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我的兄弟啊的惨叫一声,第三十三集

日期:2020-01-21 22:26:4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13

我的兄弟啊的惨叫一声,第三十三集(图1)

第三天晚上,在我的再次央求下,母亲的故事又开始了:

唉,儿子哎,你们这一代人啊,真幸福呢,享党和的福。妈那20年呀,真是不晓得怎么过来的?″母亲深有感慨地说着,摸了摸我的头;她缓慢地抬起了头,目光平视着窗外幽静的夜色,静静地凝视着远方,勾起了她20年前的往事回忆:

你三姨结婚后的第二年夏天,世道就变了。村上的乡亲们每天都议论纷纷,慌慌张张的,说是人来了。还说啥早几年就占领了我国的东北三省,叫什么滿洲国来着,让一个叫溥仪的前清皇帝当他们的狗。有个村上在城里教书的教书先生还好吓人地说,今年七月七号,人在北京城外一个叫芦沟桥的地方和的部队打起来了,打得好凶啊。现在已经占领了北京城,说不定很快就会一路打到河南来了。搞得乡亲们都人心惶惶的,每天都在说这件事。而且还说虽有八百万军队,但武器没人的好,飞机军舰都少得可怜。而那人的飞机一来就像是天上的烏鸦,黑压压的一片,把天都遮住了;那坦克一来就像地上的蚂蚁,成群结队的。所以啊,一败再败,一退再退,真是兵败如山倒啊。照这样打下去,中国还不晓得会不会亡国?蒋总统的主席还不晓得当不当得成?这教书先生又说了,原来党的红军改成了新四军和八路军,虽然他们作战很勇敢,可也是武器差,装备落后。而老蒋呢,一开始还处心积虑地要灭了八路军新四军。说什么攘外必须先安内。你看这不是胳膊往外拐,帮人的忙吗?真是让亲者痛,仇者快呀!而且这来势凶猛,净胡说些什么帮中国人搞,建立王道乐土和中日同文同种的鬼话,说得的比唱的还好听。连三岁的小孩都晓得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还听报纸上说,小还派来了许多什么开垦团,到我国的农村安家落户,开荒种地啊。他们就是要霸占中国,灭咱们老百姓的种啊。这些野兽般的强盗,听说他们不但武器好会打仗,而且到了一个地方,就实行什么三光政策,丧尽天良,烧光杀光抢光,妇女,连60多岁的老太婆和10来岁的小闺女都不放过,真是无恶不作啊。而现在中国又穷又落后,又有谁能治治这些凶恶的人呢?″

听了这些,想到自已巳经有14岁,想起家里几个沒出嫁的姐妹们,夜里都睡不好,经常做恶梦,继母也曰夜为我们几个女娃担心,可真是叫人担忧啊。″

“果然,到了第三年春节刚过,人真的打到河南来了,并听说占了好多城市。焦作已有军队驻扎了。离我们村不远的博爱县也来了一些军队,修起了不少碉堡壕沟,布起了铁丝网。还成立了什么宪兵营,皇协军,县公署,警察所,警备队,便衣队,维持会,会长就是原来的县长。他们一来到博爱县,就干了许多坏事。我们村的保长也三天两头在村里敲锣打鼓地宣传,乡亲们,说了,以后每个上了14岁的成年人都要统一办良民证,不办的就要被当做或份子抓起来枪毙。还说,以后要定期向交粮食交棉花,不交的要以抗日份子抓起来坐牢和枪毙。”

唉,自从老一来,日子可不好过了。老乡们每天担惊受怕,搞得人心惶惶的。征粮啊,修工事修砲楼啊,给人当苦力啊,饭都吃不饱,还要挨皮鞭和枪托,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啊!特别是那些家里当和八路军的,每天提心吊胆,生怕儿子回来被抓和受牵连。″

