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生活 >> 正文

刘禹锡回京了,一首发牢骚的诗而已,毕竟大家都实实在在地升官了

日期:2021-01-13 17:25:3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阅读人数:522

元和十年,被闲置十年的刘禹锡回到长安述职,等待组织上新的安排。

但是因为一首诗,他又摊上大事了。

01,《玄都观桃花》

刘禹锡回京了,一首发牢骚的诗而已,毕竟大家都实实在在地升官了(图1)

全唐诗收录《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 ,又名《玄都观桃花》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这首诗四句28个字,没有用什么生僻的词语,也没有引用典故,基本达到白居易的要求:老妪都能一听就懂。

紫陌:指官道。

红尘:人马往来扬起的灰尘。

拂面:扑面。

也就是官道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尘土飞扬扑面而来,他们都说是刚刚去看完花归来。

看的哪里的花呢?玄都观里有成千上万的桃花,原来都是我被贬出京之后栽的。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意思,会出什么事呢?

毕竟那时候又没有文字狱。

02,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如果这首诗,是你春游之后写在朋友圈的,大家也许只会觉得就是一首平平无奇的流水账诗。

如果这首诗,是你老年时候回到家乡,看到物是人非,大家只会说你在感叹伤怀。

但是,偏偏这是刘禹锡写的。

总不会有人会觉得:刘禹锡,作为一个政坛老鸟,就是单纯地写一篇春游日记吧?

这个肯定是首先要排除的。

但是刘禹锡的一帮政敌新贵们,却感觉有被冒犯到。

他们的企业级理解是:

刘禹锡回京了,一首发牢骚的诗而已,毕竟大家都实实在在地升官了(图2)

刘禹锡用“观中桃花”来比喻满朝新贵,一群趋炎附势、攀附权贵之徒,争相迎合新贵们的场景,和那些看桃花的人一样样的,都是络绎不绝、人山人海。但是这些新贵们以前都是什么玩意嘛,都是我刘禹锡被贬谪以后才被提拔起来的,不过如此。

至于是在讽刺“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还是表达“我若不离去,尔等终究是小弟”的不屑?

都不重要了,反正他们就是觉得:这首诗虽然伤害性不大,但是侮辱性极强。

03,阴阳诗大家

也不是他们玻璃心,毕竟大家是政敌嘛。

政敌之间就算不是你死我活,感官上也天然就不对付。

况且谁还不是个阴阳师呢?平时说话就喜欢是阴阳怪气的。

政治智慧不就是:每一句话都多想一点、想的再深入一点嘛!

你还别说,真有道理。

哪怕直到千年后的今天,我们也是这么解读的。

况且,刘禹锡也是有前科的。他在朗州期间写了许多讽刺诗,如《聚蚊谣》《百舌吟》《萋兮吟》《昏镜词》《有獭吟》《鹈鳺吟》《飞鸢操》《阿娇怨》《砥石赋》等。

就连他的同志程异早几年被起复,刘禹锡都写信说“一朝复得幸,应知失意人”一股酸意扑鼻而来。

所以大家老早就知道他是个老阴阳师。

刘禹锡,你还说你不会武功?

我们信,你自己信吗?

刘禹锡回京了,一首发牢骚的诗而已,毕竟大家都实实在在地升官了(图3)

04,是刘禹锡飘了吗?

我们都知道刘禹锡是个能屈能伸的人,他在朗州十年,干不了政治,只能搞文艺工作,哪怕被皇帝亲自下旨说:你们几个就在偏远地区带一辈子吧。

八月,宪宗又下诏说:“左降官韦执谊、韩泰、陈谏、柳宗元、刘禹锡、韩晔、凌准、程异等八人,纵逢恩赦,不在量移之限。”

即便如此,他还是给他的老领导宰相杜佑写信走后门,给他父亲的好友权德舆、他自己的好朋友李绛写信托关系,寻求回长安的机会。

甚至他还给政敌,宰相武元衡写了一封肉麻的信《上门下武相公启》

“伏惟发肤寸之阴,成弥天之泽;回一瞬之念,致再造之恩。”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刘禹锡回京了,按道理来说,这时候,刘禹锡就算不用“初心不可忘”来立志,也应该表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喜悦。

为何偏偏是这样一首阴阳怪气的诗呢?

