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父亲的日记本,关于语文阅读父亲的日记本的介绍

日期:2019-12-06 07:40:4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47

父亲的日记本

老家,父亲一直有一个专用橱柜,平时里总是上着锁,其实这个橱柜并没有锁着什么钱财之类的,就是一些普通的东西,父亲的钱财存折之类的物品都不会放在这儿,但父亲却把橱柜里的东西看得比钱财还要重要,从小我就知道父亲一直独自掌管了这个橱柜,就连母亲都不允许私下打开,钥匙经常打开橱柜用了后就藏了起来,没有人知道钥匙放在哪里,母亲也就不闻不问,自从我记事起,对父亲的橱柜就充满了好奇心,却无从知道这个橱柜的秘密,只是记得很多年前,偶然看到了父亲敞开的橱柜里放了厚厚的几本日记本,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物品,时隔多年,我也记不清父亲的橱柜里到底是些什么,只是深深地还记得父亲橱柜里工工整整的摆放着陈旧的日记本,有皮草的,有布面的,大大小小,好几本颜色……

那是还很小,父亲不允许看他的橱柜,在父亲的威严下也就不再去看,只是有时候时不时的父亲独自打开橱柜将那几本日记本拿了出来,独自翻阅,时而拿起笔在上面认真的写着什么,有时圈圈画画,有时记录几页,也不知道父亲在做什么,儿时的我识字不多,便也不知道父亲记录什么,但是他从不让我和弟弟翻阅他的日记本,看他的橱柜。

很多年了,心里总是有些好奇,却不敢问父亲,似乎父亲也不想让我知道什么,父亲的橱柜就那么一直锁着,那个橱柜还是母亲结婚时的嫁妆,如今也三十多年了,经过岁月的腐蚀,已经劣迹斑斑,不过这么多年父亲像宝贝一样守护着它。

直到前几年,父亲又打开了他的橱柜,我无意间看到父亲又在翻看橱柜里的那几本日记本,这次父亲没有回避我的意思,他大方的在我面前记录,翻看,而我也就怀着这些年的好奇心问父亲我能否看看你的日记,对父亲说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好奇你的日记本和橱柜里的东西,父亲默不作声轻轻地将手中的日记本递到我的手里,叮嘱我说看完了给他,不要乱说,之后,父亲就一边看着我,一边吞云吐雾的抽烟,似乎深思:……

我打开了父亲的日记本,有新有旧,有的由于年岁太久已经破旧不堪,好多地方都有掉页,只是用透明胶粘贴,腐蚀严重,打开内页,泛黄的日记本密密麻麻记录着他父亲过世之后每一年发生的事件以及生活里的感悟,这样的日记本有三本,内页里似乎还有油脂的痕迹和水滴的印记,我慢慢的翻看着父亲的这几本日记本,父亲读书不多,打地主分田地之后,让父亲中断了学业,在家务农,跟着爷爷学习,所以父亲在日记本上的话几乎没有什么华丽的文词,就连字体都是工工整整的一笔一划写出的楷体,字不漂亮,却很认真,看得出父亲是用心在写,用心记录了当年的事件和心得体会;除了这三本平常的日记本以外还有一本非常陈旧的账本,上面用钢笔清清楚楚记录着借账和欠账,记录着当年发生的事件造成的损失,每一笔账目都清清楚楚记清了所发生账目的原因,借款背后的还款日期等等。

除了经济账目之外,父亲还将平时亲友往来的生辰日期全部记录在案,在父亲的这几本日记本上,清清楚楚的展示了父亲自从爷爷去世之后的一系列事件。爷爷当年肝癌去世留下了年仅十七岁的父亲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奶奶,爷爷生前是一位人民教师,去世之后由于社会变革很多生前的遗物已被销毁,其中也就包括了爷爷的父亲留下的遗物,这些我们都无缘相见,只是爷爷去世之后,年纪轻轻的父亲便接过了爷爷的重担,奶奶便从一个生活无忧的妇女沦为了遗孀,那年奶奶才四十六岁,奶奶比爷爷大三岁,这次爷爷的离去给了奶奶沉重的打击,一个从无生活之忧走出来的闺秀嫁给爷爷之后一系列的生活变故让奶奶未老先衰,解放之后下放人民公社食堂,起早贪黑靠挣工分养家,爷爷的突然去世并未给父亲几个姐妹以及奶奶留下任何遗产,此时家中一穷二白,父亲三姐妹,一个姐姐一个,他是小儿子,却成了之后家庭的脊梁,爷爷去世之后,家中条件陷入绝境,父亲起早贪黑为了增补家中收入,年纪轻轻的他去集市上卖柴,回来时去生产大队干工分,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父亲一肩挑起了家庭重担,爷爷去世之后由于家庭贫困,大伯就入婿到本村蒋家,表面上大伯的入婿给奶奶分担了成家的忧虑,却是多年之后让大家追悔莫及的一个决定,大伯入婿却在蒋家死因不明,直到现在我们都无从知道,53岁的大伯去世的真正原因,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就不再追查,或许在后代人眼里,这些当年的真相都已不再重要,死者已矣,生者继续,何况还有大伯留下的四个儿女,再追查下去也毫无意义,可是这件事却清清楚楚记录在父亲的日记本里,大伯的一生发生的事儿父亲做了详细的记录。

