我与你远隔千里:你在南方的城市,我在北方的深山。让你,在我的记忆中,慢慢淡去,化为远去的袅袅青烟。

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去找你,不再有一位痴情汉打扰你平静的生活,让我彻底在你心里死去。

我想,让我手中一束玟瑰花,慢慢枯萎,慢慢陪我一起老去,老去。

2018年4月15日写于广州寝室

相信爱情(散文)(图2)

你的眼睛(散文)

◎吉米

我想静下来,在这被雨水冲洗过的夜里。我想,让大脑变成一张雪白的纸,心归于平静。

不要让我,想起你。

我想睡,想睡。我合上眼睛,想过一会,一会儿走进甜美的梦乡。我想,熟睡了的时候,不再做梦,和你在一起的梦。如果非要做梦的话,我希望,我的梦像一张雪白的纸,醒来时,我忘了梦里的故事。

这样,等于我没做梦,没在梦里见到远方的你。

已有好些天,我失眠,睡不着觉。不管我采取怎样的催眠办法,进不了我梦的故乡。夜,把我搁置在无人的荒岛上。我面对大海,大声叫你,喊你,听到的是海的涛声。

我睡不着。我眼巴巴望夜,发呆,发傻。在这寂静的夜里,有一双忧愁的眼睛,离我二米地,冷冷地看我,目不转盯的。

这是你明亮的眼睛,我太熟悉了!

你冷冷的眼睛,带着冷冷的寒光,向我逼过来,逼的我一直往后退,没处可躲可藏,我忐忑不安迎上去。你冷如冰霜的眼睛,让我全身起鸡皮疙瘩。

你是一块冰,巨型的冰块。我把心掏出来,放在冰上,我焐不热。你是冰,一块我熔化不了的冰。

曾经,我去过你黑不溜秋的寒舍。你的寒舍,冷冷的,潮湿的,见不到阳光。

你穿了件过时的红棉袄,就像你冷冷的旧家具,发出冷冷的光芒。你除了上班,就宅在家里。我邀你去爬玉龙山,你说,不如在家看电视。你怕花钱,也怕我花钱。

你说,爸妈身体不好,弟妹上大学,每个月下来要花不少钱。

我想,帮你,帮你一起支撑你的家。你说,不用了。

我去过你家,吃过仅有的一餐午饭。你知道我要来,你在菜市场买来烧鸭、顺德大魚头,你独自一人吃过了三天的没吃完的咸菜烧肉。

于是,我花了200元买来时令的好菜,准备放进你的冰箱。打开冰箱,里面是黑的,发现你冰箱的电源,早已拔掉。

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你说起话来,冷冷的,冷的我不敢站在你面前,要把我推出你的世界。

最后,我们还是分手了。

我要走了,今夜坐火车,去一个你找不到我的地方。

你又怕我走,怕我割断情线,一走了之。

我看见的,你干涩的流不出泪水的眼睛里,是心酸,是痛苦,是哀求,是绝望…还有离别后伤心的话语。

你说,把能连接我们的信息通道都关了吧,我们从没相识、更没相爱过。我们只是一对路人。

你在南方,我在北方。

正如我,从来没踏进过南方,你也从来没踏进过北方。我们永远处在两条平行的跑道上。

我们分手,已有好几个月了。

我把对你的思念烧成灰烬。我要做的事,不爱你,也不恨你。

好吗,让我静下来,听窗外的雨声?我想,一边听雨中的《摇篮曲》一边进入我的梦乡。

但我,忘不了你美丽的大眼睛。你的会写情诗的眼睛,是那么迷人!

别在我孤独的夜里,冷冷地看我,我好怕。别在冬天,把我的心吹冷了,吹成一道道北极光。

我怕冷,怕冻,怕呆在冰川雪地上,傻傻地想你。

2018年1月22日写于广州

相信爱情(散文)(图3)

别哭,亲爱的(散文)

◎吉米

每年,清明节这一天,我独自带上祭品,来到你住的小屋。你住在青龙山的半山腰,山上种满参差不齐的松树,墓碑面朝东南方向。

这里,是我们陈家的祖坟山。你的小屋,座落在祖坟山的右边角,孤立地站在松树下,像在等谁。

秀,我来了。我来,看你!

