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娱乐 >> 正文

方言颇有突破年代剧的单一范畴,方言背后的地域文化

日期:2020-12-03 11:31:4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500

从语言维度上看,2020年称得上是国产剧百花齐放的一年。

东北话、重庆话、粤语、陕普…多地方言以热门剧集为载体,进入大众视野。在剧集传播的过程中,实现了方言更大范围的辐射。

诚然,“方言入剧”并不是头一回。早在《大宅门》《走西口》等剧中,就为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不难发现,彼时融入方言的剧集,在类型上较为单一,清一色的年代剧。除显现地域属性外,方言肩负的年代厚重感韵味更浓,更遑论与生活剧、青春剧的糅合了。

而在今年,方言颇有突破年代剧的单一范畴,向生活剧、青春剧等多类型剧进军的架势。

央视正在热播的生活剧《装台》中,陕普便“满天飞”该剧根据陈彦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装台人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以及古城西安在改革开放大潮中的故事。

方言颇有突破年代剧的单一范畴,方言背后的地域文化(图1)

在《装台》中,有七位陕西演员。挑大梁的男女主角张嘉益和闫妮,以及尤勇智、孙浩、姬他、姜冠南、郭岗等组成西安市井群像的演员们,均是地地道道的陕西人。

在以流利的陕普丰富大众观剧体验的同时,方言背后的地域文化,也发挥了重要功效,对“方言入剧”的意义,进行了全新的解读。

摒弃工具属性

歌舞团正排练到尽兴处,突然上演了一出“空中飞人”装台工人的绳索断了。随着这场小事故,电视剧《装台》的序幕正式拉开。

从收视率来看,这部剧的势头不错,连日破一。但客观地说,《装台》的网播热度及讨论度,并没能达到大热作品的体量。

在品质层面,《装台》是远在及格线之上的。原著陈彦,自1990年起进入陕西戏曲研究院工作,23年的工作经历和情感积淀,使《装台》在真实性及通地气上,无需担忧;茅盾文学奖得主的身份,也为故事的生动性增添了几分信心;同时,张嘉益、闫妮、宋丹丹、秦海璐等清一色的戏骨阵容,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剧作的呈现效果。

方言颇有突破年代剧的单一范畴,方言背后的地域文化(图2)

问题出现在节奏上。《装台》两条主线并行,如同两路针脚般将刁顺子的生活紧紧缝纫在一处:一条是刁顺子在舞台上所要进行的装台工作,一条则是他不得不面对的家长里短。

虽说充满了人间烟火气,但终归不是网生受众喜爱的快节奏打法。故事架构也仍囿于旧思维之内。

目前来看,相较于戏骨阵容、故事如何而言,反倒是对地域文化的体现,成为了《装台》在网络上被讨论的焦点,以及吸引跨圈层受众的突破口。

与常规的生活剧相比,陕普“满天飞”的《装台》对于西安美食和风光的全景展示,可以说是独到的。辣牛肉夹膜、油泼面、臊子面、锅盔,西安的城墙根根,对城中村的真实复刻…相当于一部微型的纪录片。

方言颇有突破年代剧的单一范畴,方言背后的地域文化(图3)

尽管也产生了轻微的副作用,有小部分观众认为《装台》在剧情线上不够饱满,像是一部穿插着剧情的西安文旅宣传片。但就新鲜感和传播性而言,仍然是瑕不掩瑜的。地域文化扎扎实实地成为了《装台》发酵传播的关键点。

突破方言的“工具”属性,在全方位的沉浸感中为剧情浸染上地域文化的色彩,成为了“方言入剧”的新功效。

多地域方言出击

要论以地域生活形成强印象点的剧作,《装台》并不是2020年的独一份。

今年五月,以东北小城铁原为背景的青春剧《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以几乎全员新人的阵容,成为了口碑黑马。被网友亲切地称呼为“东北版1988”深受青睐。

九月,B站首部参与出品的影视新作《风犬少年的天空》正式上线,除张一白执导,彭昱畅参演等亮点外,重庆风味与中二少年的碰撞,也使其打出了一手差异化的好牌。

方言颇有突破年代剧的单一范畴,方言背后的地域文化(图4)

