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滕,山,传,六,作者,苇杭

日期:2020-02-13 18:03:5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66

滕,山,传,六,作者,苇杭(图1)

蔡花也曾有过幸福的时光,和五彩缤纷的梦。鹰与鹰飞,雀和雀伴,滕山是个什么东西?麻雀屎!

蔡花虽生长在农村,却长得妍丽可人。父母和两个姊姊承包了耕作和家务。念好书是蔡花唯一的心事。蔡花也不负人望,考进了省重点盐城中学,上大学成了板上钉钉子的事。蔡花多才多艺,她跳的维吾尔姑娘辫子舞,让台下看得如痴如狂,热血奔流。蔡花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声音甜美,是校广播台的当家主播。她骑上凤凰28的自行车闪到哪,哪儿男生的目光就“齐刷刷”追过来,直到消失在云霞光影中。

命运捉弄人。姐姐出嫁,蔡爹暴病,这一切就像吹大了的肥皂泡,倏忽破灭。高三辍学回到了欲哭无泪的家,人生跌落到了低谷。

滕,山,传,六,作者,苇杭(图2)

说实话,当初滕山拿了十几万的钱,为蔡爹治病、丧葬,虽有这做亲的心事,倒並没有成日里上门逼婚,照旧儿回到几十里外的黄沙港,收他的破铜烂铁去了。姓蔡的收了人家十几万,又不想成亲,这叫什么事?闲人杂嘴,嚼舌根一多,那怕一人一囗痰,也能淹了蔡家人。

老族长柱着龙头拐杖,端坐在大堂上,眯眼沉思后,捋了一下山羊胡子,开囗道:花儿,知道你憋屈,可咱蔡家丢不起这个人呐,嫁给滕山吧,这是命,躲不开的。

蔡花知道,族长的话一言九鼎,抗争变得脆弱无力。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只有泪千行。

蔡花本以为,五大三粗的滕山,受不了她的作贱,会三拳两脚砸她个半死,曰子自然就过不下去了。出怪的是,滕山任她没日没夜的折腾,竟然没还一句粗囗,没弹她一根手指,生病住院五天五夜没离开她 一步。几个东北人耍了流氓,滕山又单刀赴会没半点含糊。这让蔡花本已冰冷的心热乎起来,对新的日头又燃起了希望一一

滕,山,传,六,作者,苇杭(图3)

蔡花有文化,聪明伶俐,一旦对生活来了信心,便产生不寻常的能量。她将黑黝黝的房子清理归整得敞亮起来,黄沙港海、淡水鱼虾泼街,农产品堆成山儿,她煮饭炒菜,搭配调理有色有味,这让经风受雨的滕山倍觉有家的好。

蔡花是滕山生意上不可或缺的帮手,商务谈判,她搭着滕山,就给闷葫芦配上了喇叭儿。找人通融说事儿,滕山开了车将蔡花送上门去,他自个跷了脚,悠悠地听着筱文艳唱的淮剧。不多久,一准会听到蔡花带着“格格”的笑声回到车上。

滕山缺教少养,脾气倔怪,蔡花熟通人情又和蔼近人。滕山这只老虎,若是在商场上打拼,蔡花就为他插上翅膀,如是跑到大街上咬人,蔡花就是移动的笼子将他罩住。卤水兑豆腐,一物降一物。好生蹊跷,倔驴滕山独服蔡花一帖药。有了蔡花,与街坊邻居、生意圈子的关系,就像春天的阳光暖和起来。那几年钢铁元帅升帐,废铜烂铁价格跟风儿往上窜。蔡花又为滕山添了一朵小“蔡花”曰子顺风顺水,渐渐红火起来一一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蔡花

位于沙河街东南约1.5公里的小山脚下。10户,65人。明代初期,蔡氏从吉安瓦西坝迁此。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