我也在,等这一天。

亲爱的,我不哭!要哭,我不能在你面前哭。我含着泪,整个身子像是浮在空中,我轻地走在鹊桥上。

秀,秀,我来了,我从千里之外的广州来了!为了见你,我眼睛直直地盯着窗外,三十多小时没合上眼。

向青龙山出发,走近你住的小屋,不时,从你那里传来乌鸦的惊叫声,像一支嗖地一声划破大山的箭,落在我心上。是你的声音吗?你在叫我?

我知道,你一定在责怪我,责怪我怎么现在才来。

想想,你一住快16年了。

16年了,真快,像发生在昨天的故事,你清晰地婷婷玉立在我眼前,面带微笑,深情地望着我。我读懂你的眼神,你心里的文字,你的孤独,你的期盼。

每年的清明,我雷打不动,早早向公司请一星期的假期。这假期,是我放弃了休息日,一年中攒下的。

在网上,我早早订好从广州到山西晋城和山西晋城到广州来回的火车票。我盼星星盼月亮等这一天到来。你也在等我,等我和你在青龙山上相见。

别人说,你死了,你埋在青龙山上已有16年了。我不相信,你死了。你咋死了?你不是好好的,天天晚上陪我闹嗑,说话的人不是你吗?

我关上房门,在夜深人静,我倚在窗前,拿起手机,和远在家乡的你通电话,一说就二个多小时。

秀儿,亲爱的,你没死!告诉我,你没死,你还活着。你一直住在我身边,每天夜晚,共枕一个长长的双人枕头。

在梦里,我老梦见:天蒙蒙亮,我们戴上红领巾,背上书包,走十多里的山路,一起去镇上上学。

那年,我家穷,吃不饱,总感到肚子里空空的。你偷偷从家里多带上一、二个红薯,在小学的路上塞给我。

有时,你少带了,你把你的一半分给我。你掰下一半红薯(土豆)笑着说,吃吧!

吃吧,吃吧…

这声音,久久在我脑海里回响。

秀,你在哪里?我听见我说话吗?

别躲着我,秀,别让我在夜里漫无边际去找你。我找你好辛苦。

对不起,我找不到你!

秀儿,我买好火车票了,时间是4月1日早上9点03分的。

亲爱的,我不哭!快要见到你,我太激动了,激动得我管不住自己的泪。

秀,我心在跳舞,像在跳快三,我和你旋转在夜空中。星空里,有那么多双眼睛,看我们纵情地跳舞呢。

秀,你治病欠下的20万多元外债,我年前还清了。记得你说过的一句话,无债一身轻。现在,我可以大声说话,大声高歌,大声地一杯一杯喝酒。

亲爱的,我不哭!我要挺起胸,像男人一样活着。我不哭,亲爱的!

像往年一样,清明节这一天,我准时来到你住的小屋。我们一生中说的话,还没说完呢。

我有好多好多心里话,向你倾诉。别人说,无债一身轻。突然,我感到,心里空空的,有种失落感。欠债的时候,我心里的目标,拼命挣钱,还债。现在,我没债了,我没目标了。

秀,我这辈子,为你活着。你不再了,我生命中的金字塔了,夷为平地。来自心里的疲惫,像青藤一样,缠住了我。秀,我太累了,我想歇歇,坐在那里什么事也不想做。

在生,我们没拜过堂,没做过一天夫妻。好吗,让我来世做夫妻?秀,无论你在天涯海角,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

我们只能做夫妻。

亲爱的,我不哭! 我想笑,大声地望着天空,笑。秀,我快要见到你了!

四天后,在张桂秀坟墓的左边,竖起一座崭新的坟墓,老坟和新坟紧靠在一起,低的坟墓躺在高的坟墓怀里。

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分离。

2018年2月21日写于景德镇

相信爱情(散文)(图4)

紫儿(散文)