我有个远房亲戚兄弟死得好惨。那天夜里他刚刚躺下,突然听见有人大声敲门砸门,还叽里瓜啦地讲着外国话,骂骂咧咧的;他衣也顾不上穿,穿着件红兜兜,胆战心惊地下了炕,刚一把门打开,原来是几个兵闯了进来。他慌忙问,太君,你们找我有事吗?那些兵看到我兄弟穿着件红兜兜,就以为他是八路军。一个戴着眼晴当官的人瞪着像金鱼一样圆鼓鼓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老半天,望了望屋子四周,讲着生硬的中国话凶恶问了句,你的,良民证的,有。接着,他手指一挥,几个兵冲进屋里屋外到处翻箱倒柜,找了起来。我兄弟一听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还只18岁,天生胆小怕事,从沒出过远门。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人闯进家里,从沒见过这种场面,一时两腿发抖,连忙说,有,有。连忙从屋里找出良民证,递给军官看。这军官接过良民证,低着头,眯得像老鼠一样的眼睛看了看,又看了看我兄弟。用右手两个手指叉开,做了一个八字形状,皮笑肉不笑地问我兄弟,你的,八路的,明白。我兄弟一听,脑袋连忙摇得像泼浪鼓,结结巴巴地答,太君,我只是个种地的,我不是八路,也从来沒见过八路。那军官听了气得脸上的横肉成堆,嘴角的山羊胡须翹起,塌陷的酒糟鼻子长长的哼出一声,嗯!一一你的,良民的不是;中国人大大的坏,死啦死啦的。拔出腰上又长又亮的东洋刀,朝他胸口猛的一刺,我的兄弟啊的惨叫一声,就这样被人活活刺死了,血溅得军官一脸,流滿了一地。幸好他还是单身汉,一个人住。不然,人会杀了他全家。后来,野兽一样的兵还是把他的房子点了把火烧了。″

“鬼子好狠毒啊!”我充滿仇恨,咬牙切齿地说。

是啊,他们简直就是强盗是魔鬼!″

妈,那我三姨的那个土匪老公呢?″我问母亲。

他呀,″提到土匪姐夫,母亲气得直咬牙:人一来,他就当了了,参加了什么皇协军21师,当了一个小小的排长。你外公当场就气得吐血,大病了一场。我爹说,这可比当土匪还遭乡亲们恨啊!这可是给人当狗啊,帮这群强盗坑害咱中国人。我一家的面子往哪儿挌呀。你外公从此给全家立下毒誓,谁也永远不能去皇华庭家。

“我继母生下最后一个女儿我的九妹,一年以后,因为皇华庭你外公生气太多就活活给气死了。撇下继母和我们姐妹五个,幸亏有我爷爷在,资助全家生活。要不然,继母只有带我们出去要饭了。”

我还听那教书先生在村里和乡亲们说,人来我们博爱县,可真是坏事干尽啊!38年大年过后刚开春,在东金城,就烧毁房屋一百多间,杀死无辜百姓一百多人。在上屯村,有18个老乡从李封推媒回来,路过一座叫做什么18孔铁路桥时,被的强盗抓住,把煤车拉在一块用火点着,强行把他们一个个推进火里活活烧死,真是畜牲还不如,丧尽天良啊。在东矾厂村,人扫荡山区,一次就烧死躲在山洞里的老乡120多人。在柏山村,从北到南,就烧毁了乡亲们的房屋1700间。在寨卜昌村,鬼子扫荡放火烧了三天三夜,一片火海,2000间房子全都烧沒了。在博爱县一个叫磨头的地方,鬼子圈地1万多亩,20多个村庄5000户的1万多农民失去土地,那些靠丹水浇灌的大片良田,因缺水而绝收。在南关材,520亩小麦刚扬花,就被军队割去喂马。为净化铁路,沿铁路两侧的竹子和玉米统统被砍割,农民食物无依,生命难保。″

听母亲这么一说,我心里既愤怒又害怕,不禁为母亲有些担扰,我问母亲:

妈,鬼子这么凶,那你见过他们吗?他们欺负过你和姨们吗?″

母亲的目光与我的目光对视了一阵,从我的目光里,机灵的母亲似乎看出了我愤怒后面的胆怯;她认为她的故事吓着我了,因为我毕竟是个孩子。她拉着我的手,不停地抚摸着,像为我压惊。边摸边说:

儿子哎,故事吓着你了吧?本来这些我都不该告诉你的,可妈话闸子一打开,就没完没了,这鬼子也太可恶了,妈好恨啊。唉一一,″她叹了口长长的气继续说:

“儿子哎,我说刚才你问妈见没见过鬼子?妈只听说过沒见过,如见过妈那时是个小女孩,那可就遭殃了。我几个没出嫁的妹妹也都沒见过。”

我又问“妈,那鬼子来你们村扫过荡没有呢?”

