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散文,陈嘉宁,乘座命运的列车

日期:2020-01-15 13:53:0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27

散文,陈嘉宁,乘座命运的列车(图1)

呼啸的命运列车

陈嘉宁

从前的那个小男孩,乘座梦幻的列车,风驰电掣地回到现在,多年前的朗朗笑语音犹在耳,一切均都绝尘而去。他抑勒不住内心的冲动,扯开破锣大嗓,对着深沟险壑大声呼喝,死寂的山谷声如裂帛。山峰绕着他飞速旋舞,他怀疑那是出自另一个人的声音。阴性的词根停靠在现在。是否?此时的存在,与多年前的存在遥相呼应,维系着某种因果关系。

散文,陈嘉宁,乘座命运的列车(图2)

他曾经以苦行僧的执著,行走在异乡陌路,忍承着内心一阵紧似一阵的疼痛。秋风直若轻飘的行云,从车窗前掠过,他昏翳泊浊的眼神,多年以前是否已经看到──隐在时间深处孤独的命运?他书写着,笔锋触及历史。

散文,陈嘉宁,乘座命运的列车(图3)

乘座命运的列车,仿佛又回到懵懂的年代。那个神情木讷的男孩,依然纹丝不动端坐在矮木凳上,痴愣地望着密集的雨线。箭形的水柱从瓦塄间顺流直下,慢慢滴穿坚硬的地面,或是使劲下落到接水的瓷盆、木桶,发出啪嗒啪嗒不真实的、虚缈得好象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他一动不动,以少年的冷静和无情,和水滴比着韧劲。他那时就已经透过雨幕,窥到他以后生活在别处,甚至永远在路上奔突的命运。他知道,这是一个生活的游戏,是把成败摊在一边,披坚执锐和风车战斗的故事,更或是西西弗斯式劳碌的悖论。

散文,陈嘉宁,乘座命运的列车(图4)

他的童年安放在外婆家名为秀才湾的小村庄,那儿山明水秀,风光旖旎,无需施朱敷粉,自成一副典雅秀美的山水画,如列维坦的秋天,如柯罗的风景画,极内敛地遮隐住富含韵致的丰饶娇艳。可是这个静卧的村庄,仿如远古的遗物,与世隔绝。倘若偶有人语,声音在静的空气中一颤,就传达到无限古远,显得格外的清脆、响亮。

散文,陈嘉宁,乘座命运的列车(图5)

逝者如斯,小男孩迅猛地长大了。他已经验了许多人生的悲欢,目击了太多的污秽,在人世的锤炼中不久将要老去,这是无可避让的事实。很多年后,当他在加速行驶的列车上追怀往昔,他会发现,他以后的经历,不过是童年时代一节孤独的尾巴。他在诗中写道:

如今多么希望退回到最初的位置

在一种原始的慢中,进入绝对的寂静

另一个我,但是已不能够,紧紧回到从前

散文,陈嘉宁,乘座命运的列车(图6)

或许,生活一直静静地呆在它的应许之地,根本就没有被惊天泣地的大事件拖离过原处。借用罗伯-格里耶的话说:它冷峻地存在着,仅此而已。我们只是偶尔以诗意的形式,沉入形而上的梦境。

2008年

延伸 · 推荐

散文天地,陈嘉宁,情归故里

情归故里陈嘉宁亮艳的山色,幽蓝的苍穹;碧清的小溪,葱茏的修竹;从秦巴高地吹拂而来的冷峭寒风,水银一样柔和倾注的溶溶月色;漫山遍野的山歌和野吼,在微风漾拂的金色细雨中闪耀着光泽的树叶片儿,扑扇着翅羽抖落...

陈嘉宁90年代哲理散文两题

伤悼1993他们,曾经在我生活的画面里晃过的故人已经长眠于大地。今天,我坐眺青草茂布的坟茔,深情地怀念他们,怀念所有回归到出世前的空濛宇宙并享受其热烈拥抱的亡灵。一丝颤栗的欢悦或忧伤不自觉地渗入我的骨...

陈嘉宁||松鼠,关于陈嘉宁名字解释的介绍

诗歌不是仿古建筑,也不是对母语的追蓦,而是具体语境挤压下的生命,是一种个体言说的深刻体现。──王家新松 鼠陈嘉宁松鼠在树干上爬。将大树撤去。它只是在空中爬。沿着一条未经设计的略弯的曲线。没有任何附着物...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