◎吉米

她姓陈,叫紫儿。我大学同学。

想起她,想起新疆馋嘴的紫红葡萄,在闪着熹光的半空滴着乳汁。

她喜欢笑,笑起来,两个小酒窝蹦出来。她上嘴唇一扬,美丽而又性感的她,迷倒男士一片。夜里,叫我老想她,想女人的丰乳肥臀。

我问过她,你喜欢我什么?我个比你矮,长得不咋的,又穷。

我们毕业于山东大学,一起到天津,同在一个大型广告公司工作。

我少言寡语。我沉默,跟同事较劲,跟自己较劲。公司比较大的策划项目,经我俩的手,通过。经理竖起大拇指,笑了。

有一次,和紫儿一起出差去辽宁沈阳,只买到一张硬座,一张硬卧。那年,没实名制,仅凭票入座。

她要我住卧铺,你加班通宵,整夜没睡。我不同意。其实,她和我一样,整夜没合眼。

就这样,她硬把我,推进卧铺车厢。她呢,整夜坐着,看窗外的黑夜。

北方女人,爱一个人,黏。黏得实在、贴心。自从我们相爱以后,我的饮食起居,她全包了。她真心,对我好,像我妈。

南方人,爱吃米饭,不喜欢吃面食。吃了几次,再吃,想吐。

北方人,爱吃面食,不爱吃米饭。

北方人,看见南方人大口大口吃米饭,摇头。有位大娘,见我津津有味吃米饭,问我,米饭好吃吗?

紫儿,也不喜欢吃米饭。为了我,专煮米饭。见她脸瘦了,小了,我心寒。我偷偷在超市,买了好些圈桶面放在冰箱。

圈桶面,她没动,一直躺在冰箱里。她说,她想做南方的儿媳。南方的女人,不喜欢吃水饺和面条。

后来,我独自去了深圳。她留在天津。我从部门经理做起,做到公司副经理、经理。

在深圳,我爱上一位杭州姑娘,长得像林志玲。

一晃十年,过去了。

我是阿来,我说。

过了五天,她回了一条,我不认识你。再进,进不了。她把我拉入黑名单!

我心里,油然升起烧死人的臭味,让我眉头紧蹙。

我觉得,对不起紫儿!

2017年12月15日作于广州

相信爱情(散文)(图5)

梅儿(散文)

◎吉米

我在南方,住在南方的城市里。

好多年,没见过下雪了。雪的样子,在我脑海里,变模糊了。模糊了,对你的记忆。

有一天,你说,我在等雪。你在等,北方的雪,漫天飞舞的雪绒花!

我想起一首歌—《雪绒花》歌声,在我耳边响起…

雪绒花,雪绒花。

小而白,纯又美的雪绒花…

你说,雪绒花是你的孩子。

我喜欢下雪的天。雪花是一朵一朵蓝精灵,它会哭,会笑,会喝闷酒,会写催人泪下的爱情诗。

雪绒花呀!雪绒花呀!

下雪的时候,我光着头,身不由己地冲进雪的森林。雪的世界,像童话,像白雪公主。

雪绒花,你呀,也是我的孩子!????

我看到雪了。那是北方的雪花,吻着我羞涩的笑脸!

北方的雪花,跳起了我童年的舞儿时的舞青春的舞,你傲立在白色的枝头上,看满天的星星,撒下爱情的花朵。

啊,你是我披在肩上,圣洁的哈达!

你说,你叫梅儿,冬天腊月出生的。

梅树,是你的身躯。

梅花,是你黑色的眼睛。

你在画里,站在皑皑白雪上,看朵朵鲜艳夺目的梅花。

我在画外,看你,看我心中的维纳斯!

我忘不了,你的黑眼睛,你的黑发,你抬头看满天的雪花跳芭蕾舞的样子。你张开双臂,托起了又纯又白的雪绒花!

一朵朵梅花,记录了我的相思、思念,以及我们的爱情故事。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梅花。也许,因你的缘故,我爱上了漫天飞舞的雪绒花呀!

每年,冬天到了,有梅枝卖了,我会买上几枝,插在盛有水的黑色梅瓶里,放在我的卧室,等五颜六色的梅花,张开婴儿的笑脸…梅儿,是你吗?你从北方,来看我吗?

梅儿, 今晚你那里下雪了吗?

我在等,你的城市里,开始下雪。我看到了,分明看到了,北方下雪了,一朵朵梅花傲立在枯枝上。

这是你的雪夜!这是你的梅花!

啊,我的雪绒花,我的梅儿,今夜一定会悄悄走进我梦里!

让我们手牵手,一起去看北方的雪国和一枝独秀的寒梅吧!

