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热门 >> 正文

达成了刑事和解,司法会不会在金钱面前低头

日期:2020-11-08 09:25:0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318

经历了一年多的焦急等待,“女司机醉驾玛莎拉蒂撞宝马”案终于尘埃落定。据报道,11月6日,商丘市中院公开宣判,判处被告人谭明明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刘松涛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被告人张小渠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这份并非极刑的判决,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却早有征兆:之前,3名被告与3名受害方就该案达成赔偿协议,伤者王交通将获赔600余万,两名死者家属各获赔200余万。这边是肇事凶手“花钱消灾”那边是“未能顶格判刑”难免会让公众心生质疑,司法会不会在金钱面前低头。

达成了刑事和解,司法会不会在金钱面前低头(图1)

谭明明被判无期徒刑

但是,如果没有这份刑事和解协议,“一码归一码”被告人固然要承担更严厉的刑罚,而作为受害人及其亲属,即便是出了一口“恶人自有恶报”的恶气,却也是难以纾解生活困境。据报道,两名死者和伤者的家庭都不算宽裕,有死者的妻子失业在家,女儿抑郁致休学,而被撞后烧伤的宝马车驾驶员王交通,烧伤面积达40%,还接受了植皮手术,如果没有这笔和解赔偿费用,今后的治疗和康复费用,将会难以维持。由此看来,达成了刑事和解,并不是被告人的“单方胜利”受害“有利可图”这其实也是一种“双赢”的局面。

当然,“升格”后的罪名,即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虽然可以判处死刑,也应综合考量,不宜一重到底。在一审看来,谭明明驾车时处于醉酒状态,主观上不希望危害的发生,属于间接故意犯罪,与故意驾车撞人等直接故意犯罪有所不同,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罪行,系坦白,且积极赔偿被害方经济损失,有悔罪表现,可依法酌情从轻处罚。这些情节说明,被告人的主观恶性并非“怙恶不悛”社会危害性也未达到必须消灭犯罪人肉体的程度。

再翻看现行法律,最高法2012年即发布有关解释,明确规定“对达成和解协议的案件,人民应当对被告人从轻处罚”“判处法定最低刑仍然过重的,可以减轻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甚至“可以免除刑事处罚”5年之后,最高法又发布有关量刑指导意见,规定“对于当事人根据刑事诉讼法达成刑事和解协议”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礼道歉以及真诚悔罪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下”

就本案而言,尽管被告人谭明明有这样那样的恶劣情节,应当受到尤其严厉的刑事处罚,但也有酌情宽宥的情节,而一份“天价赔偿”的刑事和解协议达成,客观上部分修复了所造成的社会伤害,也给了她一根“依法从宽”的“稻草”

不过,即便是得到了司法“宽宥”对于谭明明等“锒铛入狱”的肇事者来说,所付出的成本也不可不谓“沉重”如果这个世间还有后悔药,谭明明等应该会毫不犹豫服下去。镜鉴在前,痛定思痛,对于那些仍在幻想豪车横行、无视法规的马路们,玛莎拉蒂案应是一堂最为深刻的法治教育课。杨晨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被告人

被告人是指被诉称侵犯了原告民事权益,由人民法院通知应诉的人,是“原告人”的对称。被告是民事诉讼中的一方当事人。凡具有诉讼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的人都可以成为被告人,被告人可以是公民,也可以是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在刑事案件诉讼中,被公诉机关指控涉嫌犯罪的当事人称作“被告人”。但在民商事、行政案件中的当事人称作“被告”,引起诉讼发生的一方则称为“原告”,也就是说只有在刑事案件中才有“被告人”的称谓。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