“怎沒来过呢,我记得好像是十天半个月来一回。说起扫荡啊,这事你三姨可替我们担心,她嘱咐过那土匪丈夫,看在姐妹的份上为我们通风报信。这皇华庭也还有一丁点儿中国人的良心。每次他得到人要来我们村扫荡的,他总是偷偷派人连夜骑马赶来告诉我们,并到他家暂时躲一躲。继母和我们知道后,赶紧先挨家挨户地把鬼子扫荡的时间告诉村里乡亲们。回到家里,把能带的东西大包小包包好。半夜三更准备出发,因为河南土匪多,继母怕我们遇见坏人。她为我们姐妹几个打扮成老太婆模样,穿着破旧衣服,头上扎个布头巾,包着辫子,脸上涂着锅末灰,丑不拉鸡的。因为鬼子扫荡一般是早上八点左右到村里,所以我们全家连觉都顾不上睡,就连夜摸着黑走出村子,像逃荒一样,朝你三姨家赶去。你三姨家离我们村有十里多地,我们到她家时,走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天还沒亮。一到她家,你三姨就张罗着我们睡觉,我们走得又累又困,一下就倒在炕上都睡着了。”

不过,我们在你三姨家不敢久留;因我们都是姑娘家,一是呆久了不太方便,这个皇华庭见了我们姐妹几个色迷迷的;有时还对我和我六妹调情,讲丑话。有好几回吓得我和你六姨赶紧跑开。你六姨告诉我,有回她在你三姨家,去茅坑方便,就发现好像身后有人跟着她;但她又内急了,只好匆忙往茅坑跑。谁晓得刚一出来,皇华庭就悄悄从她身后把你六姨紧紧抱住,并用左手死死捂住她的嘴,右手在她身上不停地乱摸。你六姨吓得像魂都丟了半截,想叫又叫不出声。皇华庭却嘻皮笑脸地说,六妹,你好漂亮啊,可把我想死了。你六姨拼命挣扎,嘴唔唔地叫着,但毫无作用。皇华庭继续说,六妹你太见外了,姐夫就是自家人啊,姐夫早就喜欢了。只要你不说,姐夫我是不会亏待你的。正在这时,你三姨见你六姨这么久不见回来,她晓得皇老八的德性,不放心你六姨,一路叫着你六姨的名字找了过来。皇华庭这才放了你六姨躲了起来。看着你六姨一个劲地哭,问她什么事她又不说;你三姨也猜出了八九分,但也拿皇华庭沒办法。七八九妹她们还小,她们倒沒事。我和六妹心里很不踏实,但又不敢和你三姨说,怕影响她们夫妻感情。二是要回村里看看,家里还不晓得让鬼子遭踏成什么样子了?唉,儿子哎,你还小,很多事还搞不懂。在那兵荒马乱的年月啊,当女人真难啊!鬼子一来扫荡,我们实在不想去你三姨家。所以,以后鬼子来扫荡,我们再也不敢去你三姨家了。继母只好带着我们姐妹五个去你大姨二姨或者四姨家躲躲。″

“我们在你三姨家只呆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清早就跟着继母回村了。我们回到村,到家里一看,我的个妈呀,家里虽然没烧掉,可真是翻了个底朝天。吃的用的全都抢光了,院子里一地的鸡毛鸭毛。最无聊的是我们揭开空空的米缸一看,里面臭气熏天,屙滿了屎和尿。你看人好可恶啊!”

铛!铛!铛!......″这时,我床边的小闹钟响了起来。

母亲看了看时间,连忙对我说:儿子哎,九点了,你还沒洗脸洗脚,明天你还要上学。今天不讲了,快去到厨房洗脸洗脚,灶上旁边有热火罐,用勺子勺出来放在脸盆里洗啊。你也不小了,自已的事自已做。虽然我只有你一个儿子,可我从不惯坏你。听话,快去。可要把脸洗干净点啊,那手和脖子上都要打点肥皂才洗得干净呢。″

母亲真是说得我心服口服,我连忙好,好,好。″满口答应着,站起来朝厨房走去。

我很快打好水洗完了手脸和脚,脱去衣服鞋袜上了床。母亲却还在床边等我,见我钻进被窝,她也陪我睡了一会儿。沒多久,我在母亲温暖的体温陪伴下睡着了。

本集完,谢谢观看。

/users/44863687/f4e04bdbc4d0e95f1a29c2fe8a416e5d.jpg-mobile />

我的兄弟啊的惨叫一声,第三十三集(图2)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鬼子

日本鬼子,源自针对西洋侵略者的“洋鬼子”一词,在甲午战争之后,“鬼子”也被用在对日本侵略者的指代上。抗日战争结束后,“日本鬼子”演变成为华人地区常用的对日本人的蔑称。“日本鬼子”有时会简称为“鬼子”,比如电影《鬼子来了》和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中的“鬼子”指的就是日本人。有日本评论指出,因为两地文化不同,日本文化视鬼为“有强大力量”的象征,而并不一定像中国文化那样视鬼为“非人”,所以即使看到中国的示威标语写日本鬼子,也难以明白这个蔑称中的贬义。这个词语后来用于日本导演松井稔于2001年拍摄的电影《日本鬼子:日中15年战争·原皇军士兵的告白》。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