2017年12月15日写于广州

相信爱情(散文)(图6)

南方的冬天(散文)

◎吉米

今年,南方的冬天,来的很晚。像老奶奶用她三寸金莲的脚步,悄悄走进我的城市,走进我的心扉。

南方,冷吗?有点冷。

我该添衣服了,添上厚厚的茄克衫。广州再冷,很少零度以下。今年,和往年不一样的,身上不冷,心冷,心撂在冰库。这冷来自孤独,来自黑夜,来自内心深处。一个人在外,找不到家的感觉。房子是租的,每天回到别人的家。

在广州,好多年,没见过下雪了。白花花的雪,停留在远方,停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我想起故乡的雪,黄土高坡上,白雪皑皑。阳光下,它露出孩儿的笑,父母的笑,老师的笑和同学们打雪仗时,你追我赶时回荡在天空上的嬉笑声。

这不是北方的冬天,这是南方的春天,我的春天呀!

北方的冬天,我穿上军大衣,戴上棉军帽、厚手套,我站在北京的故宫、香山、长城,和首都合张影。我想起2008年的那一场暴雪,我和一条白色的流浪狗,住在安徽宣城的郊外,一顶白色的帐篷里。

尽管外面北风呼啸,把帐篷吹的像鬼一样哭叫,我蜷缩在暖暖的被子里,心热乎乎的。

老婆,你在我身边,我不冷!

北方的冬天,不冷!

一个人的冬天,一个人的黑夜,我躲藏在棉被里,呆望着黑咕隆咚的窗外,眼前是晃来晃去的你。我心,酸酸的,麻麻的。老婆,你睡了吗?我睡不着!一个人的被子,张开数不清的小嘴,我焐不热。老婆,我好冷!你来呀,帮我暖暖身子和冰棍似的双脚,别让我呆在一个人的冬季。想你的时候,把心想成一个窟窿,又一个窟窿的。有种,下雪的冬天,我在黑龙江北大荒的感觉,深埋在冻土里求救也无人应答的撕心裂肺的感觉。

我不知道,谁说过这样一句话:孤独是一种慢冷。它像蛀虫,慢慢撕开你的身躯,吞噬你带血的红彤彤的肉体,剩下的是万年不朽的一具骷髅,直直地躺在黑夜里。他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像要对着蓝天对着地球人倾诉不堪回首的往事。

广州的冬天,今年来的比较晚,我呢,早早吻到冬天的气息。像有一块蘸血水的冰块,绕着我光滑的肌肤我瑟缩的心打转,打转转。我感到冷。一个人忍受的冷,真冷!它不带笑,两眼都是泪水。

这是南方的冬天。我一个人的冬天。

我觉得,广州的冬天,比北方的冬天还要冷。寒冷,早已渗透到我的骨髓里了!

2017年12月20日写于广州

相信爱情(散文)(图7)

背 影(散文)

◎吉米

我自认为,早忘了你。你悄然远去的背影,被时间的车轮辗平,变模糊了,你不再伤害了我。

从你离开我的第一天起,我心灵的伤口经过漫长的岁月的辗轧逐渐吻合了。我把你,从我心上连根拨起,挪到室外。你不再属于我的了。

为了忘了你,我把自己扮演成没有记忆的植物人。躺在你面前的我,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我的灵魂从我的躯体早已出窍,升上九霄云外。

我们是怎样认识的,过去了好多年,不记得了。再想,再仔细想…哦,是在大学大三下学期。我想不起来,我怎么会爱这位又美丽又掏气又清纯的野丫头。我抿笑着,摇摇头。

我私下问你,你爱我啥?你说,我老实、本份,学习成绩好。你说,我是拴在你裤腰带上的蚂蚱,跑不了,爱我放一百个心。从那以后,我的衣食住行、购书等一切开支,你全包了。你说,要我好好读书,将来考研、考博,出国定居。

我家穷。我站在你面前,觉得矮你一大截。我不像一个大男人。明明知道,爱你爱得好深,我不敢去爱。爱你,自卑,不自信。好像,有一座大山压在我胸前,让我喘不过气来。

你不是我的。你是别人的!我低贱,我配不。为了砍断我们的爱情线,我爱上一位来自河北泊头的农村女孩。

分手的那天夜晚,雨淅淅沥沥下着,愁愁的,悲凄的。

是深秋。你脖子上细着白色的围巾。湿漉漉的草地上,铺满卷曲的一片又一片枯叶。你上身穿了件浅绿色的羽绒服。你哭了,你没哭出声来。你明亮的大眼睛,爬满一粒一粒透明的小露珠。我能感到,你的心在哭,哭得很伤心。你不相信,我一个老实人,会背叛你。

