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纪实散文】琴姐(原创)下篇

日期:2019-12-21 11:14:4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90

【纪实散文】琴姐(原创)下篇(图1)

撰文/会飞的鱼

连长带人捉奸,由于没有经验,组织不够严密,特别是另一路人马麦地里大睡不醒,至使若惊弓之鸟,顶着月色仓皇逃回了二十里外的家里。人是逃了,可他除了穿了件裤衩之外,所有的衣服都遗落在了琴姐的家里。有物证在手,被上级撤职调离了。

琴姐总算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然而,这种看似平静的生活,却是暂时的,它的背后暗流依旧汹涌。

人们看待琴姐的眼光,也从那一次捉奸后发生了异样变化。原来和关系好的人,更是大造琴姐谣言,替受处分的喊冤。一些心怀不轨的人,趁打饭之际,摸手捏腚,语言肢体调戏同步进行,面对这种揩油的无耻行径,常常气的琴姐拿着饭勺子追打他们。有时,琴姐还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夜晚,推门敲窗声常会响起,琴姐搂着年幼的女儿,在被窝里惊恐万分,整夜整夜不敢入眠。

常期处于惊吓之中的琴姐,时常会出现精神恍惚,看谁都像坏人,看谁都想占自己的便宜。而在别人眼里,琴姐就是个作风有问题的女人,对于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儿,也就司空见惯了,不再有人去管,不再有人去怜悯帮助她。

灾难也最终降临在了琴姐身上。

连队有个叫毛三的壮汉,是从山东跑盲流”过去的。此人一米八的个头,一百八九十斤的体重,长相凶陋,人称黑毛魁”平日里是个无人敢惹的主儿。

面对琴姐那纤细的身材,粉白的颜容,毛三早已是垂涎三尺,只是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罢了。

这天中午,他喝完儿子的订婚酒,借着酒意,大白天闯进了琴姐家里,先是言语调戏,后是动手动脚,最后干脆将琴姐扑倒在炕上,欲行好事。

琴姐忍无可忍,摸起炕上做针线活用的剪子,向毛三下身扎去。只听毛三大叫一声,松开了琴姐,捂住大腿内侧,血流如柱。

也许这就是天意,给了恶人应得的报应。也是琴姐对敢于伤害她的人,发出了发自心底的怒吼!琴姐的剪刀不偏不倚,正好刺穿了毛三大腿动脉。毛三失血过多当场身亡,死在了琴姐家里。

琴姐入狱了。她因为,被判了十多年有期徒刑。这个可怜的女人,直到这个时候,才似乎彻底明白了:只有在狱中,才有她的一席安身立锥之地,才能保障她的人身安全。可这却苦了她十多岁的女儿,妙龄花季,爹没了,娘也走了…

谁,还会是第二个琴姐?…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毛三

毛三,73年生,贵州安顺普定人,曾在西藏当过兵,,2003年开始自编自演小品,05年进入安顺黄果树艺术团任小品演员自今,曾在贵州省小品大赛中获奖多次。

延伸 · 推荐

【纪实散文】大山里轶事——彪叔(下篇)【原创】

撰文/会飞的鱼彪叔的确是疯了。他在连部里的长条板凳上,被整整捆挷了三天。在这三天里,彪叔的吃喝拉撒,都是由负责看守他的知青,协助其就地解决。这就让原本干净整洁的连部,变得一片狼藉,骚臭味儿刺鼻。卫生员...

散文:你在故乡还好吗【原创】(下篇)

撰文/会飞的鱼欣姐的脚扭崴伤后,一直休息了一个多礼拜没有上班。在家静养期间,她始终忘不了江哥那天背她的情形:三四公里的山路,江哥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有好几次都差一点被脚下的积雪滑倒。他累得满头大汗,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