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我的病成了丈夫闺蜜鬼混借口

日期:2020-08-02 17:11:4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44

若不是无意间看到陈慧的短信,我可能至今仍然被蒙在鼓里,被他们卖了还替他们数钱。

那天在办公室,陈慧有事外出,手机忘在办公桌上。有人给她打电话,我替她接听了。接完电话我无意中看到她手机里的短信记录,一个熟悉的号码跳入眼帘,这个号码密密麻麻,足有几十条之多。我非常好奇和不理解,翻看内容,大多是我爱你我想你之类非常肉麻的男女情话。在储件箱里,我同样看到陈慧发给这个号码的大量的同内容的短信。

我一下子懵了。身上立刻渗出一层汗珠,这些汗珠又好象变成细密的芒刺穿透我的身体直扎进我心里。我希望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我看错了。

那个号码不是别人的,而是我朝夕相处的老公李松涛的。

我和陈慧不仅是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我们还是从中学就相识的闺中密友,这么多年,我们了彼此太多的快乐和秘密,我不能相信这些短信所表达的更深层的、可怕的含义。婚外情伤感

陈慧回来,我把手机递给她:刚才有人给你打电话了。

她看了看,若无其事地说:知道了。

她的泰然让我疑惑,我让自己沸腾的心冷静下来:也许我多心了。平经常去我们家吃饭,有时天晚了我会让李松涛会开车送他回去,如果天不好,我就留她在我们家过夜,她和李松涛很熟,两个人相处很随和,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也许这些短信只是他们发着玩,不代表什么。

晚上回到家,李松涛已经做好饭,在饭桌上,我故意说起单位的事,不时提到陈慧的名字,他也只是随声附和,和平时没两样。我心安了,不再把这件事看得很重。

过了两天,在办公室,陈慧一面玩手机,一面自言自语地说:话费用的可真快,才预交了100元钱,几天就花没了。她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一下,因为早上李松涛出门前说了和陈慧同样的话,他还叮嘱我今天一定替他再预交两百元话费。

我心里的疑虑又象荒草一样疯长起来,我请了假,打车去了电信局。因为李松涛的手机号码是用我的身份证办理的,所以我很容易就把他最近两个月的花费清单调了出来。还没细看,我的心已经全凉了,通话记录记载的几乎全是陈慧的号码,有时一天要通十几次之多。

我呆呆地坐在电信局大厅里,周围人来人往声音嘈杂,但我感觉不到。我想不明白,一个是我最亲的老公,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们居然纠缠到了一起,这种打击实在太沉重了。

两年多前,我和李松涛经人介绍相识。他是公司的普通职员,家境、学历也一般,我家里人很反对,但是我对他一见钟情,他长的高大英俊,又浪漫多情,是我理想中白马王子的形象。父母见我态度坚决,也就默认了。

一年的甜蜜恋爱生活,我们的感情也瓜熟蒂落。我父母为我们买了新房,怕李松涛上班路远,又为他买了一辆宝来一切都按部就班进行,但是就在结婚前夕,发生了一件让我至今都无法忘记又难以对外人启齿的事。

那天深夜,我突然接到李松涛的电话,让我带5000元钱,到一个市郊的派出所找他。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时手边又没有这么多,幸好我父母每天都把做生意的钱带回家,我偷拿了一部分,心急如焚地打车去了他告诉我的派出所所在地。

到了那里,我才知道他是因为被拘留了。得知真相,我浑身不停地发抖,我默默交了钱,把他从派出所带出来。

他说:对不起!

我不语。不知该说什么。心里又失望又悲伤。

回到他的住出,他突然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地说:我很爱你。我是喝醉了酒,一时犯浑,你一定要原谅我!

这件事像烧红的烙铁一样压在我心上,让我倍感挫败和耻辱。

我的病成了丈夫闺蜜鬼混借口(图1)

这件事,我谁都没说,包括陈慧。我怕李松涛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陈慧第一次见他,背地里不停地撇嘴:长的帅,是花心萝卜吧!我只笑笑,不理她。李松涛是个温和的男人,对女孩子很体贴,虽然起初陈慧对他很冷淡,但他爱屋及乌,因为她是我的朋友,他对她也格外温和。后来他开上了宝来我的工资全贴给他花,他出手大方,气度不凡。时间久了,陈慧悄悄对我说:越看李松涛越顺眼了。你真有福气。将来我找老公也要找他那样的。当时我听了,心里美滋滋的。现在出这这种事。她虽是我的闺中密友,我却不能对她提半个字。

为防夜长梦多,我们比预定婚期提前了两个月。结婚后,他很体贴我,尤其是我怀孕后,他什么家务都不让我做,我感到很幸福,觉得当初的退让没有错。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别人家皆大欢喜,我们却承受了致命的打击。孩子出生前脐带绕颈,我几经生死,挣扎了一天一夜才把他生出来,我的身体受到很大创伤以至产后大出血,孩子出生不到五分钟就窒息而死。我欲哭无泪,时昏时醒,整整躺了两个月。这期间,只要有时间他就陪着我,不停地给我安慰。我身体瘦弱不堪,不要说正常的家务,连夫妻生活都不能应付!对李松涛我觉得很抱歉,但是,他并没有不满,这让我苦涩的心有了慰籍—我们经历了生死考验生应该是患难夫妻了。

但是,如今手机里的短信却让我拿到了他不忠的证据,外遇的对象是我最好的朋友,这种双重伤害让我齿寒心冷。仔细回想,并不是没有蛛丝马迹的。李松涛近来对我的淡漠,陈慧频繁出入我家,每次李松涛送她回去都要到半夜才回来。这些迹象都表明他们早已暗渡陈仓。只是,如果我不是亲眼所见,我怎能相信我引狼入室我的丈夫和好朋友会双双背叛我?

