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

日期:2020-01-15 13:33:4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428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1)

宁夏固原市教界人士在兰州考察学习

今天以宁夏固原市教协会负责人臧斌为团长的固原市教界教教职人员,县区伊协会长,寺管会主任考察团一行42人,在兰州市教协会常务副会长丁仁孝等会长的陪同下,上午参覌了西关清真大寺,五星坪灵明堂拱北,桥门清真寺和东川大拱北,受到了市伊协名誉会长汪受天教长,市伊协副会长、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市伊协副会长、桥门清真寺阿訇张真虎教长,市伊协副会长、东川大拱北教长張恒阿訇和寺管会的热情接待并分别介绍了清真寺、拱北民主情况。

中午市伊协设宴在忠华餐厅招待了固原客人,市副主席、市伊协会长苏广林阿訇接见了考察团全体成员。

下午市伊协召开了两市伊协工作经验交流座谈会。座谈会由市伊协常务副会长丁仁孝主持并介绍了兰州市教基本情况和市伊协工作简况,固原市伊协负责人臧 斌交流介绍了固原市伊协工作的基本情况。市伊协副会长马忠阿訇,市伊协副会长马忠财阿訇,市伊协副会长張真虎阿訇,市伊协副会长马忠林阿訇,市伊协副会长張恒教长,市伊协副马顺德等陪同参观并参加了座谈会。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2)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3)

宁夏固原市教界人士在兰州考察学习 马千嵘拍摄

宁夏固原市教界人士在兰州考察学习 马千嵘拍摄

宁夏固原市教界人士在兰州考察学习 马千嵘拍摄

宁夏固原市教界人士在兰州考察学习 马千嵘拍摄

宁夏固原市教界人士在兰州考察学习 马千嵘拍摄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4)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5)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6)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7)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8)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9)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10)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11)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12)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13)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14)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15)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16)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17)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18)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19)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20)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21)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22)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23)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24)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25)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26)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27)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28)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29)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30)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31)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32)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33)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34)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35)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36)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37)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38)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39)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40)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41)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42)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43)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44)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45)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46)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47)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48)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49)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50)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51)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52)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53)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54)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55)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56)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57)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58)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59)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60)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61)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62)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63)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64)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65)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66)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67)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68)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69)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70)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71)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72)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73)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74)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75)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76)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77)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78)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79)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80)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81)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82)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83)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84)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85)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86)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87)

西关清真大寺阿訇马忠教长,马千嵘拍摄,马力克报道(图88)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