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诗情画意(2019.11.下)

日期:2019-12-04 21:01:2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85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1)

2019年11月16日原诗:马祖培

未必神工鬼斧痕,边城古堡是前身。

当年戟剑伤尘世,兴替沉浮警后人。和诗:罗星

岁月风霜留印痕,壘残堡废沙围身。

宏图霸业今何在,断剑锈刀叹古人。和诗:张丽华

古堡留迹痕,街衢繁闹是前身。

硝云弹雨文明毁,铸剑为犁警后人。和诗:陈家政

断壁残垣古战痕,刀光剑影屠民身。

腥风血雨何残忍,谁祭凉州泉下人。和诗:荆树民

当年兵燹可寻痕,遗迹废堡证古身。

岁月峥嵘虽逝去,不忘前事鉴今人。和诗:坪佳音

古堡留残痕,水葬硝烟引咎身。

天象时空入网眼,是非评判不凡人。和诗:崔建华

风雨沧桑遗古痕,千年不倒挺腰身。

苍天阅尽前朝事,胜败荣枯看后人。和诗:杨萍

雁过长空未有痕,浮生乱世苦萦身。

沉沙寂寂雄关在,不见征杀浴血人。和诗:老文

鬼城西域有余痕,震怒天神成废身。

临水簪云描丽影,颦眉翘指引游人。

步韵填《忆江南》罗星

荒沙上,战火尚留痕。

锈簇警今人。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2)

2019年11月17日原诗:马祖培

寒潮掠过楚天低,四望冰晶镶玉肌。

雪覆山中增秀色,山隐雪里显神奇。和诗:罗星

冰凌高挂柏松低,剔透晶莹赛玉肌。

石笋掌灯差可比,纵非日照更称奇。和诗:张丽华

冰肌玉骨青松低,凌柱婷婷如雪肌。

美妙晶莹凝瀑布,出神入画留神奇。和诗:陈家政

白练高垂松柏低,水晶洞里赏冰肌。

银妆世界令人醉,雪飘景色奇。和诗:荆树民

山挂玉帘窥松低,袭人寒气沁肤肌。

东君畏冷暂停步,任凭晶莹呈幻奇。和诗:坪佳音

水洞冰挂观天低,眼前松树穿原肌。

一年四季同温热,两种自然迎客奇。和诗:崔建华

冰川耸立云天低,山色晶莹若玉肌。

尤赞峰峦松柏树,严寒世界谱传奇。和诗:杨萍

千年不遇气温低,树木山川饰玉肌。

飞瀑悠忽成挂冻,冰晶世界堪称奇。和诗:老文

千山冰挂坠云低,万物银妆裹玉肌。

傲雪梅红难觅影,凌寒松劲不称奇。

步韵填《忆江南》罗星

何神物,晶亮挂崖低。

东海龙王须茁硬,下凡仙女亮冰肌。

谁见不称奇。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3)

2019年11月18日原诗:马祖培

柳影风摇亭阁楼,老荷红瘦半湖秋。

莫愁往事早成梦,且把万忧付漩流。和诗:罗星

荷香曾忆满层楼,粉面如今付肃秋。

失意莫愁独立久,思夫不见泪空流。和诗:张丽华

萧瑟柳枝依黛楼,飞檐翘角荷塘秋。

芙蓉华尽莫愁路,千古诗人芳史流。和诗:陈家政

惊梦莫愁访角楼,金陵遗事传千秋。

半塘荷叶伤心地,一缕清泉空自流。和诗:荆树民

飞檐亭阁楼叠楼,残荷半塘报晚秋。

杨柳不諳霜雪降,亦然袅袅卖风流。和诗:坪佳音

莫愁湖岸柳嘲楼,能避几人雪雨秋?

名利不除心怎静,绿肥红瘦皆风流。和诗:崔建华

莫愁湖畔莫愁楼,玉女莫愁立暮秋。

碧水残荷依旧在,传奇千古亦风流。和诗:杨萍

十月初三登角楼,残荷瘦柳满庭秋。

莫愁淡然无哀怨,闲看时光万古流。和诗:徐珍

柳摆风摇人倚楼,绿残红断荷悲秋。

莫愁空叹春无迹,亭外无声涌巨流。和诗:老文

莫愁舒袖舞宫楼,老柳残荷伴楚秋。

下里巴人传百世,阳春白雪更风流。

步韵填《忆江南》罗星

寒来早,风急灌妆楼。

失意莫愁孤立久,漠然冷对半池秋。

岁月任空流。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4)