是他被针对了吗?

是他飘了吗?

还是他智商被人打劫了?

刘禹锡回京了,一首发牢骚的诗而已,毕竟大家都实实在在地升官了(图4)

05,喝酒误事

刘禹锡和几个老兄弟,因为主持和参与“永贞革新”失败,而亡的亡,放的放。

如今十年期满,战神归来,一声令下,大家一起到玄都观里赏花赏月赏游人。

这是一群有政治抱负和理想热血的中年人,即便蹉跎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喝酒之余,免不了谈谈国事。

免不了针砭时弊。

更免不了说,要是我没有离开,时局不会到这个地步。

也免不了骂骂咧咧地评价尸位素餐的政客。

所以老阴阳师刘禹锡同志,喝多了、喝麻了,写出这样一首自矜的诗来,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所以朋友们,血淋淋的教训啊。

刘禹锡回京了,一首发牢骚的诗而已,毕竟大家都实实在在地升官了(图5)

05,升官发财

刘禹锡摊上大事了,还连累了几个老兄弟,大家一起浪迹天涯。

当然你也许会说,一首发牢骚的诗而已,至于吗?

答案是:至于。

宪宗皇帝李纯,本来就不待见永贞革新天团的。

因为当初刘禹锡他们反对李纯当皇帝。

所以宪宗一直就觉得:刘禹锡,你不对劲。

如今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准备给你加加担子,没想到你居然加了胆子,没回来之前的乖巧呢?贬谪时候的甜言蜜语,你都忘了吗?

况且政治权利的奶酪就那么大,一个萝卜一坑,本来就是走后门回来的,终究有人要让路,哪里想到刘禹锡自己把刀递过来了,宰相武元衡也觉得自己遇到渣男了,所以大家一合计,你们还是去天涯写诗吧。

所以刘禹锡老兄弟几人,就再次被贬出京。

和诗本身虽然有一定的关系,但并不是主要原因。

利益相关,匿都没有用,政治斗争就是这么残酷。

而诗,只是一个借口,文字狱的雏形罢了。

当然说“贬”其实也不合适,毕竟大家都实实在在地升官了:由“从五品下”的下州司马,喜提“从四品下”的下州刺史。

官升一品不说,还都是大权在握的一方主官。

虽然地方偏远了些,刘禹锡到了连州,也就是现在的广东省境内。

但是再苦再累,也比不过新时代的驻村,一群主动到贫困地区扶贫攻坚、共创小康社会的可爱的人们。他们用自己的热血创造了旷古烁今的伟业。

而刘禹锡也没有让人失望,到了江湖之远,他也干出了一番大事业。

不仅留下了无数美好的诗篇,还政绩卓越。

对得起他年少时候的梦想,也称得上宰相气量。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刘禹锡

刘禹锡(772年—842年),字梦得,河南洛阳人,自称家本荥上,籍占洛阳,又自言系出中山。其先为中山靖王刘胜。唐朝文学家、哲学家,有诗豪之称。刘禹锡贞元九年(793年),进士及第,初在淮南节度使杜佑幕府中任记室,为杜佑所器重,后从杜佑入朝,为监察御史。贞元末,与柳宗元,陈谏、韩晔等结交于王叔文,形成了一个以王叔文为首的政治集团。后历任朗州司马、连州刺史、夔州刺史、和州刺史、主客郎中、礼部郎中、苏州刺史等职。会昌时,加检校礼部尚书。卒年七十,赠户部尚书。刘禹锡诗文俱佳,涉猎题材广泛,与柳宗元并称刘柳,与韦应物、白居易合称三杰,并与白居易合称刘白,有《陋室铭》、《竹枝词》、《杨柳枝词》、《乌衣巷》等名篇。哲学著作《天论》三篇,论述天的物质性,分析天命论产生的根源,具有唯物主义思想。有《刘梦得文集》,存世有《刘宾客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