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生活 >> 正文

余秀华,只和自己爱的人睡,又不忘抬头仰望星空的金小贝

日期:2020-10-17 13:30:2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778

余秀华,只和自己爱的人睡,又不忘抬头仰望星空的金小贝(图1)

早上,看到新京报采访诗人余秀华的。

里的余秀华,刚喝了一斤白酒。穿着红色连衣裙,躺在沙发上,瘦小、苍白、憔悴,醉眼朦胧,慵懒和落寞溢出屏外。

一个她爱了六年的男人,最近不理她了。这对她来说,未来的写作和奖项,都失去了意义。

她说:“我只想轮回转世,做一个好看的没有的女人。”

记者问她:如果用健康的身体去换你的才华,你愿意吗?

余秀华摇摇头:我不愿意,我想要才华和健康兼得。

她说自己是一个温柔的女人,在生活里并不是别人想象的那样狂放和不检点。

但她很快否定了“检点”这个词。她说:“贞洁就是,只和自己爱的人睡。”

“如果今天和这个约,明天和那个约,爱情放在哪里?”

这是我给余秀华写的第三篇文章了。

我喜欢这个单纯、热情、才华横溢的女孩。是的,我用“女孩”这个词,虽然她已经四十多岁,农民,离婚。

她有一种少女的轻盈感,这种轻盈感不在她的皮肤、身材、五官里,而在她的笑里,她的诗里。

她失恋后喝酒,说自己“不想活了”的样子;她提着红裙子往楼上走,奔向自己养的那些花花草草的样子;她被问及是否看网上赞美自己的文章,说“当然看,因为要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时莞尔一笑的样子,就是一个憨态可掬的少女啊。

她偏爱红色,冬天穿红羽绒服,夏天穿红裙子。楚人尚红,她骨子里有着楚人的浪漫和绚烂。

记者问她爱的男人是否也爱她,她踌躇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用了一个词:“喜欢”

她自己也知道,“喜欢”和“爱”隔着千山万水。

前者是理智的惺惺相惜,是可近可远的欣赏。后者,是炽热的燃烧,是再不相见就各自死去。

她要的是燃烧。

可惜她爱的是世俗的,因为她她“不漂亮”所以他只能“喜欢”她,而不会“爱”她。

爱是一件有着情欲的东西,情欲需要寄托在美好的肉体上。

借着李健的肉体,她写下了给爱人的情书:“赐我不会消失今生记忆的来生,第一个遇见的就是你。赐我美丽健康,赐我才华如初。赐净如玉,赐我没有哀伤。”

多么自卑的表白。

余秀华,只和自己爱的人睡,又不忘抬头仰望星空的金小贝(图2)

只可惜,我们生活在一个“可以凭一个言论错误,抹杀一个学者全部的贡献;可以凭一个无意动作,把明星变成;可以因为一个艺术家的私德瑕疵,让他所有的艺术作品蒙冤”的时代。

她给歌手李健写的几首情诗,不过是借着李健,表达对所爱之人狂热的爱而不得,结果被喷得体无完肤,说是“误导女性去和男人睡觉”“喜欢她的人三观不正脑子有坑”“农村妇女的劣根性、粗俗恶心”

面对这些攻击,余秀华毫不留情地怼过去。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就是简单粗暴,我才不懂什么“祖安文化”

她的错误,是因为长得不好看,偏偏还有情欲。在那些骂她的人眼里,“她也配有情欲?”

这个世界对女人从来就没有友好过,尤其是对一个的女人。

余秀华说,写诗是她对这世界唯一的贡献。

可我觉得,写诗是她唯一可以与世界、世人沟通的方式。

如果她不写诗,她就只是个身患的农村妇女,谁会来倾听,谁又会屑于倾听她的心声,她对自由的渴望?

如果她不写诗,谁会愿意去探究一个不好看的农民女人,用意象和幻想构建出的那个内心丰富而真实的自己?