十月,刻画“广式青春”的《亲爱的麻洋街》正式开播。在“扑街啊你”“细路仔”等具有轻喜剧效果的粤语中,麻洋街的生活图景徐徐展开。

这些剧集在结尾的处理、剧情线的架构等方面,也存在着同类型剧中常见的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方言的浸染与地域文化的弥漫,使其在旧类型中生出了新鲜感。

以《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这部小而美的黑马为例。在本质上,《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中所塑造的东北少年群像与其他青春剧中的少年别无二致。但啃冻梨、买冰糖葫芦、打雪仗、滑雪橇的东北校园生活;对喜欢的女生说“待会儿我把我姥做的大棉裤给你找出来,背带的带个马甲,老暖和了,你穿都得出汗”的东北式情话;热闹的大众澡堂、吐着烟圈的重工业厂房、冰雪掺杂的东北生活图景,都令观众耳目一新。

方言颇有突破年代剧的单一范畴,方言背后的地域文化(图5)

而这份新意,或许便是地域文化与影视剧糅合的最优解法。

地域与剧集,互相成就

不少人认为,对于与地域文化融合的影视剧而言,发力的关键点在于俘获当地的观众,将其为核心受众。但事实上,当地圈层并不是这一类型剧需要发力的重要方向。

诚然,文化认同感对于各地域的观众都有着天然吸引力,但众口难调,地域内圈层的划分也十分庞杂。同时,过于狭隘的目标受众也会在剧集的发酵传播过程中形成阻力。

尽管“方言入剧”体现地域文化的作品在类型上愈加多元化。但把握好大众化与本地化之间的平衡,是普遍适用的定理。

直白而言,以剧集能否吸引当地人观看为成功与否的衡量标准,是有失偏颇的。能否通过地域因素实现剧集类型化的创新,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对地域文化的传播,才是关键所在。

从小品舞台到综艺节目,再到抖音、快手等短平台的兴起,东北文化一直都占据着一席之地。但事实上,大众认知中的东北形象是偏向极端化的。

东北话或许耳熟能详,但在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被禁锢在了狭小的天地中。长期以来活跃在影视剧中的是《乡村爱情》中刘能、谢广坤、赵四组成的“象牙山三巨头“或是《四平青年》中的二龙湖浩哥。最深入人心的东北少年形象,被靠着那句“她扒拉我”成功出圈的谢飞机牢牢霸占。

方言颇有突破年代剧的单一范畴,方言背后的地域文化(图6)

在大众的已有认知中,东北话在吞咽下搞笑、幽默的红利背后,与浪漫、苏等青春剧的必要元素背道而驰。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对于“别样东北”的呈现,就不能不唤醒观众的猎奇心理。同时,也打破了大众对于东北风土人情的误差认知,使地域文化传播的内容更加丰富饱满。

在《装台》中也同样如此。以陕西为背景,且深度刻画地域的作品,几乎都是《白鹿原》《平凡的世界》等有着浓厚年代气息的作品,窑洞、黄土相呼应的画面,已在大众认知中定格。而《装台》中对于西安城市井生活的展现,在为观众带来新鲜视觉体验的同时,也丰富了陕西的形象。

方言颇有突破年代剧的单一范畴,方言背后的地域文化(图7)

在方言味浓,地域文化根深的剧集中,剧集本身与地域文化,是互相成就的。在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为旧类型赋予新活力的同时,对于地域偏见的打破,也正在发生着。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方言

方言(英文:topolect、dialect)一词最早出自杨雄(前53—18)的《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一书。“方言”在不同的人群中指代不同,中国人口中所称“方言(Topolect)”是一个政治学概念,实为“地方语言”,又称“白话(Vernacular)”,指的是区别于标准语的某一地区的语言,这种叫法不考虑语言间的亲属关系。欧洲人口中的“方言(Dialect)”是一个语言学概念,指的是十八世纪后开始普遍称呼的位于“语言(language)”下一级的“方言”,它根据语言之间的亲属关系(发音、词汇、语法)划分出语系(family)、语族(group)、语支(branch)和语言(language),位于语言下的则是方言(dialect),考虑到中国的特殊情况,“汉语方言”翻译成英文则是“VarietiesofChinese”。根据欧洲人的理解,一种语言中跟标准语有区别的、只通行于一个地区的语言,那就是方言。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