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李白:孤独的月光

日期:2019-11-21 11:15:2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468

李白:孤独的月光(图1)

品 悟

1200年前,上苍将一轮明月赐予一个年轻人,他将明月挂在心空,用灵魂小心地看守,从长江上游到长江下游。从此,月的阴晴圆缺传唱的是他的浪漫诗情,是他的豪放执著,亦是他的孤寂凄清。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何等的洒脱,何等的气概!只是,诗吟毕,酒醒处,依然沉浮仕途,开心不得。

李白,1200年前孤独的月光,却让后世许多人的心灵不再孤独。

李白:孤独的月光(图2)

我来采石矶是寻觅1200年前的月光。

1200年前的月光是李白的月光,是唐朝的月光。

李白的月光是满地夜霜,一片晶莹;李白的月光是孤月空悬,银河清澄,北斗参差,月下生天镜;李白的月光,一片冰心,银剑金壶,松风素辉。

但是月亮还未出来,1200年前的月光,还隐在山那边,水那边,唐诗那边。

采石矶旁的长江像大唐帝国的诗篇,浩瀚壮阔,气势雄浑,视野旷达。流水也有了章法,没有惊涛,没有骇浪,没有急流喧走惊雷的凶险,它稳健而沉着,磅礴而大度,意境恢宏,风格遒健,有跌宕迤丽的韵致,和无以伦盛唐气象。长江,尽管它流经了断岸千尺、如画的赤壁,流经了天下绝景的三峡,流经了虎踞龙盘的金陵,但采石矶仍不失为这巨流大川的一页精美插图。

李白:孤独的月光(图3)

李白选在这里跳江捉月,的确有一种诗眼、慧眼,尽管醉眼眬。1200年前采石矶的月光准是迷离凄美,恍恍惚惚,迷迷蒙蒙。那月光是诗,是酒,是一种仙境。李白经不住月光的诱惑,跳江捉月,愿乘一缕月光,羽化成仙。李白浪漫得着实可爱,也荒唐得可笑。说白了,有点傻乎乎的。

此刻正是落暮时分,我站在采石矶上,期盼着1200年前的月光再度升起,愿那古老的月光,苍茫的月光泼我一身诗意。四月的长江没有夏季的浮躁和浑浊,一川浩浩,满江粼粼,夕阳西下,飞金点银,明晃晃眩目耀眼。江风柔和,岸柳行行,柳丝苒苒,荇藻袅娜。又有三两只水鸟,莺语燕喃,翩跹而去,挺诗意,挺古典的。故垒西边的惊涛已不再唱苏东坡铜钹铁板的大江东韵;周郎赤壁的战火早已熄灭,风烟俱静的江面只闻得渔歌唱晚;曹公横槊赋诗已成为历史的断简残篇。唯有这采石矶下还漂荡着1200年前的诗魂。

李白:孤独的月光(图4)

李白25岁,仗剑去国,辞亲远游。一生浪迹江湖,最后魂断异乡,客死长江下游当涂县。他从上游走来,历经人生苦难坎坷,在长江下游画上生命的句号。

李白一生有两大嗜好:一是饮酒,一是醉月。酒和月是李白诗中的意象,又是李白诗的具象。酒和月是李白诗的主旋律,是李白诗之魂。李白是酒中仙,也是月中仙。古老的月光,苍茫的月光,迷离的月光,凄美的月光,伴随他走过漫长的一生。他或借一脉素月,寄托对故乡的思恋;或牵引一缕清辉,扶摇而上,一夜飞渡镜湖月;或采撷一掬月华,装饰自己缤纷的乱梦,点缀荒凉的诗篇。李白一生存诗1000首,其中有400首写到月。他的诗注满了月的素辉,月的晶莹,月光的缥缈和迷蒙,也渗透了月的孤寂和凄清。李白青年时期乍离故土,咏月怀乡,并无凄悲之感,“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有点“为赋新诗强说愁”的味道。借满天霜月,挥洒青春意气。“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那李白青年时代的月光,轻灵澄澈,正合意气飞扬的心境。人到中年,书剑飘零,半生谋官,却仕途蹭蹬,看到官场黑暗,浑浊,便产生激愤和抗争:“三杯拂剑舞秋月,忽然高咏涕泗涟 ” 。他壮怀激烈,孤愤难平,每至静夜,反思人生,烦恼,忧愁,满腹怨恨,油然升起,再看那轮孤月,心情更感到孤苦,青年时期的浩气、豪气都化为一杯苦涩的苍凉。“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说自己心中充满了愁思,无可排解,也无人诉说,只有将这种愁心托之明月,寄予天各一方的朋友,共赏一轮明月。