如果她不写诗,谁会理解在苦难、贫乏的人生环境中,在不被理解的孤独环绕中,每个人都有对美和诗意的追求?

感谢上苍赐予她的无与伦才华吧!

我喜欢她,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就如同我不写作,谁会知道世界上的一个小县城里,有一个低头在泥泞里跋涉,又不忘抬头仰望星空的金小贝?

她把一些生活细节,琐碎小事,用朴素的语言铺陈成诗,似是信手拈来,却充满诗歌的张力。

提竹篮过田沟的时候/我摔了下去/一蓝草也摔了下去/当然/一把镰刀也摔下去了/鞋子挂在了荆棘上/挂在荆棘上的还有一条白丝巾/轻便好携带的白丝巾/我总预备着弄伤了手好包扎/但十年过去/它还那么白/赠我白丝巾的人不知去了哪里/我摔在田沟里的时候想起这些/睁开眼睛/云/白得浩浩荡荡/散落一地的草/绿得浩浩荡荡

她的诗,也有对乡村空心化的焦虑和无奈,对两性关系的敏感洞察。

村庄荒芜了多少地/男人不知道/女人的心怎么凉的/男人更不知道

她的诗,有着俗,有着直白,也有着雅。

麦子黄了/首先是我家门口的麦子黄了/是横店/是江汉平原/在月光里静默的麦子/它们之间轻微的摩擦就是人间万物在相爱了/如何在如此的浩荡里/找到一粒白住进去/深夜/看见父亲背着月亮吸烟/那个生长过万顷麦子的脊背越来越窄了/父亲啊/你的幸福是一层褐色的麦子皮/痛苦是纯白的麦子心/我很满意在这里降落/如一只麻雀儿衔着天空的蓝穿过

梵高曾说:“如果一个人真正爱上大自然,他就能处处发现美的东西。”

余秀华无疑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余秀华,只和自己爱的人睡,又不忘抬头仰望星空的金小贝(图3)

有人说余秀华是“云里写诗,泥里生活”

有人说余秀华的诗,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就像把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别人都穿戴整齐、涂着脂粉、喷着香水,白纸黑字,闻不出一点汗味,唯独她烟熏火燎、泥沙俱下,字与字之间,还有明显的血污。

是的,你外表是犯,内心是大家闺秀。但是有多少人愿意只爱你的灵魂,有多少人愿意爱你不好看的容颜?

你那么地渴望爱情,可是玲珑剔透的你,是否知道:

不管是健康的、美貌的、残缺的、丑陋的身体,人类在面对爱情时,都有同样的期待、甜蜜、悲伤、失望、难过、悲愤、爱而不得···

爱情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完美和优秀就更为持久和热烈。

那些健康又美丽的身体,也不见得会幸运到哪里去。

这一点,你和我们并没有不同。

唯愿下一世,你能生为一个没有的好看的女人,驾着今世的才华和勇气,驰骋在爱情的荒原上。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余秀华

余秀华,1976年生于湖北省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诗人。余秀华因出生时倒产、缺氧而造成脑瘫,使其行动不便,说起话来口齿不清。高中毕业后,余秀华赋闲在家;2009年,余秀华正式开始写诗;2014年11月,《诗刊》发表其诗作;2015年1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为其出版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同年2月,湖南文艺出版社为其出版诗集《摇摇晃晃的人间》。2015年1月28日,余秀华当选湖北省钟祥市作家协会副主席。2016年5月15日,余秀华的第三本诗集《我们爱过又忘记》在北京单向空间首发。2018年6月,出版散文集《无端欢喜》。2016年11月1日,在湘阴县举行的我国第三届“农民文学奖”颁奖典礼上,余秀华获得了“农民文学奖”特别奖,并获得了10万元奖金和诗一样的颁奖词。截至2015年1月,余秀华已写了2000多首诗。2018年12月6日,诗歌集《摇摇晃晃的人间》获第七届湖北文学奖。2019年1月,推出首部自传体小说集《且在人间》。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