2019年11月19日原诗:马祖培

香魂带醉沁冰肌,新蕊初萌挂玉钩。

脂露清幽惊世艳,只求净土著风流。和诗:罗星

晨寒夜露香微透,紫蕊银花托翠钩。

暖日有情莫暴晒,冰肌玉骨正风流。和诗:张丽华

梨花着雨衬肤肌,素袖白妆魂欲钩。

东有风情吹,乱琼碎玉也风流。和诗:陈家政

风起梨花片片舞,白衣紫蕊傍帘钩。

清香素雅无俗艳,春暖枝头第一流。和诗:荆树民

梨花带雨一株雪,翠叶轻托白玉钩。

娇嫩欲滴不忍看,幽香暗溢自风流。和诗:坪佳音

含馨修玉晨曦揉,簪碧琼颜胎中钩。

俗世凡间羞日月,一身清气数风流。和诗:崔建华

乳苞初绽面含羞,梨蕊染霜挂翠钩。

绿叶轻拥意蕴美,冰清玉洁掩风流。和诗:杨萍

带露娇颜玉面羞,纤丝点蕊系银钩。

梨花本是寻常物,宠爱加身便一流。和诗:徐珍

纤柔清丽娇含羞,如雾如烟挂玉钩。

如醉如痴寻旧梦,梨花带雨自风流。和诗:老文

百艳未开梨蕊羞,繁星闪烁捧银钩。

红楼偷去三分白,一缕幽香随玉流。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5)

2019年11月20日原诗:马祖培

寒林霜降黄颜重,叠叠层层卷乱蓬。

是否那年挥手去,相思从此染秋浓。和诗:罗星

红艳黄明秋色重,天清不见乱飞蓬。

如天似叶心分裂。一半凄清一半浓。和诗:张丽华

霜染秋林色多重,栈桥两侧草低蓬。

思乡孤女想归雁,兄妹双亲烹味浓。和诗:陈家政

山高路远雾重重,瑟瑟秋华醉蒿蓬。

寂寞空阶时欲晚,佳人团聚归心浓。和诗:荆树民

枫林黄叶秋凝重,冷雨寒风掠草蓬。

少女匆匆登石径,相约切切情正浓。和诗:坪佳音

几叶黄衣绣石宫,纵横交错搭仙蓬。

窗观经纬闲来客,门纳四方喜乐浓。和诗:崔建华

落叶扶摇飞九重,秋风萧瑟落莲蓬。

栈桥遗梦难相见,山色染黄情愈浓。和诗:杨萍

寒山岭壑万千重,衰草荒丛尽野蓬。

瑟瑟寒风淅淅雨,匆匆拾阶为情浓。和诗:徐珍

层林尽染万千重,秋叶纷飞类断蓬。

满目黄颜绿隐去,茕茕孑立相思浓。和诗:老文

缓步登云梯九重,寒风带雨卷蒿蓬。

昔年执手春犹丽,今日别离秋意浓。

忆江南罗星

抬望眼,秋色一重重。

思绪纷纷如落叶,郎踪飘忽似飞蓬。

是怨是情浓?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6)

2019年11月21日原诗:马祖培

江北江南凭眺望,阶高阶矮惹流连。

秋云似黛塔天外,画阁笼烟风景闲。和诗:罗星

薄雾轻烟黄叶浅,飞檐危塔色相连。

若无侧立高楼影,疑是瑶山秋色闲。和诗:张丽华

湖光潋滟舞轻纱,三色树林楼塔连。

隔水遥听仙境曲,往来过客心悠闲。和诗:陈家政

闲步古城眺佛塔,紫台树影远相连。

云舒云卷一江水,坐赏湖光百虑闲。和诗:荆树民

洞外天高地宽远,凌峰古塔舍相连。

洞内亦有小乾坤,信步悠哉好休闲。和诗:坪佳音

浴烟笼罩扇中天,城塔遥观古事连。

砖石解听通用语,秋黄目睹客游闲。和诗:崔建华

洞外晴空罩塔山,水天一色互牵连。

古城墙内千秋事,云散烟消若等闲。和诗:杨萍

洞里乾坤洞外川,江烟似雾江水连。

悠悠万古红尘事,练事何如省事闲?和诗:老文

洞中洞外石头砌,塔底塔尖云尾连。

看破红尘忘俗事,听凭宿命乐悠闲。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7)

