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马启代:逃生的路径及其诗歌的可能——简评《罗广才诗选》

日期:2019-11-19 19:13:1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76

马启代:逃生的路径及其诗歌的可能——简评《罗广才诗选》(图1)

马启代:逃生的路径及其诗歌的可能——简评《罗广才诗选》(图2)

逃生的路径及其诗歌的可能

简评《罗广才诗选》

马启代

是的,人到中年的诗人以“孤寂的青藤”自喻,实际上是把现实与精神作了美好的寄寓。事实上,无论他的诗歌还是行文都充满了自省自嘲与自励结合的特征,其所隐隐透露出的忧伤与不安正是他清醒地活着真实地写着从而让诗句获得生命质感的缘由。他“尖锐的慌乱”来自“破产者”“流离失所”“自不量力”等等自我剖析与作为“报警的孩子”和“精神的立法者”诗人角色之间的使命意识。由此,我们可以从这个大的精神背景上来看清这本诗选的内在诗学流向。如第一章“光辉岁月”以“时间”为轴,强化着“我”对历时性客观物象的体验,故“给”字在诗题中成为关键词;第二章“安放在故乡的灵魂”以“空间”为线,涉及自然、人文多种物象事象和心象,强化着主体“我”的主观内在感受,故“过”“回”“还”“寻找”“送行”等在诗题中的存在,与“安放”本身形成了悖论,拓展了审美的视域;第三章“旅行者”是一种精神“状态”的呈现,诗题中众多的“在”字既把诗人实际的行踪标识出来,又把诗人此在的心灵状况定格下来;第四章“我必须向这个世界坦白”则无疑是一种“姿态”的表露,可以看作是诗人写作主旨的总体体现。这样的四条路径也代表了诗人在现实生活、精神追求、诗学思考诸方面的突围与救赎。他在《我们在诗歌里逃生》中说“每天都会途经楼的悬崖和人的汪洋”而“汉字,这隐秘的河流”成为“一滴水”的故乡。但这是唯一的和最好的归宿吗?显然不是。水归于河流和大海当然是幸福的,而我们缺少的恰恰是“一滴水”的独立存在和它的闪光。也许,只有那些把海洋藏起来的汉字才是水的家园。诗人,都是浩瀚的拥有者吧。

有着“悬置感”并执着于书写的诗人必然一再地遭遇生死的拷问。也许诗歌所能提供的方式正是灵魂得以自救的通道,因此,几乎所有优秀的诗人都会写到死亡,写到墓志铭,不同的是,只有那些超越了死亡的情感本身而趋向哲学层面的诗句才有普遍的意义。罗广才有大量的诗是写给亡友的。事实上,人每面临一次死,就获得对生的一层深解。罗广才写给卧夫、伊蕾等诗人的悼亡诗皆有超越死者本身的诗意阐发和领悟,而在《为诗人万家超送行》中“我,在深秋的树枝上等待下一场飘落”一句朴素的话曾让我心灵激灵了一下。由此回过头来重新打量罗广才的诗歌,我为罗广才多年来在生存和精神上所经受的双层磨砺而感佩,而诗歌本身,他当然还会跃上更高的境地,不过他所彰显出的独特的写作行为俨然就是一首大写的诗。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罗广才

罗广才,男,诗人,代表作《诗恋》。

诗人

诗人,就一般意义来讲,通常是指写诗的人,但从文学概念上讲,则应是在诗歌(诗词)创作上有一定成就的写诗的人和诗作家。诗人,通过诗歌创作、吟咏抒发激情,通过诗歌讴歌祖国的大好河山,通过诗歌鞭挞社会丑恶,通过诗歌传颂人间真善美。载入文学史上的诗人,应属于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艺术家的范畴。我国历代出现过众多的杰出诗人。如屈原、李白、杜甫、白居易等。对于诗人的分类很多,如陆游、丘逢甲等称爱国诗人,高适等则称边塞诗人,陶渊明等称田园诗人,李商隐等称无题诗人,袁枚、赵翼、张问陶等称性灵诗人。另外,古今诗人的雅号还很多,如诗仙、诗圣、诗佛、诗祖、诗鬼等。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