对不起,离开你,我也不好受!和你在一起,我压力好大。我不想做一个吃软饭的人。

你走了,在一个深秋的雨夜,铅黑色的天空瑟瑟发抖。我把你的背影,画成油画,刻在我心上。除了感激,感恩,我不想忘记你。

在你走的那一天,我与河北的女孩也分手了。

八年后,我发达了,千里迢迢去找你,想再继前缘。你却走了,和你丈夫、小孩,去了加拿大多伦多定居。

快二十年了,我们处在不一样的天空,不一样的世界。我的心被沉甸甸的天空压着,空荡荡的,酸涩得很。

虽然,我们不在一起,你的背影像演一样,变着花样出现在我梦中。

这叫我怎么不想你!

2018年7月4日写于广州

相信爱情(散文)(图8)

抹不去的记忆(散文)

◎吉米

接触女性无数,你是一位值得我去爱的女人。

这么多年,想忘了你,我做不到。

你的脸型,你的微笑,随着岁月的流逝,变得越来越模糊了。我要愣在那,想好久,才能勾勒出你脉脉含情的画像。

我看到,你的泪眼,在夜里倾视我。我心一颤,纠结在那个月夜下。

我害怕,连这点都失去,那样就彻彻底底在我人生的版图上,没有了你。我不想,真的不想这样。

我害怕,你变成一片摇摇欲坠的树叶,随时被一阵风刮到一个无人涉足的角落,慢慢枯萎慢慢腐烂。

隔一段时间,我会在心里默念你,强行拉住你的手,不让你坠入万丈深渊。于是,我独自在千里之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开始为你写情诗。

那年,我经常出差,云游在嘈杂的大千世界。每隔二个月,我一定会来到你的城市。一下火车,我风尘仆仆径直来到悦君旅馆。

悦君旅馆,楼层很高,靠近马路。也许是价格便宜的原因,到这住宿的人挺多的,晚来的还住不了。我要来住,提前二、三天打电话预订。

在这,我认识了你。你是这的服务员。每次见你,你总是低下头,默默扫地、拖地。

你个子不高,皮肤很黑,眼睛不大。长像,一般般吧。你少语寡言,自卑,神情忧郁。我油然生起怜悯之心,产生想帮你的想法。

有天晚上,你提热水瓶到我房间。我热情地向你打招呼,坐吧,我递一个苹果给你。

你没接。谢了,你说。

你笑着,像风一样,转身走了。

从那以后,你见到我,主动向我打招呼主动向我微笑。你不丑!

在你忙完工作,你会在我房里逗留片刻,聊上几句话。

每次,知道我要来住,第一时间你会把我的房间打扫干净,床上的被套枕巾全换新的。你知道我喜欢吃香蕉,自掏腰包,买一挂香蕉放在我的茶几上。

每次,我给钱你,你摇摇头。

你说,我有钱。

有次,一个大型商场搞促销活动,我一眼看到一条颜色清淡、高雅的围巾,仿佛是专门为你定制的,我想,你一定喜欢。

当我亲手把围巾围在你脖子上,你哭了。你激动地结结巴巴说,我,我,好喜欢!

北方的初秋,夜空深邃,一朵白云在湖中游动。

第二天夜晚,你来到我的房间。去吗,你拿住我的手,我们一起去洗鸳鸯浴。

我大吃一惊。我不敢相信,这句话出自你的嘴里。我很镇静的望着你。

我出钱,你说。

你今年16岁,是一位还未出嫁的姑娘。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并没答应娶你,娶你做我的新娘。我知道,你喜欢我,爱我。你是好姑娘。我不忍啊,伤害你!

我摇摇头。

多谢了!我拍着她的肩膀,笑着说。

最后,你哭着离开我的房间。你走了,飞快的。从此,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二个月后,我来到这个旅馆住宿。听新来的服务员说,一个月前,你辞职不干了,到别的旅馆当服务员。

她说,前天,你出车祸了。

哪个医院?我抓住新来的服务员的衣服。

她吞吞吐吐说,我不知道。

我想见你。你在哪里?

