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资讯网
首页 >> 娱乐 >> 正文

自杀,治沙,如今影视剧中方言的运用,度在何处

日期:2021-01-22 10:09:5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阅读人数:744

自杀,治沙,如今影视剧中方言的运用,度在何处(图1)

“人家老教授很不容易啊,从胡(福)建到西北,奔波在黄河流域上治沙…”

“自杀?”

“对啊!”

“谁自杀?”

“教授啊!那是他的任务啊!”

这段“鸡同鸭讲”的场面,出现在近期热播的电视剧《山海情》第四集—福建来的扶贫陈操着一口福建普通话,与援建的宁夏当地人交流时擦出不少火花。

这部讲述脱贫攻坚故事的电视剧有两个版本:各种方言汇合的原声版和普通话为主的配音版。

目前,多家卫视平台播出的是普通话的配音版,而东南卫视和宁夏卫视以及跟播的深圳卫视则采用了方言的原声版,三大网络播放平台则同时上线了两个版本。

不少网友更爱方言版。在爱奇艺平台上,原声版获得8.8分,比配音版高出1分之多;在优酷上,原声版热度高达9081,而配音版热度仅3514。

自杀,治沙,如今影视剧中方言的运用,度在何处(图2)

近年来,不少影视剧大量使用方言凸显地方特色,去年B站推出的《风犬少年的天空》和今年春节档上映的《刺杀小说家》主人公都操一口重庆话;电视剧《繁花》则要求演员“会说上海话”去年国庆档的《我和我的家乡》方言更是“点睛之笔”

不过,方言在影视剧中的运用获得的不一定是好评。在不少观众看来,关键还是看影视剧的题材内容,否则方言运用不是锦上添花,而是画蛇添足。

地方文化再现还是增加理解难度?

“中国地域辽阔,不同地区的方言好好运用,能为影视剧增色不少。”市民罗先生记得宁浩的《心花路放》里,随着主人公穿越大半个中国,各种方言粉墨登场:周冬雨的湖南口音、马苏的东北话,特别是王砚辉一句“文身噶?赫(黑)社会?”让他想起大学时云南同学打电话的腔调:“方言一出,的立体感就上来了。”在宁浩的里,方言往往成为“神来之笔”例如《疯狂的石头》中,一句粤语“顶你的肺”让不少观众至今难忘。

自杀,治沙,如今影视剧中方言的运用,度在何处(图3)

疯狂的石头里“麦克”一句粤语台词“我顶你的肺”让人难忘

不过演员在短时间内掌握方言台词并不容易,一旦说不好反而容易“出戏”尽管《风犬少年的天空》在豆瓣拿下8.2分,但老家在重庆的陈彬拒绝认同主人公们说的是重庆话:“这样奇怪的语调让我十分出戏。”

即使在广受好评的《山海情》里,籍贯兰州的黄轩和来自西安的张嘉益口音还是不同,这样微妙的差异也让一些观众感到不习惯:“边看边说服自己这是‘西北话’”

陈彬刚上大学时,同学曾问他为什么没说过“先人板板”他这才知道同学是从影视剧学来的:“方言包含很多地方文化元素,也在不断发展,但一些影视剧来不及对方言仔细研究,只能摘取最表面的进行模仿,反而加深了观众对一个地区的刻板印象。”

要与剧情完美融合

2005年,国家广电曾发布《广电关于进一步重申电视剧使用规范语言的》规定“电视剧的语言应以普通话为主,一般情况下不得使用方言和不标准的普通话”并在2009年再次发文重申该项。

在不少观众看来,这一要求是合理的,也为方言在影视剧中的运用框定了范围:“关键是看剧情是否需要运用方言。比如仙侠剧、偶像剧要加入方言,完全没必要。”

“《山海情》中福建来的专家和扶贫与当地居民之间的很多冲突与差异,语言正是第一关。”市民沈鹏曾随父母在江西居住,感受过90年代语言差异带来的冲突:“电视剧中方言的运用,再现了当时的大环境,也从一个小角度凸显了扶贫的工作难度。”据悉,这一段剧情源于主创在采风时了解到,当时参与扶贫工作的福建人来到宁夏后遇到的“第一关”正是语言。

自杀,治沙,如今影视剧中方言的运用,度在何处(图4)

郭京飞再现扶贫遇到的“第一关”—“语言关”

“语言本身要成为影视剧的有机组合体,而不是炫技的一部分。”罗先生此前看一部时空背景架空的探案剧,剧中配角却操一口蹩脚的上海话:“这实在没必要。”

另一部以吴语作为台词语言的来自侯孝贤的《海上花》这在罗先生看来“也没必要”“片中除了刘嘉玲等极少数角色讲得正,其余不知道说的什么。我一个吴语区长大的观众,没有‘梦回江南’的感受,我那些外地的朋友看完更是‘一头雾水’”

对创作者提出更高要求

如今影视剧中方言的运用,多为东北话、山东话、陕西话、话等,但诸如上海话、闽南语等方言却鲜少大规模出现。“现在影视剧中出现较多的方言,与普通话发音相差不算太大,即使没在这些地方生活过也基本能听懂。”一些业内人士表示,上海话、闽南语这样的方言与普通话差别太大,有不少人“真的完全听不懂”“这就考验创作者如何在影视剧中运用方言元素。”

在《山海情》中,创作者就让陈、凌一农说着带福建口音的普通话。细究起来,凌一农是福建连城县人,说的应该是客家话,而陈这样援助闽宁镇的人多来自福州,说的方言跟客家话不一样。但这些细节在一部影视剧中很难跟普通观众讲清楚。在业内人士看来,剧中用福建口音的普通话既符合实际,全国各地观众又能听懂,而且不损方言带来的剧情冲突。

除了对导演、编剧提出更高要求,方言台词更是演员的。尽管饰演陈的郭京飞和饰演凌一农的黄觉都是演技口碑皆好的演员,但两人的“福建口音”在一些福建观众看来“不准确”“太模式化”而在《悲情城市》中,演技向来被赞扬的梁朝伟因为说不好闽南语,角色干脆被改成了哑巴。

自杀,治沙,如今影视剧中方言的运用,度在何处(图5)

张国立凭《金婚》获“白玉兰奖”电视连续剧最佳男演员奖

“一般奖项上,对白需要演员自己完成,因为对白本身就是演技的重要构成部分。”有业内人士以张国立在《金婚》中的演出为例:“他演的角色佟志是从到北京的,整部戏的口音从早期的话,到口音由浓转淡的‘川普’最后变成标准的普通话,可以说紧扣剧情,跟人物成长同步。”而让陈彬惊讶的是,张国立是天津人,在陕西长大:“我听他在剧里的口音,一直以为他是人。”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方言

方言(英文:topolect、dialect)一词最早出自杨雄(前53—18)的《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一书。“方言”在不同的人群中指代不同,中国人口中所称“方言(Topolect)”是一个政治学概念,实为“地方语言”,又称“白话(Vernacular)”,指的是区别于标准语的某一地区的语言,这种叫法不考虑语言间的亲属关系。欧洲人口中的“方言(Dialect)”是一个语言学概念,指的是十八世纪后开始普遍称呼的位于“语言(language)”下一级的“方言”,它根据语言之间的亲属关系(发音、词汇、语法)划分出语系(family)、语族(group)、语支(branch)和语言(language),位于语言下的则是方言(dialect),考虑到中国的特殊情况,“汉语方言”翻译成英文则是“VarietiesofChinese”。根据欧洲人的理解,一种语言中跟标准语有区别的、只通行于一个地区的语言,那就是方言。

网友评论