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生活 >> 正文

为冲榜,给主播打赏就像是白扔

日期:2020-03-30 19:12:0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阅读人数:559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郑松波

为冲榜,给主播打赏就像是白扔(图1)

女儿上网课,竟把钱上“跑”了

3月17日,崔女士上花市买花,发现自己微信钱包里的零钱似乎少了一两千元,因为自己生意上很多时候需要转入转出,她也没有在意。买完花,她就把自己的手机“还”给女儿小乖,让她上继续网课。

为冲榜,给主播打赏就像是白扔(图2)

崔女士回忆说:“孩子的学校要求早上5点半就要上早课,晚上8点以后还有网课。我在外面做生意早出晚归,也没时间摸手机。每天早上出去的时候,我就在自己朋友圈里发一条信息—‘全天在店里,小宝上网课,有事联系电话她爸的电话’女儿说,你都不用再写了,我直接帮你复制粘贴就可以了。18、19、20号,三天我没碰号是周六,没有网课,我就把手机要回来了,一看零钱又少了,我就查了查余额,17号的时候还有7千多,当时只剩了5千多。我就觉得不对,因为这三天我没有支出,而且店里的收入有的转到了我的微信上,微信钱包里的钱只能增多不会减少,当时爸爸还有大女儿都在外出的车上,中行的“来聚财”一款收款工具提醒我的里有笔钱到账后的余额为4千多元,而上次提醒的时候,里还有一万多。爸爸问小乖是不是她动了,她不承认,我还想着是手机信息被盗,被人盗刷走了。当时那名主播在给小乖发的有信息,我还问她,是不是她把我的号盗了,她也不理我。大女儿给我下了网上银行,查询了流水,才发现钱都打给直播平台了。”

经过查对,崔女士的建行、中行、中原银行三张银行卡都被女儿动了。其中建行卡上只剩下1块多钱。几天内,小乖一共打赏给主播25720元。后来崔女士两口和直播公司沟通时,该公司核实的数字为25810元。

父母不解,给主播打赏就像是白扔

“两万多,能买一卡车彩泥了吧?”对于女儿的行为,崔女士夫妻俩不能理解。

两人对小乖仔细盘问,才了解她是如何把两万多元打赏出去的。原来,小乖为了上榜获得一些彩泥的奖励,不停地给主播刷礼物,而主播也会通过互动,来鼓动围观者刷礼物。围观者先给直播平台充值以获得虚拟货币,用虚拟货币购买“赞”“西瓜”“么么哒”“金话筒”“太阳女神”“跑车”“穿云箭”“梦幻城堡”“游乐园”等礼物,价值从1快币到6666快币不等。 崔女士说:小乖告诉我,她趁我转钱的时候,偷偷记下了密码,头一次用微信零钱打赏就花了2千多,怕被发现,就把她的包拿走,想用银行卡里的钱弥补微信钱包的“亏空”谁知主播一忽悠,孩子又把银行卡捆绑到微信上,继续打赏,为了不让她发现,小乖把消费记录、银行卡的捆绑、解除捆绑的信息都删除了。

小乖的爸爸说:“女儿对金钱没有概念,基本上是要啥给啥、她的压岁钱从来没要过,都是交给我们。在学校老师都很喜欢她,都说她聪明,我就想着这两万多哪怕是我们捐了,给别人了,总是发挥了些作用,花到这上面不是给扔了一样吗?疫情期间,生意本来就难做,这些钱是给她准备学费,这下都泡汤了。”

“小乖说,她打赏的钱还不是最多的,有的孩子打赏了十几万元,孩子们懂啥呢?”提起这事儿,崔女士两口直摇头。

直播平台同意全额退款,家长亦有责任

3月27日,崔女士给记者打来电话,经过几天的沟通,直播平台核实情况后,同意全额退款。

近年来,孩子给直播平台刷“礼物“刷出“巨款”的新闻屡屡见诸媒体。河南天坤律师事务所律师尹伟认为,根据《民法总则》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的其他民事法律行为,要经法定代理人同意或者追认后有效。从司法实务中来看,未成年人以数额较大的资金打赏主播这一民事法律行为,明显超出其行为能力,属于效力待定的民事法律行为,必须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或者追认,否则自始无效。也就是说,从法律上看,家长有权要求直播平台退款。

然而,家长并非没有责任,尹伟律师说,有些家长其实自身责任就很大,他们自己也玩平台直播,甚至自己也存在小额的打赏,手机随意给孩子玩,孩子自然就能轻而易举的通过已有的账户余额甚至已经直接绑定好的银行卡,不用充值就能巨额打赏主播。这类情况如果不能全部归错于孩子,也不能全部归错于直播平台,家长也难辞其咎!因此直播平台也可以法定监护人没有尽到完全监护责任,存在一定的过错,向监护人主张因孩子行为所导致的相应损失。

为冲榜,给主播打赏就像是白扔(图3)

彩泥主播在群中的聊天记录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打赏

打赏是互联网新兴的一种非强制性的付费模式。简单地说,就是您在网上发布的原创内容,包括文章、图片、视频等,如果用户觉得好,看着喜欢,就可以通过奖赏钱的形式来表达对您的赞赏。这是一种非强制性的付费模式,完全用户自愿,相比广告等盈利模式不影响用户体验。目前新浪微博、起点中文网等是采用这种模式的先行者,微信也支持打赏功能。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