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她想做的事情基本上没有办不成的,原创

日期:2020-08-06 20:17:0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78

她想做的事情基本上没有办不成的,原创(图1)

岳峰爱姜曼爱得发狂,他们每天都沉浸在幸福之中,姜曼虽说也爱岳峰,但是一想到儿子毛毛,心里就发酸,岳峰每当此时,都不停地安慰姜曼并承诺只要姜曼不想再要小孩他们就不想此事,他们享受着二人世界的。

姜曼有半个月的休假,岳峰和她一商量决定去长白山旅游。日期一定,他们便买了去延吉的飞机票,在首都机场由于飞机晚点,延误登机时间,他们便来到机场三楼的商场转转,觉得没什么可买,又回到二楼,找了张椅子坐下来休息,岳峰拉着姜曼的手唯恐她跑掉,两个人脸贴着脸。正在此时,林思冉从电梯上走来,她还没有看到江曼,而姜曼却远远的看到了那是自己的中学同学、好朋友。事情怎么就这么巧合,缘分真是太奇妙了。江曼激动得什么都不顾,马上迎了上去,此时,林思冉也看见了姜曼,两个中学时代的好姐妹拥抱在一起,思冉见到眼前的姜曼和几年前看见的有了很大的变化,姜曼发直、黯淡无光的眼神不见了,满脸荡漾着幸福之感。

岳峰走过来,姜曼给思冉介绍他是自己的丈夫,三个人在一起聊了将近半个小时,临分手他们互相留下联络方式,从此以后,姜曼、林思冉两个亲如姐妹的同学又有了。

自从在首都机场见过一次面之后,她们之间电话不断,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思冉刚开始的时候跟姜曼说话还是比较慎重,对于家庭的话题能绕开就尽量不谈,后来有一次,姜曼提到了孩子问题,问思冉有没有小孩,思冉把她的家庭、丈夫、孩子都一一作了介绍完后非常谨慎的问姜曼:有一个问题不知道问你合不合适?

得到姜曼认可后,思冉大胆的:听说你离过婚,而且孩子被判给你前夫了,是真的吗?

沉思片刻,江曼回答道:是的,不过咱们今天先不谈这个话题,以后有时间请你到我家里来我和你慢慢地谈。

思冉也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点太唐突了,马上赔不是,姜曼却很冷静地说:没关系,我现在已经挺过来了,我只是觉得在电话里谈论这个问题有点不方便,还是以后吧,我会慢慢向你说明一切的。

岳峰要去云南采风,临出发前,他嘱咐姜曼如果寂寞的话就请思冉来家里作伴,姜曼恋恋不舍地送走丈夫,来到单位就给思冉打电话,说好下班到姜曼办公室一起回家。思冉准时赴约,下午,很早就来到姜曼的工作单位两个人一起走出写字楼。

在姜曼的家里,姜曼给思冉拿出她儿子的照片,思冉看看姜曼,又看看她的儿子说儿子很像姜曼随口问到:你难道不想你的儿子吗?

姜曼长出一口气:怎么会不想呢?我天天做梦都是我的儿子,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他们一家已经去了美国,没有给任何人留下联络方式,我上哪里去找呢?咳,这么长时间我已经习惯,随他去吧。

思冉非常同情姜曼的遭遇,但又苦于无能为力只是轻轻地说:我认为假如能有一线希望都要去争取,决不能放弃,我试试帮你打听一下,我就不信,一个美国它能有多大,这么大的活人怎么会蒸发呢?

我看,你那是白费劲,我不是没有打听过,一点线索都没有,所以我也根本就不抱任何希望了。思冉不说话了,她在沉默。

了解思冉的人都知道,她这个人,别看长得文文静静的,内心可有主意了,她想做的事情基本上没有办不成的。她的办事原则:一,认真;二,动脑;三,用心。对朋友她更是一心一意,朋友的事情就是她的事情,朋友有难处,她理所当然是冲锋在前。

从姜曼家里出来她就打定主意,一定把姜曼儿子的搞个水落石出。她想尽一切办法,从哪里入手,突然记起姜曼说过,在她刚生完毛毛时,她的婆婆曾经给姜曼和毛毛雇了两个保姆,邱童一家去美国后肯定没带保姆走,那末,这两个保姆现在何处?这才是寻找毛毛的切入口。对了,就先找一下曾在邱家工作过的保姆。