李白:孤独的月光(图5)

月光是空的,迷离的,缥缈的,虚无的。越是虚无缥渺的东西,越能产生浪漫主义的想象,越能激发诗人“上天揽月”的欲望。“酒能使人入梦幻,月能使人入仙道”李白在仕途和理想上的沉重悲哀,孤寂和绝望,并未导致诗人精神上的崩溃、自暴自弃的人格堕落。他背对的现实,放浪山水,啸傲江湖,皈依道家,悟真。“道真倍可娱,清洁有精神”李白具有管、晏之术和匡扶天下的雄心大志,但又天真浪漫,无廊庙之才;他向往仕途,又蔑视皇权;他有儒家积极入世的追求,又有浪迹山水,自由放纵的道家风骨,这是李白性格的悲剧。其实唐明皇并没有看错他,李白只能当诗人,不能胜任高官大吏。政治这玩意他玩不转。李白应诏入京,原以为能施展抱负,他倾心酬主,急于披肝沥胆,抒写忠心。然而他卓而不群、恃才傲物的品格,注定了他在朝廷不会受到重用,“君王虽爱娥眉好,无奈宫中妒!”皇上只封了他翰林,且为供奉翰林。李白哪里受得这等窝囊气?自己虽拂剑击壶,慷慨悲歌,终莫奈何!

当皇上赐金还山,李白仕途之梦破灭了,只好重操旧业,浪迹江湖。这是李白人生的第一道低谷。尽管他遭到如此的尴尬,并没有熄灭他“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天风海雨般的豪情,绝望的灰烬仍有希冀的火星,苦涩的心灵荒漠上仍有希望的花卉。“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你看他浪漫主义的诗情依然天真得可爱。“月随碧山转,水合青天流”仍然期望时来运转,否极泰来,一展抱负。真有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之志。

李白又回到皖南,玩他的桃花水,看他的敬亭山,捉他的采石矶的月。

但是时光易逝,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李白老矣,青莲居士老矣,翰林老矣,西蜀才子、巴山剑客老矣!“旧国见秋月,长江流寒声”孤独和凄苦折磨着一颗苍老的诗心。青天中道流孤月,长洲孤月向谁明?

李白:孤独的月光(图6)

我寻觅1200年前的月光;

1200年前的月光是清丽的、清澈的;

1200年前的月光是迷人的、醉人的;

1200年前的月光是不朽的、永恒的。

现在月亮还未从遥远的历史地平线上升起,只是暮色苍茫了,晚霞变得黯淡了,远处的山野田畴模糊了。天空变成一抹黛蓝。宏阔的江涛依然节奏分明地汹涌着,隐隐地闪烁着鱼肚白般的天光。整个江面越发幽暗了。岸边树木把黑樾樾的、乱哄哄的枝条高高地举在暮空。归鸟唧唧,寻找着自己的栖息之所。很静,只有晚风裹挟着一轮轮波涛撞击岸石,发出比白昼更空洞的闷响。

我坐在采石矶的青石上,期待着大江月出,愿采撷一掬清丽的月光,祭祀一颗漂泊的诗魂。

长江无语东流。

李白晚年是在皖南度过的。是这山灵地杰吸摄了他一颗诗心,是这流泉飞瀑江水溪流萦系着他无限诗绪,善酿的纪叟老汉的新熟的白酒令他陶醉,还是采石矶的白壁素月让他流连?

