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热门 >> 正文

——打工人的互联网 ,16,她甚至发了个朋友圈,生活很现实的,因为满世界都是阳光

日期:2021-01-17 22:50:0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896

逃离大厂已经成了一小部分人的选择。

互联网大厂,年轻打工人的 “ 圣地 ”但随着猝死、抑郁症时不时见诸报端,逃离大厂成了一小部分人的选择,有人说,大厂打工最怕的不是忙,而是瞎忙、白忙,无论如何,互联网 “ 打工人 ” 都是这个时代不可忽略的注脚。

本文摘选互联网上部分报道,选出 16 个心酸瞬间,以期管中窥豹,了解打工人的辛酸。

1. 好神奇啊,怎么下班还有太阳?

2020 年的一天,李彤所在的互联网大厂全楼停电,下午五点她破天荒地被迫离开工位,下班回家。走出大楼,她甚至不觉得这是下班的状态,因为满是阳光。

她过去打车回家的时候,从来都已经是近乎漆黑的深夜了。她觉得好神奇,“ 怎么下班还可以有太阳?” 因为心情太好,她甚至发了个朋友圈。

互联网大厂孤独的年轻人:100 个人加你却还是找不到对象界面新闻

2. 晚上 9 点 45,滴滴打车排队 200 人,需等待 180 分钟

2020 年 12 月 29 日,一个普通工作日,晚上 9 点 45 分,北京西二旗后厂村,滴滴打车排队 200 人,需等待 180 分钟。

这里聚集了、百度、新浪等众多互联网企业。

——打工人的互联网 ,16,她甚至发了个朋友圈,生活很现实的,因为满世界都是阳光(图1)

3. 每早醒来第一件事:计算 deadline 还剩几天

招聘时 HR 说过公司不强制加班, 但是项目有 dead line(最后期限)没在规定时间内做出来,我的绩效就会差。有些项目如果紧急程度高,项目周期会压缩,本来一个月的项目,可能压缩到两周。

在大厂的一年时间,加班是家常便饭。我经常要熬到凌晨 1 点才能睡觉。就算躺床上睡了,大脑也没有停止工作。

根本不用闹钟提醒,每天早上七八点会自动惊醒,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计算 deadline 还剩下几天。

逃离大厂直面派

自从来了这里,我就一直都处在陀螺似工作节奏里。跟朋友聊天,经常在说到一半我就消失了,过了几分钟才能接着回。以前我有个朋友也在这家公司,他跟我说:你看我一直用跟你聊天,知道重视你了吧。以前我不是很能理解,现在我可以理解了。工作软件上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真的没时间回。

揭秘互联网加班:无法脱逃的青春熔炉Tech 星球

5. 被偷掉手机后,享有一年中最安宁的时光

2019 年 10 月,还在阿里的薛楠森休了年假,与朋友一起去西北玩。然而,飞机还没起飞,她的手机就被偷了。在西北的那几天,她度过了一年中最安宁的时光。

那些离开互联网大厂的年轻人每日人物

6. 陪女朋友看演唱会,现场带上耳机只为高效处理工作

我那时候每天最早晚上 10 点,也经常 12 点到家。这么晚到家完全没有个人生活,尤其我那时候还在谈女朋友,日常几乎没有交流,我整天都在工作群里回复。

后来有一次,女朋友说要去看演唱会,我也喜欢却心生犹豫。因为我们还要写周报,周报 1000 字都算少的,我每周都要花费半天时间。

那次演唱会还碰上工作有急事,我在现场带上耳机不被打扰,只为了高效处理完工作。那个演唱会我有一半时间没听到唱的是什么。

揭秘互联网加班:无法脱逃的青春熔炉Tech 星球

7. 挂满水珠的外卖和凉掉的烤肉,以及落下的泪

2020 年 3 月的一天,薛楠森从早上 7 点 50 分的第一个电话开始工作,随后,产品、、技术的电话轮番而至,最忙的时候,钉钉上的信息每隔一分钟就能刷出 10 条,她需要抱着笔记本上厕所。

当天下午一两点,薛楠森点了一份烤肉作为午餐,但等到她空下时间去取外卖时已经是晚上 8 点。坐在电脑旁,打开挂满水珠的外卖盖子,扑面而来的不是烤肉原有的味道,而是一种肉凉之后的油腥味儿。为了不让自己低血糖,薛楠森还是选择吃下它。

这顿凉掉的烤肉是她那段时间唯一一次没有边工作边吃饭。冻结着一层油脂的烤肉咽下肚,泪水落下来,薛楠森问自己:“ 你什么时候、又是为什么、活成了这样?”