主意一定,思冉就没有闲着,她走访过邱童家过去的邻居,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可她一点儿也不死心,邱童家难道真的是在人间蒸发了吗?既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家的,那就证明邱家做事够绝的,别让我知道,只要有一点线索都不会逃过我林某人的手心,等着瞧吧。

思冉又给姜曼打电话问原先在邱家的保姆叫什么名字,姜曼想不起来,给思冉气坏了,大声喝斥道:你真笨,就你这样的,别说人家把你的孩子拐跑,指不定那天连你也被拐骗了呢?好好想想吧,傻帽。我也是,瞎着急,不管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随你便。她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她还是真替姜曼着急,姜曼太了解自己的好朋友了,随她怎么说,都不生气,姜曼确实是想不起来那个保姆叫什么名字了,因为当时一切事情都是乱糟糟,她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整个脑子里面就跟装了浆糊一样,晕晕的。

但她却模模糊糊记得,在一个保姆的右脸颊上好像有一块祭,因为她总是把头发梳得特别靠下,盖着耳朵,就是为了挡住那块紫红的祭。但是上哪里去找脸上有祭的人呢?姜曼把这一特征告诉了思冉,思冉如获至宝,她在脑海中寻思着谁家请了保姆,罗列出一大串清单,就给他所认识的人布置任务,张三去几家,李四去几家,不一会儿任务分配下去,她在家等待好。

啊,这些日子简直是太累了,我先躺会儿了,换换脑筋。思冉鞋都没脱就躺在床上,合上双眼,满脑子里都是毛毛的影子,虽然没有见过毛毛,但是从姜曼家的影集中她已经看过毛毛的形象,毛毛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呢?后妈对他好吗?不一会儿思冉就进入了梦乡:在美国纽约唐人街,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留着长长的鼻涕,穿着瘦小的衣服,站在一家面包房的门外朝里边看,摆在货架上的各式面包品种齐全,馋得那孩子直流口水,不一会儿,出来一个中国人模样的男子拿着一个纸包递给小男孩,男孩子接过纸包如获至宝,抱着跑远了,那男子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咳,太可怜了,孩子这么小,今后该怎么办呢?下雨了,街上行人稀少,商店也陆陆续续关了门,小男孩独自一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奔跑,他躲在了路边的一家屋檐下,突然从里边跑出一条大黄狗冲着他恐叫,男孩子吓得往墙根里躲,他越是躲,那条狗吼得越凶,张着大嘴吐着舌头,就像一下子要将那小男孩吞进肚子里,男孩子撒丫子就跑,狗一下子窜过来死死地咬住他的衣服不撒嘴。姜曼,姜曼,快快,快救救毛毛,快!思冉大声叫唤,突然一激灵,睁开双眼,朝门口奔去,差点摔个金斗。唉,难道是做梦吗?那小男孩太像毛毛了,但愿那不是毛毛,不行,我一定要抓紧时间打听出毛毛的下落。

思冉的一位朋友的朋友告诉她,他们邻居家雇有一个保姆挺像思冉形容的那个人,名字好像就叫小芳,思冉急忙请求朋友的朋友带她去那家辨认,他们先征得主人的同意后,见到了小芳,思冉又在小芳的头皮下看见了姜曼所说的红色的祭,没错,她就是姜曼要找的曾经照顾过毛毛的保姆。思冉太兴奋了,大声嚷道:没错,就是她。”小芳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看着主人,主人问她:你不是在邱伯伯家里照看过孩子吗?”

嗯。”他们就是来找你想打听点儿情况,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你和他们配合一下吧,把你知道的告诉给她。”

小芳说:可我不认识他们,不知道怎样配合。思冉急忙说,没关系,既然找到你了,咱们以后有时间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

周末的一个下午,思冉约小芳出来,在西直门附近的郭林家常菜馆找了个座位坐下来,说明来意,小芳听说是姜曼想打听儿子的下落,很是惊讶,因为这么多年她都没去找她的儿子,怎么现在想起来找了呢她?小芳也犯糊涂了,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先坐下再说吧。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