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生活 >> 正文

问如果周围有朋友得了抑郁症,我将不得不接受我自己

日期:2020-09-21 13:48:3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445

治病的事情交给精神科医生,身为朋友,重要的是,让朋友感受到,有没有抑郁症,不影响我们的关系。

问如果周围有朋友得了抑郁症,我将不得不接受我自己(图1)

玛丽和马克斯剧照

近日,“抑郁症”成为媒体热词,与国家开展抑郁症筛查紧密相关。

9月11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明确将高中及高等院校的抑郁症筛查评估列为抑郁症防治的重要任务之一,将青少年、孕产妇、老年人群、高压职业人群视作重点人群,各类体检中心在体检项目中纳入情绪状态评估。医疗卫生机构、体检中心、高等院校等通过线上线下等多种形式,开展抑郁症筛查。并要求到2022年,抑郁症就诊率在现有基础上提升50%。

一些读者朋友写信表达困惑,问如果周围有朋友得了抑郁症,自己可以学习哪些处理抑郁症的知识和方法,来更好地帮助对方。

回答这个问题,很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明白自己的身份—朋友。我们不是医生,我们是心意相通、相互关心、相互欣赏的朋友。这个角色决定了我们在面对抑郁症这个疾病的时候,不能只看见医生给予这个人的诊断书,而忽视了这个活生生的人的存在。

既然是活生生的人,就代表了我们不能拿抑郁症的症状去取代这个人本身:

比如认为TA肯定想自杀,要严防死守。

比如看见对方的笑容,会觉得这是一种假装。

比如认为TA肯定很痛苦或者很危险。

甚至把这个人异化成为不正常的人,不从正常的人性角度去看待这个人的行为、情绪和思想。

如果你很关心有抑郁症或者抑郁情绪的朋友,我想跟你推荐一部:《玛丽和马克斯》这部影片讲述了一段忘年友谊,其中的一个人就患有精神类疾病。虽然不是抑郁症,但是却同样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作为朋友,我们该如何去看待对方的精神疾病。

问如果周围有朋友得了抑郁症,我将不得不接受我自己(图2)

作为朋友的努力和期盼,却伤害了马克斯的心。

人到中年的马克斯患有亚斯伯格综合征,他有自己的困难,但是这不妨碍他们成为好朋友,互诉衷肠。本来是一段美好的友情,但是玛丽却立志要攻克精神疾病,她的论文以亚斯伯格综合征为课题,并且将马克斯作为她的研究病历,教授们被她独特的见解彻底震撼了,出版社也争相出版她的论文。玛丽很自豪,要与马克斯一起成就,并且很有信心地告诉马克斯,她将继续努力,有一天能够彻底根治这种精神疾病。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马克斯看到这一切勃然大怒,无法抑制痛苦的情绪。他拔掉了多年来给玛丽回信时打字机上必然使用到的“M”字母:绝交!

因为马克斯需要的不是一个医生,他在意的是友谊中的平等、尊重,他需要感受到的是关系中的接纳。

问如果周围有朋友得了抑郁症,我将不得不接受我自己(图3)

问如果周围有朋友得了抑郁症,我将不得不接受我自己(图4)

就像他在后来的书信中这样说:“我小时候想成为任何人,除了我自己。上帝说,我将不得不接受我自己,包括缺点以及一切。”

但是,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朋友。朋友是什么?就是所有人觉得你是个病人、麻烦,有问题的人时,朋友却能让我们觉得我们是很好的人。

马克斯想不到,最好的朋友、唯一的朋友却把他的疾病看得这么重要,认为是要去根治和克服的缺点,而不是作为“我”这个人本身的一部分去接纳。虽然玛丽的态度里带着关爱,却会让珍视友谊、在乎人的整体性的马斯克感受到极度的痛苦:“收到你的论文时的那种疼痛,就像小时候有一次打印机不小心钉住我的嘴唇一般。”

马克斯提到了自己的精神科医生:“医生说,每个人的生命都像一条长长的人行道,有些道路平平谈谈,有些道路会有裂缝、香蕉皮和烟,比如我的。你的道路和我有相像的地方,不过可能没有那么多裂缝。但愿有一天我们的人行道能够相交。那时我们可以共享一罐炼乳。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唯一的朋友。”

问如果周围有朋友得了抑郁症,我将不得不接受我自己(图5)

我想,如果你正在关心自己身边患有抑郁症的朋友,马克斯告诉玛丽的话,或许能够帮助你以更接纳和尊重的态度与你的朋友相处。与精神科医生和精神类药物不同,这才是属于你们的滋养和疗愈。

尹琳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朋友

朋友,是人际关系中甚为重要的交际对象。朋友是指人际关系已经发展到没有血缘关系,但又十分友好的人。真正的朋友通常会对对方诚实、忠心、忠义,以及先为对方着想。他们的兴趣可能很相似,而且可能经常一起活动。他们亦可能互相帮助,例如聆听对方烦恼和给对方建议。对于大部份人而言,朋友是能够信任的伙伴,也是可以相互帮助的音乐天使。只有朋友,他才会在困难时甚至踏入社会来帮助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