回到家,我把电话清单摔到他面前,让他给我一个解释。

他很吃惊:你怎会发现?

我气结:是啊,在你们眼里,我一直都是一个愚笨的女人!我是太相信你们,这也成为你们伤害我的武器!你们太残忍了!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我?

他只低着头不停抽烟,一句话也不说。我打电话给陈慧,让她马上到我们家。她来了,我把清单扔到她脸上。她喃喃的说:你终于知道了。

我又恨又气:我平时怎么待你?不求你回报,你却让我受这样大的伤害!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对得起我吗?你还是人吗?”说到痛处,我抓起手边的鸡毛掸子没头没脑地向她打去。不承想她还没躲,李松涛倒一个箭步冲上来护在她身边:要打就打我吧。”

我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心里如冰窖一样寒冷。陈慧也哭了:我们真的很相爱,没有对方我们都活不下去,他已经不爱你了。你就成全我们吧!

我撕扯着他:为什么会这样?你给我一个解释!

他任凭我撕打,垂着头就是不说话。

陈慧拦住我:如果你真要听理由,我告诉你。我一直都很爱他,甚至比你都爱他。只是他是你的老公,我不能越雷池半步。但是五个月之前,有天晚上他突然来找我,他喝了很多酒,他说,失掉孩子让他很痛苦,而且你已经不是一个女人了!

我气结:不要为你们的背叛找借口了!

陈慧撇嘴说:我就直说吧,你问问你自己,自从生了孩子,你们有多久没过夫妻生活了?你们还算正常的夫妻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能看吗?更别说招人喜欢了!

我的脸顿时火辣辣的:这种夫妻间最隐私的事居然也成了谈判的砝码!我说:我有病,身体养好了自然会正常,这是我们夫妻的私事,你管不着;你作为朋友说出这种话,做出这种事,你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吗?

陈慧说:你从来就不考虑他的感受!他是个正常的男人!你不能给与他幸福,就不能阻拦他寻找幸福的机会!做人不能太自私了!

我气结:我不拱手让出我的丈夫,居然成了自私”!我说:我绝对不会离婚!你就死心吧!”

陈慧理直气壮地说:离不离婚我都会和他在一起。这里呆不下去,我们会远走高飞。我早就想通了,我们互相深爱,爱情是没有错的。

那次谈话之后,李松涛好像撕破了脸,更加不顾及我的感受,常常也不归宿。好几次我堵住他,哭着问他:你的心呢?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

他要么不回答,要么就说:我配不,你就放了我吧!

我咬牙说:我不会轻易放弃。我心里想,对别许就算了,但是因为是陈慧,我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工作又在同一个办公室,我万没想到,最后给我致命打击的居然也是她。

我的病成了丈夫闺蜜鬼混借口(图2)

我在单位里办了长期病假,为的是跟踪他们,他们,拉李松涛回头。我抓住任何机会向他哭诉我们走到一起是多么不容易,我们的爱情,还有夭折的孩子,这一切,是外人无法体会得。一个女人该做的和不该做的我全做了;一个妻子该受的和不该受的我也咬牙忍受了。我常常觉得屈辱和挫败,但是为了从我的好朋友那里赢回我的丈夫,我吞下泪水,对他更加温柔,力求满足他任何的要求,有一次,他无意中说单位里谁谁又换了一部新车,我心里一动,为讨他欢心,我决定给他一个惊喜,拿出家里所有的钱给他换一辆新车!

我拿着存折准备取钱去买车,到了银行才发现10万多块钱已经被分批取走,只剩十几块钱—李松涛用另外一张卡把钱全部转移了。我倒吸一口冷气,急忙回家,我细细查了其他证件,发现那辆宝来”车的车主也从我的名字换成了他。房产证也不见了。我马上给在房产局工作的打电话:我和李松涛可能要离婚了。你千万不要让他把我们的房子过户。”

至此,我如当头棒喝,又似大梦初醒般跌回现实。

他们如此这般对待我,已经没有丝毫情分了。李松涛不仅身体离开了我,他的心也早已远离,才会如此冷酷待我。而我,如此痴心妄想,居然还期待他能回头。我爱他,但是我首先更应该爱自己。不自救,忍辱负重于事无补,只会招致更大的侮辱。当一个男人不再,她哭闹是错,静默也是错,活着呼吸是错,死了都是错—如今对他来说,他伤害我,算计我,待我不过如此啊!

我冷静地把前因后果梳理了一遍,下了决心:这段婚姻,这个男人,还有,这段所谓的友情,我统统不要了,象拔掉虫牙,再也没有隐痛。想通之后,我的心如明镜般敞亮。

我带着有关车辆的所有收据到交警支队把车重新过户回来,给车换了新锁;房产证被我巧妙地取回,李松涛自知理亏,不敢声张。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在离婚之前把10万块钱送回—那是我娘家的陪嫁,一分都不给他,不然我会请律师,还会要精神损失费。

他恨恨的说:夫妻一场,你有必要这么绝情吗?

我淡淡地说:任何事情,有因就有果!我今天这一出,你应该最清楚来龙去脉了。

取回属于我的财产本是应该,我保住了我的经济利益,维护了我最后一点做女人的尊严。但我更想验证一件事:李松涛和陈慧,打着爱情的幌子,不惜毁掉婚姻和友情,那么,他们离开了从前优越的经济基础,离开了偷情带来得刺激,到底能走多远?但是,我已坚强地把他们插在我心里的刺连根拔起,无论他们走多远,都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陈慧

陈慧,男,汉族,1964年6月出生,中共党员,毕业于中国纺织大学,现任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教授。

松涛

松涛,指风吹松林,松枝互相碰击发出的如波涛般的声音。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