我爱你!我要娶你!我要和你一起洗鸳鸯浴。我不会让你哭,我要让你笑,我要让你和我在一起感到幸福!

记得,那天下午,我打的跑遍县城所有的医院,在一个一个外科病房找你,从中午找到天黑,从天黑一直找到天亮。

有人说,你死了。

有人说,你没死,压断了双腿。

我向老板娘和你以前的同事打听,她们摇摇头,不知道你现在的下落。

记得那年,我经常偷偷地一个人流泪。哭累了,又睡。醒了,又开始哭。

二十年过去了,我还在想你。

除非我不在了,今生今世,我忘不了你。因为,我一直在爱你!

2017年11月16日写于广州凌晨

相信爱情(散文)(图9)

一首诗(散文)

◎吉米

好想,为她写一首诗。我想,这首诗一定能打动许多读者。

每当我拿起手中的铅笔,沉浸好久,笔放下了。我写不出来。我无法用我的画笔,为她画一幅让我陶醉的肖像画。

二十年来,我为自己的承诺兑现不了,心存歉疚。我是诗人,写过上千首诗,却无法写一首致云朵的诗。

她总是飘荡在晚霞中,眨眼的工夫,找不到她的踪影。

我们相识在某市的一个谷雨诗会上。她的诗,像她的人一样,恬静而又秀美。美美的,美得你身不由己想走进她的时开时闭的世界。她的世界,像一枝寒梅,独自绽放在我的冬夜。

她像洁白的花环,仰望浩瀚无边的星空。我读懂她的诗歌,她的泪眼她的忧伤她的孤独她爱的渴望。

我从喜欢她的诗开始,慢慢爱上了她。她是一位民办乡村中学英语教师。我骑车去过她的学校。她所教的中学离市区20多公里。那是一个冬天,天气晴朗,悬挂在淡蓝色天空上的太阳是我微笑的脸蛋,我一路唱着陕北民歌《信》心陶醉在如诗如画的梦里。

一路上,我脑海里写着爱的情歌,飞疾在梦的伊甸园。我想象着和她见面的情景,手牵手慢步在乡村小路的画面,依偎在海边的沙滩看星空,看流星雨…

她脸圆圆的,戴一副高度宽边眼镜,笑起来露出两个深陷的酒窝,外表像一位高二的学生妹。

听一位诗歌沙龙的朋友说,她差两分止步于上大学的机会。高考落榜后,她来到这所学 校当老师。

来到她的学校已接近中午,我没等几分钟,钟声敲响。

吃完饭,我们一起散步在乡村小路上。

她一边走,一边朗诵我的诗作。她的声音很甜美,时而收敛,停留在云端,俯视我,朝我挥挥手;时而敞开胸襟,回荡在宁静的天空,穿透我合拢的心扉。

爱情的双手,推开我的房门,让我诗人的心得到升华。

云朵,让我为你写一首诗,我说。

她望着我,眼睛里开了二朵美丽的丁香花,说:好,我等!

二个月后,她独自一个人去了湖南九嶷山学院上学,三年后与一位流浪诗人去了云南西双版纳定居。

一直想,为她写的一首诗,一首赞美爱情的诗。我写不出来,我感到,我文思枯竭。我有事没事,我打开云南省地图,看一看西双版纳,沉思雾里。晚上,我吃过夜饭,外出散步,我喜欢抬头眺望西南的天空,想那一片粉红色的云朵。我停下脚步,朝那座山头,大声呼叫:

云朵,我没用,我写不出来那首诗!

2018年7月18日写于广州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雪绒花

《雪绒花》(Edelweiss)是美国电影和音乐剧《音乐之声》中的著名歌曲,于1959年面世。理查德·罗杰斯作曲,奥斯卡·汉默斯坦二世作词。

散文

“散文”的概念最早出自中国的佛教徒之口,而“散文”一词大概出现在太平兴国(976年十二月—984年十一月)时期。《辞海》认为:中国六朝以来,为区别于韵文和骈文,把凡不押韵、不重排偶的散体文章,包括经传史书在内,概称‘散文’。后又泛指诗歌以外的所有文学体裁。随着时间发展,散文的概念由广义向狭义转变,并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