安徽这方山水人杰地灵,古往今来吸引了多少文人墨客,又哺育了多少名垂千古的风流才俊?佛道圣地九华山、天柱山,山清水秀的敬亭山,更有风姿卓越的黄山,令多少诗人如蛾逐光,诱发了他们多少情愫?黄山,72峰,层层拥翠,峰峰相连,加上奇松怪石,波涛般的云海,喷玉吐珠的温泉,构成一幅绮丽、变幻无穷的画卷;天都峰高耸云端,如入帝乡仙郡,玉屏楼虚无缥渺,枝叶苍郁的迎客松,翠臂摇曳的仙立道旁,令人神思飞越,散花坞的“梦笔生花”天然成趣,令人叫绝…

李白写了大量吟咏黄山的诗篇,他遍访各地,其中更爱采石矶的月光。有一首堪称千古绝章: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我想,这首诗应该是在采石矶写的,或者是写给采石矾的。李白面对浩浩大江,仰望皎皎明月,孤独地徘徊在江边,大发感慨,一吐胸中块垒。李白的豪气冲霄,汪洋恣肆的诗才,天子不能臣,诸侯不能制,王公大人不能凌辱的伟岸形象和独立人格,使他永远站在现实主义的对面,陷入孤绝的境地。他只能借酒浇愁,借月抒怀,以明月为友,以山水为侣。他生性豪放,充满了酒神的进取精神,饮酒是追求一种精神的解放;“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一醉”又是“累月”这简直是令人拍案叫绝的夸张,超越凡人的想象。在李白眼里,有了酒,有了月光,什么王侯,什么皇权,去他的吧!你们算老几?他和月光真是莫逆之交,情深意笃。可惜我没有生在唐代,没有能够和李白在一块儿等待和欣赏采石矶的月光!

李白:孤独的月光(图7)

李白喜欢月光,他是歌唱月亮的诗人。梦幻般的月光和醉人的美酒,伴随着他走过浪漫主义的一生。他诗里蒸腾着酒的芬芳,也弥漫着月光的凄清。正如诗人余光中所云: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开,吐就半个盛唐!

李白独独钟情月光,大概是因为月光的冰清玉洁,纤尘不染,清丽高古。心有灵犀,李白厌恶人世的、浑浊,多想飞上月空,遨游青天明月,只有清冽的月光才能相配他圣洁的精神。李白晚年诗里常出现孤独的意象:“浮云卷碧山,青天中道流孤月”“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更有代表性的是那首《月下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又是一轮孤月之下,又是花间独酌,那是何等的孤独啊!一颗踌躇满怀、诗情烈火的心灵经过人生的漫漫风雨,此时此地是何等的孤寂凄凉啊!

月亮是孤独的,李白是孤独的。

天上只有一个月亮,地上只有一个李白。

李白孤独的程度在于他独创性的深度。孤独并没减弱他与人间的血肉联系,他以自语的方式同人间交流,以默想作为精神的触须,微微地伸出探索生命的价值。任何一个生命个体都不可能摆脱孤独,这是生命的痛苦,又是自然赋予我们生命的尊严。

李白尽管生活在一个开放多元的大唐帝国,特别是盛唐时期。但它的社会制度毕竟是封建的,它的思想基础是孔孟之道。在那样的时代,一个纵有天才、鬼才的诗人,没有政治权势作背景,单靠文学艺术自身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他只能借助文学言情抒怀,用理想和梦幻来编织一缕,抚慰孤独和幽寂的灵魂。这是时代的悲剧,也是他性格的悲剧!当他重返皖南时,已是生命的暮年,他心灰意冷了,对仕途彻底绝望了,身边依然是一把剑,一卷诗书。他的心灵更忧郁、孤寂、凄苦了!