那些离开互联网大厂的年轻人每日人物

8. 厕所,都是快手拼效率的敌人

10 月,快手曾因为计时器厕所登上热搜。快手的一间厕所顶部加装了一个计时器,可以精确到秒,显示里面的人究竟蹲了多久。

——打工人的互联网 ,16,她甚至发了个朋友圈,生活很现实的,因为满世界都是阳光(图2)

当时快手员工就说,这看上去简直就像示众:“ 大家都知道了你拉个屎要多长时间。” 随后出来解释是为了统计排队情况,便于布置移动厕所数量,但网友显然不买账,调侃快手成了 “ 快解手 ”

拉屎计时、月休 2 天、不干就滚 … 中国互联网加班为何如此疯狂?,财经参闻

9. 医疗险、重疾险、含猝死的意外险,“ 不是我夸张,是真的有必要 ”

在互联网公司做内容的阿闻来说,虽然公司每年都有员工体检,但他根本没时间去,长期加班带来最肉眼可见的损害是他日渐稀疏的头发。一年前开始,他尝试使用生发药物,对身体修修补补。最近令他开心的是,鬓角感觉长出了新的毛发。在某电商公司经常加班,今年年仅 21 岁的小可,已经买了医疗险、重疾险、含猝死的意外险,“ 不是我夸张,是真的有必要。”

打工人的互联网 “ 围城 ”,AI 财经社

10. 单位使用花名,工作 1 年,我只知道三位同事的真实姓名

在拼多多工作的一年时间里,乔伊只知道三位同事的真实姓名:一位是名就是真实姓名的上级,另两位是她大学时认识的校友。

“ 去了解同事的真实姓名和真实生活,好像被默认成一件不被允许的事情,在提醒你,你只是来工作的,不是来交友的,要拎得清才行。”

那些离开互联网大厂的年轻人每日人物

——打工人的互联网 ,16,她甚至发了个朋友圈,生活很现实的,因为满世界都是阳光(图3)

11. 为了挣钱,哪有那么多可抱怨的,生活很现实

“ 大小周规定一个月加班两天,但我和很多人一样,加班比大小周多。” 葛明说,他们都不觉得那是加班,凌晨走出公司大楼早已是常态。虽然葛明没想过来快手工作节奏会这么快,但他坦然接受了。“ 为了挣钱,哪有那么多可抱怨的,生活很现实的。”

打工人的互联网 “ 围城 ”,AI 财经社

12. 大厂夫妇,最熟悉的陌生人

互联网大厂夫妇,好不容易约了一顿晚餐,餐前去 711 买东西,妻子站在货架边挑选时,看到另一头的老公不断照着镜子。她很纳闷,有什么可照的—结果老公不经意地回过头问她,你看我的头发怎么样?她显然被问懵了,站在原地注视对方许久:“ ,你剪头发了?”

有一个晚上,他俩吵架的序幕都拉开了,但第二天一个有早会、一个有评审,双方一致决定把矛盾留到周末对决。等到了周末,俩人谁也不记得当时为什么要吵架了。

妻子说,“ 我们感觉跟最熟悉的陌生人有点像—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剪头发了,他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穿了他的衣服 ”

互联网大厂孤独的年轻人:100 个人加你却还是找不到对象界面新闻

13. 一次出差,20 天见不到孩子

进入互联网后,我从原本 7 点下班的的状态变成 下班,996 成为基础。

刚开始我以为自己不能接受长时间出差,而现在我一次出差 20 天,20 天见不到孩子,我也接受了。我才知道人的下限是可以被不断拉低的。

如果你无法坚持自己的底线,那么你就会被动放弃你的权利。

14. 怀孕两个多月失望孩子没了,夫妻双双辞职

我和太太当时在同一家大厂上班,我们在一起快 9 年了,由于互联网的工作节奏,为了不成为丧偶式夫妻,我们当时一起加入了这家公司。今年上半年,我们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公司年中大项目,全员 all in,太太不得不疯狂加大夜班,每天凌晨跨越大半个北京城通勤

怀孕两个多月的时候,孩子没了。于是我们俩下定决心,在同一天与各自的老板提了辞职。

15. 医生开了一周的假条,我只请三天的假,仍不被理解

因为一通请假电话,沈蕾至今仍对前公司领导耿耿于怀。彼时她还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用户,连续加班几天后出现了心悸症状,医生建议休假一周,她向领导提出请假,只得到了对方一句冷冰冰的 “ 行吧 ”“ 医生开了一周的假条,我知道项目缺人,所以我只请三天的假,但我都这么理解公司了,为什么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打工人的互联网 “ 围城 ”,AI 财经社

16. 连续加班半个月,生日当天回家出租车上接到加班电话,崩溃大哭

北京大兴一位连续加班半个月的女孩,近日在出租车上突然崩溃痛哭的画面迅速传播网络。画面显示,这位女孩当时已经坐上回家的出租车,却接到让她回去加班的电话,不得不让司机掉头。

“ 今天我生日,没人祝我生日快乐,好不容下班早点,还被叫回去加班。” 言语间极具冲突感和情绪化感染。

打工人的互联网 “ 围城 ”,AI 财经社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互联网

互联网(英语:Internet),又称网际网络,或音译因特网(Internet)、英特网,互联网始于1969年美国的阿帕网。是网络与网络之间所串连成的庞大网络,这些网络以一组通用的协议相连,形成逻辑上的单一巨大国际网络。通常internet泛指互联网,而Internet则特指因特网。这种将计算机网络互相联接在一起的方法可称作“网络互联”,在这基础上发展出覆盖全世界的全球性互联网络称互联网,即是互相连接一起的网络结构。互联网并不等同万维网,万维网只是一建基于超文本相互链接而成的全球性系统,且是互联网所能提供的服务其中之一。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