爷爷去世之后,姑姑嫁入本村陈家的一个同年男子,当年那个男子也就是我前姑父,长得英俊潇洒,高高的个子,让奶奶一度以为给姑姑找到了终身托付,可是这又是一个彻底将父亲生活陷入绝境的另一个事件,姑姑结婚之后,前姑父婚姻出轨,姑姑婚姻不幸导致最终离婚分手留下了两个孩子在陈家,这次并没有和平分手,姑姑离婚之后嫁入本镇,而陈家却没有因此善罢甘休,伙同后来的妻子将父亲的家庭所有物件全部砸光,只剩下空空荡荡的低矮的房屋,爷爷去世之后本身一穷二白,却没想到遭到因此报复,没了也就没了,在那个贫穷的年代,父亲又能如何?可日子还得继续,之后父亲重新兴家,一一边照顾身体每况愈下的奶奶一边重新置办家业。

父亲在日记里清清楚楚的记录着当年的这些事件,如果不是父亲的日记,我至今都不知道当年发生什么,父亲是如何年纪轻轻的白手起家,姑姑的改嫁父亲是如何在何等艰难的处境,分文没有的情况下再次给姑姑置办了嫁妆,让姑姑找到了一生所依,而此时的父亲一无所有,家中空空如也,父亲在日记里写道:同年XXXX嫁入本镇结婚,时隔多年,近几年翻看父亲的日记时,才明白日记本上如何有了深深的泪滴痕迹,难以想象父亲当年是在一中何等艰难的处境悲痛之中写下了这些文字,而这些事母亲也知道的不多,父亲从未在我们面前提起,有时无意间的谈起,父亲还在刻意回避。

只是有时候看着父亲拿起日记本时神情凝重,夹杂着叹息。也许到今天我才明白父亲到底是为什么?那一声叹息,经历了多少不堪回首的往事!

1980年制,父亲清清楚楚的在日记本上写道,制以来彻底结束了人民公社的时代,在生产大队上分到了两亩田地,在日记本这一页,虽然时间久远,却能分明的看到父亲写下这篇日记的油印夹杂着泪水的痕迹,也许我是懂不了父亲当时的心情,或许只有父亲才会懂得那些经历过的峥嵘岁月,人民公社食堂忍饥挨饿的日子,而今分到了田地之后那种喜极而泣的心情,那种激动人心的时刻……

是啊,在那个年代,人们普遍追求温饱的年代,还有什么比多劳多得,自己当家做主要激动人心?而父亲记录的这篇日记,或许唯有文字才能表达他的内心,而他经历了爷爷去世,大伯入婿,姑姑离婚改嫁,此时分到田地的他来说,何尝不是上天的恩赐?你要他怎么能抑制自己激动的泪水?人民公社食堂时常忍饥挨饿,有什么比自己的土地更为心动?

1984年,父亲二十六岁结婚,母亲则是另一个镇的女孩,出身于贫农家庭,当时父亲家庭贫困,遭遇了一系列的事件之后,清汤白水的将母亲娶回家,一头猪摆了一个酒席便已算是结婚,母亲则是在这种环境下跟了贫穷的父亲,如今走过了三十多年的岁月。

翻开父亲的日记本,1984年之后的日记就显得零零碎碎,基本都是一些生活琐事和往来账目,而1984年之后的日记也就看不出父亲多少沉重的心情,也许就是那时候开始父亲生活才步入正轨,虽然生活清苦,却还是能看得出父亲对生活的满足,再往后看,也就是父亲在我读书之后生活的压力让他起早贪黑记录着生活压力太大的一些言语和发生的生活故事,只是我与弟弟的生活琐事占了大部分,每次生病,上学时间基本上都有记录。

小时候,我身体弱,时常隔三差五夜半住院,父亲在日记本里记录着,有一次我麻疹又发高烧,父亲打着手电筒和母亲凌晨三点感到乡里医院,发现乡里无能为力时硬是徒步走到县城治疗,父亲在日记本里说着,那年我才一岁多,初为人父的他没有经验,心急却不知如何是好,一生病就住院,还记得小时候常年生病,父亲每一年的收入都被我花得精光,父亲独自在日记本里说,有时候他真的压的喘不过气来,上有老下有小,他不知道未来路在何方?只是如果我不翻看父亲的日记,也许我一生都无从知道父亲的内心深处曾经如此的压抑。而我又哪里知道父亲为我付出了多少?可怜天下父母心,父亲生活里从来未提及一些过去的种种,偶尔无意间说出却还是轻描淡写,哪里有他日记本里记录的如此沉重的叹息?或许这就是为人父母之后一个父亲,一个男人的与担当。记忆里,父亲从未正是说起过这些往事,而他最常说的却只是麻林大坝修水库的日子。