2019年11月22日原诗:马祖培

霞灿秀亭千丈景,云蒸碧水一湖春。

波中倒影似微醉,任是无声也动人。和诗:罗星

云驻贪婪觑秀色,碧湖更夺一山春。

左看右顾已心醉,翠鸟数声偏动人。和诗:张丽华

遥看梨花秀万岭,近瞧湖柳妆千春。

巍峨秀美袅娜缀,光色惊呆绘画人。和诗:陈家政

绿影波光柳岸新,青山映衬滿湖春。

一壶龙井亭台坐,堪比桃源出世人。和诗:荆树民

远岑黛青近湖碧,天光树影一池春。

惠风拂面吹微醉,烦恼尽抛快乐人。和诗:坪佳音

天生两座仙峰临,地涌一池碧水春。

风暖吹成几侯鸟,雨温酿就勤耕人。和诗:崔建华

天蓝山黛浮轻云,水榭亭台满目春。

柳色湖光景若画,流连忘返醉游人。和诗:杨萍

云天彩树湖山美,喜看樱梅满目春。

柳翠风香莺燕舞,长亭赏花人。和诗:徐珍

半湖倒影半湖魂,柳绿花红处处春。

燕舞莺歌山水笑,云蒸霞蔚倍迷人。和诗:老文

风吹丽影满湖薰,日照流云万谷春。

有幸觅得佳妙境,不辞长作岭南人。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8)

2019年11月23日原诗:马祖培

天上人间梦里游,老槐剪影诉婵娟。

不随妖艳争春色,却喜清幽独自闲。和诗:罗星

风剪老槐身矍铄,清秋一梦到婵娟。

深情不独少年有,须发不肯闲。和诗:张丽华

空邃星繁映水中,乾坤上下两婵娟。

相约今日在槐下,对视无言心自闲。和诗:陈家政

碧空明月色如银,数点寒星伴玉娟。

澄水一湖映夜幕,云舒云卷自悠闲。和诗:荆树民

一江春水浸明月,树影婆娑迎美娟。

独立老槐耐寂寞,留得翠冠人休闲。和诗:坪佳音

月清水静本天然,老树夜风舞便娟。

大小乾坤枝叶秀,长短时光古道闲。和诗:崔建华

皓月当空映海面,人间天上共婵娟。

古槐俯瞰水中影,自在岸边乐享闲。和诗:杨萍

月在青天树在湾,人间天上两婵娟。

浮光倒影如仙界,仙界何仙似我闲?和诗:老文

风缓波平浸水月,树斜枝影探婵娟。

仰看秋夜星明灭,坐等春来人懒闲。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9)

2019年11月24日原诗:马祖培

孤舟摇橹过山林,闲看夕阳撒万金。

暮鼓晨钟消俗念,前波后浪醒尘心。和诗:罗星

彩霞溶水过山林,夕照更添一道金。

纵有寒风瑟瑟响,艄公已觉暖孤心。和诗:张丽华

幕临霞染远山林,风静湖光满是金。

一棹轻舟任尔荡,鱼丰福满最开心。和诗:陈家政

暮色苍苍笼密林,夕阳映照水流金。

清风向晚舟归岸,谁解漁翁此刻心。和诗:荆树民

暮云落日黯山林,碧水映霞波耀金。

蓬船蓑翁投剪影,渔歌唱晚醉人心。和诗:坪佳音

一池网尽山和林,两日晒出四季金。

篷里揺来酉卯事,家中智酿驱寒心。和诗:崔建华

晚霞似火照丛林,湖面波光灿若金。

一叶小舟行水上,山川美景醉清心。和诗:杨萍

渔舟唱晚鸟归林,夕照浮光水跃金。

两岸秋山披黛色,时闻暮鼓静修心。和诗:老文

斜晖暮霭罩疏林,轻网半舱值几金?

隔岸妻儿笑语唤,温粥茅屋暖寒心。

步韵填《忆江南》罗星

西风急,暮色暗山林。

溶水彩霞流暖意,多情晚照更投金。

不忍冷孤心。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10)

2019年11月25日原诗:马祖培

郁郁霜林秋意重,茵茵幽草晚情浓。

空灵深处藏秀色,袖拂烟岚风。和诗:罗星

秋意沉沉情更重,奈何人远雾烟浓。

心想即刻睹郎面,飘带纤纤难御风。和诗:张丽华

薄雾绕林枝叶重,翩跹少女恋秋浓。

独观满目斑斓色,水袖凌空舞晨风。和诗:陈家政

霜染秋林色雅淡,风搖金桂馨香浓。

幽幽逸野舒心境,如梦霓裳甩袖风。和诗:荆树民

雾霭枫林霜凝重,寒蝉凄切秋逾浓。

羽罗飘动不拂雾,相会在即脚起风。和诗:坪佳音

空旷山林飘逸中,蛇毒瘴气无情浓。

枉作虐,四面八方刮旋风。和诗:崔建华

层林尽染雾重重,仙女下凡情义浓。

山野空濛如梦幻,纱裙飞舞飘香风。和诗:杨萍

轻霭如纱千百重,林深叶茂草香浓。

谁家女子霓裳舞?衣袂动晓风。和诗:徐珍

光疏林寂霜华重,草木轻黄朝露浓。

独立寒秋忆旧梦,云消雾散又东风。和诗:老文

天女临凡纱羽重,风痴草醉露花浓。

黄粱乍醒惊魂魄,一枕簟席两袖风。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11)