李白:孤独的月光(图8)

夜色更浓了。空气里弥漫着草木萌发的青苍味,江南特有的泥土发酵般的醇香味,还有浓浓淡淡的水腥味。氤氤氲氲,空气鲜冽、纯净,吸上一口,让人心肺尖尖打颤。幽黯的江面上蓦然出现一簇簇灿灿的冷银,像飘浮着一尾尾小鱼,玉白、葱白、雪白。江涛张着嘴巴,贪婪地吞噬着,但越吞越多,那银灿灿的光更亮了,广阔的江面上布满神经质的乱颤的银辉。

我抬头向空中望去,天空布满一天星斗,像李白的诗句在历史的苍穹上闪闪烁烁。转瞬间,远处的江涛里“腾”地跳出一轮圆月,光芒先是发红,继而赭黄,由赭黄变成浅金,渐渐又变成银白。啊,一轮江月“滟滟随波千里”“空里流霜不觉飞”烟光万顷,银鳞万顷。江水碧空是溅天而过的淋淋漓漓的光芒。这是张若虚的月光,这是李白的月光,这是大唐的月光!只有他们的月光才如此富有诗意,如此幽雅,如此撼人心魄!

岸上之清风,江上之明月。1200年前这样诗意的夜晚,李白来到江边,心头郁积的烦恼倾刻间风逝云散,一片空明。月光给人一种仙风道韵,她有一种魔力,使人摆脱人间的俗尘,梦一样迷离,情一样秾丽。月光,使人感到惊人的隐秘性、消融性、虚拟性,月光使人想入非非,使人进入一种虚幻的世界,一种禅意潜远的世界。

孤月悬空,银河清澄,北斗参差,一片晶莹明净。

李白:孤独的月光(图9)

李白一生寻道觅仙,月光给他创造了一种虚幻的意境,他能不如痴如癫,如醉如酣,如梦如幻?月亮在江水里跳跃,悠悠,忽隐忽没。李白醉眼朦胧,看江水把月亮淹没了,扑腾跳进江水里捞月,又憨又痴的李白此时此地应该有这样的举动!嫦娥不是经不起月光的诱惑,偷吃灵药,轻舞长袖,飞到月亮上吗?那是一个至善至美的境界,在青天碧海写下一个美丽的神话!

其实,李白并没有跳江捉月,更不会酒后跳江捉月,那不以身饲鱼了吗?他来到采石矶上赏月倒是真的,这里的江月的确迷人,令人遐思,诗情喷涌。李白独坐敬亭山后,李白独酌花间酒后,孤独的晚年,贫困交加的生活,郁郁不悦的心情,一生素志未酬的积愤,他到哪里倾泻?他临终还忘不了酒和月,为宣城一位已故的善酿的纪老头写了一首诗:“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夜台无李白,沽酒与何人?”这是他酒后的豪语。李白悲痛欲绝,在空明的月夜,酹酒长江,还整整哭了三天三夜。豪放与天真在这里得到和谐的统一。“鱼目亦笑我,谓与明月同”人们出于对谪仙的热爱,编撰了李白跳江捉月,溺水而死,魂归仙境的故事。

李白呀,你虽然仕途蹭蹬蹇涩,但你千首诗胜过万户侯,你战胜了所有帝王将相。不信,试试看,浩浩荡荡的二十五史,删去某一个皇帝,历史似乎没有什么反响,若删去李白,那历史会疼得大哭,会暴跳如雷,会怒吼狂啸!李白呀,你傲岸的身影,高贵的头颅,风流千古的诗章,永远屹立在岁月的长河里,你是历史的浮标,民族永恒的!

月亮越升越高,整个天空大地是一片空明迷离的世界,长江浩浩东流,涛声汩汩,浪语呢喃。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李白

李白(公元701年-公元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后世将李白与杜甫并称为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李白的诗以抒情为主,善于从民歌、神话中汲取营养素材,构成其特有的瑰丽绚烂的色彩,是屈原以后中国最为杰出的浪漫主义诗人,代表中国古典积极浪漫主义诗歌的新高峰。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李白生活在盛唐时期,二十五岁时只身出蜀,开始了广泛漫游生活,天宝元年(742)李白被召至长安,供奉翰林,后因不能见容于权贵,在京仅两年半,就赐金放还而去,然后由高天师如贵道士授录济南(今山东省济南市)的道观紫极宫,成为一个真正的道士。其诗歌总体风格豪放俊逸,清新飘逸,气势磅礴,大气十足。它们既反映了时代的繁荣景象,也揭露了统治阶级的荒淫和腐败,表现出蔑视权贵,反抗传统束缚,追求自由和理想的积极精神,并具有浪漫主义精神。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