厚厚的几本日记本记录着父亲早年的一些经历,或许不堪回首,或许是命运的不公,让十七岁年轻的父亲生活在那个时代,爷爷去世,大伯入婿,姑姑改嫁,之后的种种历练了父亲坚强的性格,在我眼里他从未低头,也从未诉苦,偶尔谈起也只是轻描淡写,几十年了,父亲以前从不让我和弟弟接近他的橱柜,翻看他的日记,也从未说起日记本里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近几年父亲才将他的橱柜公开,大方自然的将日记本里的内容给我看,应该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岁月淡化了父亲曾经不堪回首的经历,那些原本沉重的人生历史,在父亲的生命里,让父亲变得越来越宽容,父亲苍老的脸庞让我们觉得父亲如今也进入了花甲之年,父亲老了,对于一些曾经的往事也放下了,再不堪回首,都只是一种经历,那些命运里逃不掉冥冥之中注定的人生。

记得合上日记本时我问父亲,为何这些年你从未说起这些往事,父亲说,这些都是我们这一代与上一代的事,这些事你们无需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人有些事一代只能归一代的恩怨,而你们只需要走自己的路。

是的,父亲放下了,就算是大伯的疑案随着我们兄弟姐妹们的长大,这些真相已无足轻重,当年的决定与事件都成为了历史,在父亲看来,一代归一代的恩怨已经终结,对他而言,侄子们乃至后代的团结远比当年的真相更为重要,大伯的几个孩子也是大伯生命的延续与家中的团结,有些事注定要从此淹没。

父亲如今让我翻看他的日记,一来他也老了,过去的事儿已经从容淡然,让我知道他只是告诉了我,学会感恩,宽容,放下,让我懂得什么是割舍不了的亲情,二来只是让我们知道作为后人前辈们的历史,仅此而已。

我也终于明白,父亲那些年来不让我们知道那些往事的原因,一则我们太小,还不懂得其中的轻重,二则我们无需在过小的年龄里背负着家族历史的沉重。父亲如今公开,只是因为我们已经长大,早有了自己的判断,而有些家族历史让我们知道,只不过多了一重史记。

厚厚的泛黄的日记本记录着父亲早年的生活经历,这是父亲的人生,而父亲经历的种种磨难也终将鞭策我坚强的人生,从父亲的经历里让我体会到了父亲的不易,也让我学习到了父亲那种担当与宽容,父亲文化不高,却有着人生里最朴实的人生哲学。

我何等有幸,生命里让我成为了他的女儿,是这样的父亲让我在这些年浮浮沉沉的人生里坚强独行,我有着父亲的那种骨子里的顽强。几年前如果没有父亲不断的鞭策,也许有走不到今天,也不会那么快放下。

父亲的日记记录着真实的人生,那些泛黄的日记不再是文字,而是父亲每个阶段所经历的人生故事,在父亲的日记本里又何止这些故事,生活的点点滴滴,是父亲对生活的态度,父亲文化不高,却有着最朴实的处事哲学,父亲年逾花甲,终有一天,百年之后离我们而去,而他这些橱柜里的物件与日记却会留在我们身边。父亲老了,与母亲相依相偎几十年,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白头到老,一路走来,我们见证了二老从年轻到日暮的岁月,从青丝到白发。

父亲的日记本,关于语文阅读父亲的日记本的介绍(图1)

从青年到现在的驼背,多少历史会被遗忘,而他们慢慢地老去,随着他们的老去,老一辈的历史就会终结,这些年来,父亲也与当年的那些人和好,即便是心里曾经有了印记,却已不再计较。

父亲的日记依然静静地躺在橱柜里,那里锁着的是曾经的岁月与历史,却已经告诉我们宽容,团结,放下。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人生如戏,世事如棋,不管人生经历了什么,它都将成为过去,就像杨慎在临江仙里说: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父亲的日记本,关于语文阅读父亲的日记本的介绍(图2)

父亲的日记本,关于语文阅读父亲的日记本的介绍(图3)

父亲的日记本,关于语文阅读父亲的日记本的介绍(图4)

父亲的日记本,关于语文阅读父亲的日记本的介绍(图5)

父亲的日记本,关于语文阅读父亲的日记本的介绍(图6)

父亲的日记本,关于语文阅读父亲的日记本的介绍(图7)

父亲的日记本,关于语文阅读父亲的日记本的介绍(图8)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父亲

父亲,读音:“fùqīn”,口语叫“爸爸”,一个人直系血统的上一代男性。父亲,一词书面语色彩较浓,一般不作为面称。

日记本

日记本(NOTEPAD),是用来写日记的工具,记录一些事情,电子日记本具有删除、编辑等常用的功能,也是别人的私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