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热门 >> 正文

舆论审判,鲍毓明被驱逐

日期:2020-09-19 19:29:3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147

舆论审判,鲍毓明被驱逐(图1)

2020年9月17日,宣布,曾经身陷“收养”并“性侵”丑闻的鲍毓明,被依法驱逐出境。

通报,一定程度上给了鲍毓明“清白”或者说,懂法律的鲍毓明受到了法律的“保护”

通报的核心是这样的—

通过网络之后,鲍毓明2015年10月见到寻求“收养”的韩某某及其母亲,随后以“收养”名义与韩某某交往并发展为两性关系。韩某某伪造年龄,原本1997年10月出生,改为2001年8月出生,与鲍毓明见面时实际年龄已满18岁。同居150余天后,二人关系破裂,韩某某多次报警,又多次撤案。与此同时,以交友为名结识其他男性并交往。

认定,鲍毓明不存在和暴力胁迫行为,收养行为不合法,严重违背社会伦理和公序良俗。

由这份通报可以看出,鲍毓明在与韩某某的交往中并无违法行为,只是存在道德问题。鲍毓明尤其“幸运”的一点是,他原本以为“收养”的是未成年人,实际上是成年人,也因此躲过了一劫。

同样可以看出,韩某某及其母亲“求收养”“动机不纯”这符合之前一些网民的猜测—动机不纯的两方凑在一起,各有所图,最终关系破裂。韩某某一方没有完全“如愿”最终将此事诉诸媒体,得到了的支持。

如今的调查结果,导致之前很多人对韩某某的声援失去了意义—正义的炮火没有轰出一个想象中的犯,而是炸出了一对“各怀鬼胎”的男女。

至此,这场轰动全国的“大案”更像是一场闹剧—公众及媒体从正义立场出发,发射了无数“炮弹”因而动用了较多的力量去调查取证,得出了一个不那么人们“想要”的真相。

努力织成的一场正义之网,没有捞出想象中的大鱼。仔细检查网底,看到的只是几只小虾—烟台警方当初办案的粗糙以及某些人可以轻易协助修改户籍年龄。

这有些尴尬,仿佛是的失败—一阵密集而又正义的炮火过后,原本以为能让“敌人”片甲不留,结果,鲍毓明挥一挥衣袖,出国了事,他只是丢了一张本来已不该拥有的律师执照而已。至于韩某某一方,法律似乎不能对她怎样。

总之,轰轰烈烈一场,仿佛,公众的善良被忽悠了,正义的炮弹被浪费了,有限的公共资源被浪费了。

这事儿再现了一个常见现象:审判往往是先入为主的,因而不靠谱的可能性是较大的。

是寻求真相的助推器,但得到的真相也可能让尴尬。审判不能代替也替代不了法律,否则将会很可怕。

说到此,想到最近狗不理包子的事儿。

就在鲍毓明事件调查结果宣布前一天,2020年9月16日,狗不理北京王府井店关张了。

这家店猝死的原因非常魔幻—有消费者在网上“差评”这家店的包子,这家店很愤怒,认为消费者损害了狗不理的名誉,要求道歉,并称已经报警。

这家店的无脑操作迅速引发的炮轰—消费者无权给你的包子差评吗?你难道还能动用警察抓人吗?

无数炮火密集轰向狗不理。狗不理集团坐不住了,说这家店的操作不代表狗不理,王府井店是加盟店,宣布终止与加盟店的的合作。

这家狗不理加盟店就此猝死。

看上去,正义得到了伸张,弱者得到了保护,大获全胜。相比在鲍毓明事件中的尴尬,在狗不理事件中是相当露脸的。

可是,我虽然厌恶狗不理加盟店的动辄报警威胁消费者的行为,但并不觉得它“死有余辜”也很难为的“胜利”而高兴。

所以,这次的胜利,很可能给了狗不理集团一个借口,提前终止了本来就想停止的加盟经营。我倒是想知道,从法律上来讲,狗不理集团强行终止合作,是否合适。

你看,无论在鲍毓明事件上还是在狗不理事件上,都是正义的,但得出的“结果”却往往不是“完美”的。也正因此,鲍毓明案真相发布之后,有人提出需要反思。

其实,我们不能对的诉求提出过高的要求,不能为了有一个完美的结果而放弃朴素的正义感和追求真相的冲动。如果因为的后续结果不完美而杀死,那么这个世界会更不完美。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鲍毓明

鲍毓明,1972年出生,曾任上市公司杰瑞股份及其附属公司(合称“杰瑞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 2020年4月9日,针对报道称鲍毓明涉嫌性侵养女,中兴通讯回应称,鲍毓明律师是中兴通讯董事会聘请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媒体报道的属于其个人问题,公司并不知情,不便评论。公司正予以核实。 2020年4月9日下午,杰瑞集团发表声明称已经与鲍毓明协商解除了劳动合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