2019年11月26日原诗:马祖培

崇山峻岭烟云洗,天韵地姿入画扉。

空空归大觉,苍崖半掩映斜晖。和诗:罗星

千座青峰破雾障,一声鹤唳惊心扉。

深渊正怯暗无底,却喜山头抹夕晖。和诗:张丽华

半山木簇远峰叠,弥动氤氲过野扉。

地远谷幽微怅惘,坐观林隙美倾晖。和诗:陈家政

群山万壑叠重重,霞蔚云蒸写玉扉。

名画千年传胜迹,几行诗字沐清晖。和诗:荆树民

山雾缭绕岭隐现,熏风徐吹畅心扉。

亦真亦幻似仙境,明灭夕阳云映晖。和诗:坪佳音

苍山如海尽奢灰,美景人工去靓扉。

双目借来不透底,夕阳飞射难争晖。和诗:崔建华

雾绕云缠山峻伟,宛如仙境写诗扉。

天公降下红衣女,万壑千峰沐晚晖。和诗:杨萍

峰峰壑壑驾云归,仿佛仙人闯天扉。

女子岩边良久立,斜阳淡淡洒余晖。和诗:徐珍

群山叠翠展雄威,白雾如袍风入扉。

伫立此中观秀色,神州处处现春晖。和诗:老文

空山秋雨送云归,彻谷梵音出佛扉。

顿悟悬崖脱红袖,渐抛尘念赴祥晖。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12)

2019年11月27日原诗:马祖培

长桥波横晨风吹,人走牛行犬影随。

如画青山云雾起,一湖乡梦任萦回。和诗:罗星

笼江浓雾厚难吹,晨出暮归影自随。

若问农家乐不乐,笑声方去又重回。和诗:张丽华

湖兰山影薄纱吹,四季耕耘农紧随。

纽带连接南北岸,任劳欢愉把家回。和诗:陈家政

河面细风缓缓吹,汗收闲适悠然随。

青山绿水来相伴,落户农家去不回。和诗:荆树民

日暮山乡闻笛吹,农夫归来耕牛随。

桥横峰立波光粼,欲慕陶公思不回。和诗:坪佳音

一阵西风桥上吹,吹来二老犬牛随。

秀色锈蚀磙,风景自然心带回。和诗:崔建华

江南烟雨和风吹,挑担牵牛狗紧随。

绿水青山春色美,乡愁梦里依稀回。和诗:杨萍

烟岚渺渺晚风吹,牛老闲闲慢步随。

黄犬戏牛追尾吠,夫妻和乐把家回。和诗:徐珍

波光掠影暖风吹,信步长桥友伴随。

薄雾炊烟接远黛,忙闲交替桃源回。和诗:老文

破雾穿云牧笛吹,银波碧水影相随。

一峰独秀擎天立,两岸农家戴月回。

步韵填《忆江南》罗星

山峰矗,江雾晓风吹。

赶集耘田需趁早,人勤幸福自相随。

崖壁笑声回。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13)

2019年11月28日原诗:马祖培

门前小瓦岁痕重,树上春花秀色青。

馆阁安宁环境雅,正逢老朽解心经。和诗:罗星

日照篱园门透碧,中庭风暖白连青。

老来不惯春花闹,半掩窗扉读旧经。和诗:张丽华

琼花玉树如冰雕,清秀眼迷寻叶青。

黛瓦粉墙居宝地,孙贤子孝传家经。和诗:陈家政

阅尽风云数百年,朱门黛瓦石阶青。

老槐树下赏春色,不念茶经即酒经。和诗:荆树民

黛瓦经年留岁痕,春花依旧草青青。

门扉半掩通幽径,书院好藏万卷经。和诗:坪佳音

四季瓦颜妆不重,树春球艳如期青。

馆藏八宝酝天下,心装佛海纵横经。和诗:崔建华

旧院古宅风雨浓,新春老树又回青。

书香门第百年盛,代代吟诗诵五经。和诗:杨萍

朵朵琼花出雪洁,枝枝碧叶入帘青。

阁窗黛瓦清幽处,重读先贤道德经。和诗:徐珍

春色满园花满屏,庭幽廊暖叶青青。

偷来半日闲滋味,独处一隅读五经。和诗:老文

窗棂条条谙古音,琼花朵朵白含青。

鳞鳞灰瓦印年月,片片菩提留贝经。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14)

2019年11月29日原诗:马祖培

一湖碧水成幽境,万顷微波入旷怀。

山野丛林晓露重,小亭却喜雾湮开。和诗:罗星

风叶啼莺造秘境,青山绿水育情怀。

幻想仙女下亭阶,不忍风吹雾散开。和诗:张丽华

迷雾青山湖水映,细流千万竟抒怀。

风光无限人安逸,忧苦郁烦已洞开。和诗:陈家政

举目山河尽染霾,朦胧景色难舒怀。

陰陰云雾埋仙境,细赏凉亭心气开。和诗:荆树民

烟笼寒水雾朦山,风送莺啼抒郁怀。

且喜小亭破霾出。可期朝日扫云开。

和诗:坪佳音

仙池随意飞亭台,雾里看花难入怀。

天镜照明真伪鉴,崇山峻岭目当开。和诗:崔建华

湖水空濛入幻境,山林幽雅抒情怀。

草青柳绿亭阁秀,景色怡人笑靥开。和诗:杨萍

山山水水似蓬莱,郁郁葱葱入绮怀。

雾雾濛濛仙境在,亭亭阁阁紫轩开。和诗:徐珍

烟波浩渺脱尘埃,云树依稀风入怀。

故友相逢人易醉,玲珑台上笑颜开。和诗:老文

一水一山堪入画,亦真亦幻寄情怀。

欲邀群友当亭坐,对句联诗心绪开。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15)

2019年11月30日原诗:马祖培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荷锄人去空愁怅,无奈诗人补素笺。和诗:罗星

红稳白轻映浩天,一风吹落实堪怜。

不知郎处花开否?残瓣情深附彩笺。和诗:张丽华

飞舞似蝶上扰天,花飘零落自哀怜。

友人同赏眼缭乱,你和我吟留彩笺。和诗:陈家政

樱涛粉海蔽云天,短暂花期人所怜。

几瓣浓香作信物,道声珍重寄空笺。和诗:荆树民

落花春去奈何天,晓镜鬓皤当自怜。

伶俜往事不堪忆,千里系情寄彩笺。和诗:坪佳音

谁信谢花躲上天?分明点鼠割枝怜。

闲情雅趣醉迷眼,满腹经纶难为笺。和诗:崔建华

花雨悠悠落九天,化成尘土实堪怜。

何时黛玉荷锄归,收取残红画彩笺。和诗:杨萍

艳艳娇樱染碧天,红消香淡惹人怜。

偏偏昨夜西风急,墨客尚未展画笺。和诗:徐珍

粉粉樱花霞漫天,盈盈簇立亦娇怜。

翩翩衣袂花中舞,冷冷清光书锦笺。和诗:老文

芳菲绽放香盈天,满地落红实可怜。

欲觅春情收艳骨,且将明媚制花笺。

步韵填《忆江南》罗星

春秾丽,红白映蓝天。

炫耀枝头招嫉妒,一风吹落让人怜。

几瓣夹书笺。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16)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17)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18)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19)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20)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21)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22)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23)

诗情画意(2019.11.下)(图24)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罗星

罗星,出生于1959年,四川成都,电影剧作家、国家一级编剧。文化部五个一工程奖获得者,曾任峨眉电影制片厂专业编剧、紫禁城影业艺术总监、中国电影基金会副秘书长等职。

张丽华

张丽华(559年—589年),南北朝时期南朝陈后主陈叔宝的妃子。张丽华出身兵家,聪明灵慧,有辩才,而且记忆力很强,因此深得陈后主喜爱,为陈后主生有二子。祯明三年(589年),隋朝灭亡陈朝,张丽华因“祸水误国”被长史高颎所杀(一说被杨广所杀)。张丽华出身于兵家,因家中贫困,她的父亲、兄长都以织席为业。光大二年(568年),时年十岁的张丽华被选入宫,充当皇太子陈叔宝的良娣龚氏(龚贵妃)的侍女。陈叔宝一见张丽华就喜欢上她,从而得到临幸,于是便怀孕,于太建七年(575年)为陈叔宝生下第四子陈深。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